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近中年,舒适猛如虎

字数 2376阅读 273
文/袁筱鱼


1

前段时间去一家日料店吃饭,店长是个身高187的帅小伙,关键是不仅人帅,口才还好。他的店就像日式传统的小酒馆,店内很窄,只有一排面朝食材加工的八个座位。

他说,我们不需要太多客人,在有限的时间内服务好这仅有的几位客人就是我们的宗旨。如此,顾客就像是贵宾,享受美食并享受着与这位帅哥店长的互动。

这个过程自然是全身心放松的状态,我和朋友也因此吃得很慢,小酌清酒,配上新鲜的刺身及寿司,时不时放声大笑。

似乎,很久没有这样愉悦地吃过一顿饭了,身上每个细胞每个毛孔都浸透着舒适感。

突然,店长回忆起他当初开这个店的心路历程,一句“我都一大把年纪了”让我瞬间绷紧了神经。

哦,天哪,他才25,已经一大把年纪了,92年出生的中年人,让我捂脸。

再过1小时,又要过生日了。自从18岁以后,我已经养成了每年都是18岁的不变意念。

为什么是18岁?

因为18岁以后意味着成年了,今后不管多大,也是成年的范畴。同时又希望自己永远葆有年轻的心,充满活力的状态,不管多大。

然而,随着时间推移,不管我们想不想要,命运都可能带来一波又一波的浪花。有的人将这浪花视作洪水猛兽,稍有动静便开启防御与战斗模式。在此过程中,自然收获许多战斗经验,打造出一副万箭齐发百折不挠的金刚之躯,但同时却也失去了亲近自然与自然相拥的感性。

2

我有一个朋友,便是如此。

她每天穿梭于金融街各类精英人群中,精于业务,追求高效。从早上睁眼,她就在计算着每件事情需要花费的时间精力。见客户、谈业务、开会、饭局、出差,她就像一个永远不能停下来的陀螺,并且呈现在人前永远是神采奕奕,不知疲倦的状态。

当然,付出与回报很自然成了正比。没多久,她就坐上了公司副总的位置。

有一天,她来找我。大大的黑眼圈吓了我一跳。她说,长久以来为了事业进步付出了太多心力,虽然良性循环让自己的人生充满了价值感和顺畅感,但是她遗憾的是,忙到根本没办法感受爱人之间的温情,以及与孩子之间的亲密。

她问我,是不是工作已经成为了她安全感的来源,而这样的安全感却又让自己变得冰冷、麻木?

说实话,像我这样整日在文字中胡思乱想,抓不住实实在在的安全感的人,特别羡慕这种能全身心朝一个目标迈进的人。通常,这样的状态在中年男人身上更多见,女人身上甚为难得。

可是转念一想,如果忙碌到没空确认自己内心的幸福感,没办法和最亲密的人享受爱与被爱的温情,没办法在世事面前将冰封的心门打开,也是一件悲伤的事。

在这类人眼里,舒适感早已不见。他们每天习惯于将自己逼上“奔跑”的道路,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一旦停下,便不知所措。似乎,舒适感是人生极大的罪恶,宁可避开视而不见。

图片发自简书App

3

而另一类人,则每天在安逸的生活里,着眼于生活的细节,感动于人与人、人与自然的连接。不是需要面对的事情太少,而是心向往的是简单的生活,简单的满足,于是可能自动屏蔽那些纷纷扰扰。

他们往往拥有最敏感的心灵,感知人生的喜怒哀乐,追求梦想中的浪漫情怀。有阳光便灿烂,有雨露便泛滥,呈现出的永远是一张不经世事不曾苍老的容颜。

然而,无论如何屏蔽,自然规律无人可挡。临近中年,上有老下有小。家庭责任一应压下,事业遭遇瓶颈,上不得下不能,他们开始慌了。可是因为没有准备好困难不得不来临时的盔甲,自然只能被动地伤春悲秋,慨叹命运的不公。

就像在恋爱中习惯了依赖对方,感受对方的关心和照顾,形成了一个惯性的舒适领域。在这个领域内,你从来不会去防备什么。甜蜜中渐渐沉醉,沉醉中忘却烦恼。在自我麻痹中以为一切将永远持续。直到发现对方开始变得冷淡,继而突然离去,你一头栽倒,措手不及。

4

难道,舒适真的是人生极大的罪恶吗?

也许,对于狗日的中年来说,的确是。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而中年是最明晃晃赤裸裸的年纪。压力渐渐成为无处遁形的利刃,朝着我们一步步逼近。

工作了七八年以上,早已痒得不行。可是眼瞧着没有更好的发展空间,没有更好的价值体现,却又不能说辞就辞。一家老小、房贷、车贷还在等着你呢。

孩子慢慢成长,除了要关心他的吃喝拉撒睡,还要注意习惯养成,兴趣爱好培育,兴趣班、补习班跟进。等孩子上了小学,还怕他们嫌弃自己无能当不上家委会成员。

身体似乎慢慢在走下坡,稍不注意就可能成为一个胖子;时代更替日新月异,稍不注意就跟不上95后00后,丧失话语权。于是,你必须还要能腾出时间来锻炼、多读书、常旅行。

白云苍狗。时间对于中年人来说,跑得尤其快。问题有时候不是接踵而至,而是数箭齐发。

有个朋友,离了婚,带着孩子。白天忙于本职工作,晚上做家务陪孩子照顾老人,等大家睡了,她开始写兼职文章。每天不到两三点似乎没办法停歇。匆匆睡四五个小时,已是奢侈。

她常说,中年的生活,按下葫芦浮起瓢,哪哪都是问题,忙到根本没空花那些忙忙碌碌赚到的钱。可是一旦停下来,似乎问题会更多。

5

我向来不愿意称自己为中年人,毕竟还年轻嘛,不是说32岁之前都是青年么?然而,其实中年并不是单纯指向年纪,而是一种状态。一种在上有老下有小,处于中坚力量疲于奔命的状态。

在这个状态里,我们都渴望能有更多的时间与自己相处,和自己对话。问问自己,过得开不开心?这是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

无数次追问之后,才发现,中年人的舒适感其实并不在于无谓地追求多么充实,实现多少欲望,同比他人自己处于哪种水平,也不在于毫无顾忌地享受生活,躲避苦难,而只在于是否可以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体会到一种无怨无悔的心安。

此前的一路,不管我们无力也好,任性也罢,都是我们的选择,选择中不乏有迷茫,却也含着认真和努力。

但凡当时有更好的选择更多的智慧,我们便不会这么走。但既然这么走过来了,也就是和命运的一次重要会晤。

所以,我们要懂得原谅过去的自己。达成和解的前提,永远是充满悲悯地去感知。

此后的人生,我们要努力,要加油。我们认真对待今后人生的态度,每一次努力的付出,每一次充满真心真意的爱,都将印刻成为我们百年之后的墓志铭。

愿舒适不浮于唇齿,而常伴于心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