一辈子不长,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6号那天,跟小朋友一起去看创意沧源的毕业展,在各个场馆或昏暗或辉煌的灯光下看到那些颜色绚丽形态各异的设计品,整个心都被塞得满当当的。

好久好久都没有那么兴奋过了,也好久没有感觉到自己的活力了。好像所有的激情都在二十出头的那几年全部用完,之后漫长的岁月一下子变得特别寂寥,静悄悄的,没有绿色生命游动的迹象。不知道那种感觉更像冰天雪地的“雪国”,还是呼兰河夏日荒芜的后院?那后院里的黄瓜愿意开一个谎花,就开一个谎花,愿意结一个黄瓜,就结一个黄瓜。若都不愿意,就是一个黄瓜也不结,一朵花也不开,也没有人问它。“春夏秋冬,一年四季来回循环的走,那是自古也就这样的了,风霜雨雪,受得住的就过去了,受不住的,就寻求着自然的结果。”

从四年前离开我曾梦想的工作岗位之后,生活于我而言,就是这样一个寻求自然结果的过程。我从最初的不甘,挣扎,到现如今的妥协和认命。好多东西,抓不住就放了吧。然而每次看到人群里依然有那样热情洋溢的脸庞,有那么专注梦想的神情,我的内心深处还是会荡起阵阵涟漪。

2009年在武汉青年路某一个小阁楼里,每天在没有空调的四十度的环境下工作,那是我第一次接触真正意义上的设计,我看见了双喜,91期的红动之星(红动中国设计论坛,据说中国最顶尖的设计师都活跃在那个论坛,我已经很久不上了,也不敢上去),那个时候他已经是西林设计的合伙人,29岁,我对自己说,我还有几年,但愿我29岁的时候能做出他那么好的设计作品。2012年底,26岁,我设计的系列作品第一次进入昆明各大商超,可是我知道我仍然比不上那个叫做双喜的年轻人,我没有那样从南到北四处闯荡为设计献出所有青春的经历,我也没有那么饱满的对生活的热情。他博客的音乐,他还是摄影爱好者的时候拍的照片,业余写的文字,每一件都像精雕细琢的艺术品。可是我拍的照片,我做的设计作品,我写的文字,都像是速食品。那种急功近利的的迫切心情全部都藏在作品里,回头去看,所有的作品里都有。

还记得有一次开会的时候,徐哥说,你们有些客户通过了的设计作品,未必是最好的,要学会辨别和鉴赏。的确,那些已经出现在商超的产品包装,回头去看的时候觉得那么青涩,很多在细节上都是有缺陷的,甚至有很多都是在跟客户沟通的过程中完全跟着客户的思路走,为了定稿为了设计提成,却并不是为了更好的作品。

我唯一钦佩的G小姐,在工作的时候常常说,这个设计我不改,坚决不改,要说服这个客户,再给他这么改下去我都不忍直视了。我真是打心眼里敬服这样的设计者。可是自己呢,因为不是科班出身,对艺术又怀有崇拜而全无辨别能力,在客户和同行面前摆低姿态,万万不敢对客户说个“不”字。

想一想过去的自己,把那份工作称之为梦想,觉得自己付出了整个青春,却在最终看着这一切灰飞烟灭,这期中除了人力不可为的苦楚,是不是也有未尽人力的懊恼呢?那几年,我是真的拼尽全力了吗?

前几天看到双喜微信上的消息,熹游迹这个新的摄影平台,是他30岁以后的努力成果,他不再是一个设计师,而是一个摄影工作者,去很多很美的地方拍各种各样的民宿,风景,人物,每一个有美景的地方都可能留下他的足迹。我除了羡慕,只能感叹,我以为我们只是隔了几年的时光而已,可是岁月却把这时光拉扯得那么漫长。

吧啦辞掉大学教授的工作,专心写书,用摄影课堂来养活自己的梦想。有那么多的年轻人,都在追逐梦想的道路上披荆斩棘,而我还在这里无病呻吟的写陈词滥调。

我没有可以骄傲的经历和过去,要说真的有,也是这四年里有了一双可爱的儿女。儿女可以是父母的骄傲,但是父母如果不能成为孩子的骄傲,当真算不得合格了吧。就算自己认为是合格的,可是多少有点被嫌弃的意味,是谁说过,想要孩子成为怎样的人,自己就去做怎样的人,如果想有个值得骄傲的孩子,那么也要做让孩子骄傲的父母吧!

豆田荒芜了好久又热闹起来,我很开心看到四小姐的文字。每次都是看了过后才会有想写的冲动。如果四小姐不更新,我就懒得提笔。真是奇怪,这种感觉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我的咳嗽依然没有好,算算日子怎么着得有20多天了。看毕业展回来的第二天就带美人去医院输液了,接着是大boss,然后自己也去小诊所打了几天小针。想起四月份静脉注射一天三四瓶水,两三个小时才打完,每次都着急两个孩子所以自己把输液的速度调得最快,有一次早餐吃太早,快中午才开始吊水,打得太快了直冒冷汗,心慌气短差点没晕在那里,护士看了之后调慢速度再给我倒了一杯水才好起来,可是等好起来之后又心急的调到最快。有了孩子之后,我真的变成那种连生病都没有时间看病的人。小诊所的好处是可以打肌肉注射,小时候打过的屁股针,我总觉得除了云南这地方,其他地方早就没有了吧。可是还是有效果,而且打完就走,不用看着一滴滴的药水滴两三个钟头。对于必须带着两个孩子的人来说,这个真是再好不过的治疗方法了。连续去了几次,十几年没打过这种针,比静脉注射疼太多了,第三天感觉有一条腿都抬不起来,好在不会整宿的咳嗽了。孩子好起来之后我仍在咳,不敢再去小诊所所以去了医院,看了之后说是慢性咽炎,开了药,吃了一周仍然不见效。又去看中医,吃了两天反而咳得更厉害了。今天突然想起来,也许是中药的原因,80大洋一副的中药被我扔在那里,当真是心疼啊。不过也实在是不敢吃了,想想最近几天每夜咳三四个小时,睡不好觉, 白日里看着两个宝贝打架哭了也只能置之不理进厨房忙自己的事情,我实在说不出话,说多了又要咳嗽,咳得厉害了又开始吐。干脆就听之任之吧,哥哥说,妈妈,妹妹抢我的玩具,我不理,随后妹妹在那里哭了,不用说,哥哥肯定自己抢回去了。满屋子乱糟糟的玩具,柜子上的灰尘,洗衣机不停旋转的声音,孩子的哭声,动画片声音,煤气灶上的中药喷出的气体,锅里的蔬菜噼里啪啦,锅铲接触锅底的碰撞声,所有的东西在脑海里都成了一片混沌。

某一刻我只想沉沉的睡去。然而即便是生病,现实里仍然有很多不可能。

上周去图书馆,第一次只借了三本书,却没有看完,并且逾期。我真是个不自律的人。可是在某一刻,我感觉梦想仍然在召唤我,复活我。然后我又拿起电脑开始写,拿起书本去阅读,用真心去感受周遭的一切。不管明天会发生什么,过好今天, 不辜负当下才是紧要的。

这一辈子不太长,所以一定要遵从自己的内心,去做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学习这件事不在于有没有人教你,最重要的是在于你自己有没有觉悟和恒心。
    19闲云孤鹤阅读 114评论 1 1
  • 一个世界无法向另一个世界解释自己。«失落的密境»
    冬影阅读 14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