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妙世界Ⅱ:消失的爱人

字数 5355阅读 157

01

凌晨三点半,凌峰从睡梦中惊醒过来。他坐在公寓的床上不知所措,发觉背后的冷汗已经浸湿衣服。梦中他看见自己的女友被人用刀砍死,藏尸在床底。

他费尽力气去救他的女友,但感觉身体完全不受控制,最后全身一震醒了过来,才知道只是梦一场。他擦了擦汗,心里轻松许多。做了噩梦清醒过来的人,心情会变得愉悦,因为他们知道可怕的境遇只是虚幻,自己还有重来的机会。

“梦境总是向着它应有的方向发展下去,而造梦的人无法控制它,真是有趣。” 凌峰坐在那自言自语。

他休息了一会儿,拿起手机,手指在键盘上犹豫了几分钟,最后拨出了一个电话。他有些焦急的等待着,电话响了很多声,才被接起来。

“谁啊?这么迟了,什么事啊?”电话那头无力的声音嘶吼着。

“没事了,继续睡吧。" 凌峰满意的挂掉电话,他听到这个声音,便安心的睡去了。

第二天,凌峰的女友打电话过来质问他为何扰人清梦,当然也少不了一顿痛批。凌峰不想把梦里的内容告诉她,于是决定撒一个谎。

“对不起,我半夜醒过来觉得很孤独,突然想你了,等不及想和你说话。”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油嘴滑舌,我才不信你,等我出差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好啊,等你回来,我想你早点回来。这礼拜有寒潮来了,会变得很冷,记得睡觉关窗,还有多加层被子。”

“好啦,知道了,才两个月不见,变得这么啰嗦,这几天还穿着短袖呢,哪这么快变冷。”

凌峰脸上露出微笑,心里说不出的舒服。他早已习惯于和女友打情骂俏,这是他一整天之中最开心的时刻。

02

凌峰是新城大学量子物理学小组的研究员,专门负责宇宙学科的研究。研究员的生活是十分枯燥乏味的,凌峰并不是非常喜欢。但他从小就喜欢仰头观察满天繁星,对天文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他觉得自己除了能对感兴趣的学科搞点研究以外,什么都不会,只好想办法找了份研究员的工作。

最近,他感觉越来越孤独。自从女友出差以后,他几乎找不到什么休闲的节目。身边的朋友们已经不像从前那样热情了,各自有各自的家庭后,便各自忙自己的事业去了。于是他把大部分时间都放在搞研究上,但工作过后,就觉得非常疲惫,即使刚睡了十个钟头。

日复一日之后,凌峰觉得极其的烦躁和不安。他的脑子里全是宇宙微波背景辐射,暗物质和脉冲星的内容。他开始抱怨女友去了这么久为什么还不回来,想着找个时间过去见她一面。

终于有一天,凌峰接近狂躁状态的时候,去找了大学的心理学教授。他觉得自己得了心理疾病,大学里的这位小有名气的心理专家能够帮到他。

在走进教授办公室的时候,他见到一个陌生男人也在办公室里,神情有些激动。

“我没疯,我说的都是事实,是我所亲身经历的。也许你无法理解,但那不是我的问题!” 那男人涨红了脸,大声辩解。

“你我都知道,你说的那些事情是完全不可能发生的,这个世上不存在这些东西。你太紧张了,我怀疑你已经思觉失调。如果你再不配合我的治疗,恐怕你的情况会更严重!”

“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你根本帮不了我。” 男人神情沮丧,低着头匆匆走出办公室。

“教授,这发生了什么,你没事吧?” 凌峰在办公桌前的椅子上坐下。

“他是个疯子,他说这个世界上存在平行宇宙,而他还与其他宇宙的人交流过。你也许不知道,我们搞心理学的,一年见过一百几十个这样的人,他们的精神都是错乱的,想法一个比一个疯狂。”

“这么有趣,您有他的联系方式吗? 也许我能跟他聊聊。” 

“他是慕名而来的,说自己最近心里有点乱,想我帮帮他。不过我想我最后还是没能帮到他,他的情况太严重了。这是他登记留下的联系方式,你拿去吧。不过现在,先让我们聊聊你的情况。” 教授说到。


03

没过多久,他联系上了那天在办公室和教授争论的男人。他想要趁热打铁,搞清楚是怎么回事。

凌峰在小巷中间的一栋破旧的公寓前停下,昏暗的路灯,宁静的毫无生气的小巷子,加上夜晚的凉意,让他打了一个寒颤。

这座公寓的入口黑洞洞的,铁门生了锈,边上的墙上白漆一片片的剥落下来,没有人能预见在这黑暗的楼道里会发生什么。

凌峰犹豫了一下,还是走进去了。没有什么困难和恐惧能动摇他的好奇心,也许每个研究者都有这种坏毛病。

打开手机,他借着亮光小心翼翼的走到三楼,在302室敲了三下房门。门马上打开了,一只有力的大手把他拉了进去。

“你终于来了,我等了好久,没有人相信我,你一定要帮我,帮帮我!” 那个人似乎非常急切,有些激动。

“没事的,你先冷静点,额... 我想先了解一下你的事,我该怎么称呼你?” 

那人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请凌峰在一张年代久远的办公桌前坐下。

“你好, 我叫马三,我在饭店当厨师的,就是前面那家祥云饭店。”

“好的,马先生,就像我之前说的,我是搞学术研究的,和物理学,宇宙学之类的有些相关的。我那天在教授办公室无意听到你的事,能详细跟我说说你遇到的事吗?” 

“我是一个很简单的人,每天上班下班,除了饭店就是待在家里,很少交际。但是有一天,我在手机上聊天遇到一个女生。我和她聊得很开心,我喜欢上她。你知道,难得在网络上遇到自己喜欢的人,当然想和她见面然后进一步发展。很幸运,她就住在这附近。我和她约好见面,但最终怎么也找不到她。我突然联系不上她,好像她从来没有存在于这个世界上过,或者不知道什么时候完全消失了。”

“你什么时候开始知道她不属于我们这个世界的?” 凌峰若有所思。

“她当时就在那儿,但我无论如何都看不见她,而她的世界和我们的有太多不同了。我知道我语无伦次,但我希望你别把我当疯子,这段时间我受够了。”

“稍安勿躁,马兄。这个世界是很奇妙的,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是超乎人们的想象的。这些事情很有可能是98%的人类无法理解或从未发现的。记住,我们不知道的事物,不代表它不存在。比如,平行空间......"

"平行空间?” 马三激动而愤怒的神情缓和了下来,但渐渐凝重了起来。

“平行空间也叫做多重宇宙,是一个与我们的世界完全相同的另一个世界。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个世界总有一些细节或者历史与我们不一样。当然,这样的空间也许有无数个,它们都各自发展。理论上我们是不可能接触到另一个空间的,就像两条平行的直线,永远不会相交。但是我最近发现,当宇宙量子不稳定的时候,我们的空间的某一部分有可能和其他的空间粘黏在一起,在那里形成一个连接桥。我想你是遇到了这种情况,你的手机偶然接收到了另一个空间的信号。”

“那......那为什么,我后来再也联系不上她了?”

“当你能够与其他空间联系的时候,就说明空间量子已经变得极其不稳定,连接通道建立起来后有可能很快就再关闭,所以你不可能再接收到她的任何信息。”

“我......你一定知道怎么去那个平行空间的,对不对?能不能告诉我?我......我一定要找到她。”马三脸上有些绝望,但眼神里透露着些许兴奋。

“不可能的!” 凌峰神情变得严肃“两个空间失去联系后,很有可能顺着平行的轨迹或是相反的方向继续发展下去,永远不会相交。即使再次联系,也没有人知道连接桥在哪,那是肉眼完全看不见的。”

马三完全沉默了。他显得很痛苦,右手紧攥着拳头,左手用力撑着头,好像那脑袋快要坠下来。

凌峰说:“还有,别想去寻找那个通道,即使你找到了,你也不可能活着进入另一个空间,当你穿过那里的时候,你会被各种形式的力撕裂压缩成碎片的。”

马三还是沉默着。凌峰见这种情形再谈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便起身告辞离去。

望着渐渐远去的背影,马三突然说道:“谢谢你,告诉我这么多。不过你不明白,这有多痛苦。我无时无刻不牵挂着她,我知道我必须这么做,即使牺牲生命。”

凌峰回头看了他一眼,发现他原本黯淡的眼睛中好像发出光来。

04

“海通市近日受寒流影响,发生大面积霜冻,部分山区凝结了大片雾凇,引来不少好奇市民上山观赏。但专家提醒广大市民外出时注意防寒保暖......” 电视屏幕上,新闻播报着最新的实事消息。

凌峰盯着电视,若有所思。他看完新闻,拿起手机就给女友拨了过去。

“Honey,在干嘛啊?看新闻说这两天你那里有寒潮,天气一下子变的很冷,要注意保暖啊。 ” 凌峰轻声细语温柔地说。

“哟,我一不在怎么就变得机灵起来啦。平常只会叫人家小淘,像只呆头鹅,一段时间不见还懂得叫Honey啦。不用担心啦,我在这边很好。这么大人了,难道还不会照顾自己啊?” 女友娇嗔到。

“这么久不见,要不我去看看你吧,怪想你的。”

“不用啦,多麻烦,再过一个月我就回去啦。”

“那......那好吧,好好照顾自己,等你回来。”凌峰脸上笑了笑,心里已打好小算盘。

虽然他嘴上没说,不过他决定这周末就过去找他女友, 他想这样能够给她一个大惊喜。

周六上午,坐了一夜车的凌峰顾不得疲惫,就直奔女友的住处。他的脸上露出两个月来难得的兴奋表情,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她。

“你好,请问甄淘儿住几号房?”凌峰找到了之前女友说的那个酒店。

“对不起,我们酒店规定不能泄露客人信息。”

“不好意思,我是她男朋友。你看,这是我们的合照。我没有告诉她我过来找她,我想给她一个惊喜,能不能帮帮忙?”

“对不起,我们规定,,,,,,,” 

半个小时后,酒店的前台在凌峰的软磨硬泡下终于答应帮忙。

“你是说甄淘儿?根据我们登记的资料记录显示,半个多月前这个人就已经退房离开了。”前台看着电脑屏幕说道。

“退......退房?这怎么可能,没道理她走了也不跟我说的啊。” 凌峰显得既失落又着急。

“是这样的没错,我们的资料库对于客人的入住和退房都有准确记录。”

凌峰没听她说完就走出了酒店,他直接用手机打给了女友,但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接通。

“前些天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打不通了呢。还有她去哪了,为什么没有告诉我......”凌峰开始变得有些愤怒,脸上的肌肉由于各种复杂的心情开始扭曲起来。

在街上漫无目的走了一会儿,凌峰渐渐冷静下来,开始担心小淘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他来了一点精神,眼皮一抬,发现自己不知不觉走到了公安局的门口,便径直走了进去。

凌峰在办公室找到一位负责报案的警察,对他说明了情况。

“你搞清楚情况没有,无凭无据的我们怎么给你立案,你先回去看看,说不定你女朋友已经回去了呢?如果还是没找到,到时候直接找你们当地的公安局报案吧。”

“我刚从那边过来,我当然知道她没有回去,我到现在还联系不上她,很有可能已经出事了......” 凌峰急躁起来。

“等等,你既然来了,这儿有一个案件,你看看能不能提供点资料。”另一名警察过来说到。

“最近这儿有一起凶杀案,死者死亡时间大约是两周前,尸体已经被肢解,而尸体的指纹和面部特征都被严重毁坏,我们调查了很久都无法知道死者的身份。你说你的女友失踪了, 能不能提供点她的个人信息?最好是能够辨别身份的信息。”

“我只知道她的血型是Rh阴性。” 凌峰的脸上开始有点微微的抽动。

那位警察听了,愣了一下,立马对之前那位警察说:“小陈,马上跟他详细了解一下他女朋友的资料,然后想办法去找她的亲人提取DNA样本。死者的血型也是稀有的Rh阴性,这次很有可能匹对上身份。”

凌峰感觉大脑像是被电击一样麻了一下,整个人呆在那里。

05

正午阳光明媚,强烈的光线从窗口照射进来直接打在一个人的脸上,但那张脸却毫无条件反射。那个人坐在靠椅上一动不动,头发蓬乱, 面容呆滞,不知在思考些什么。

凌峰不记得是怎么回到家的,只觉得脑袋嗡嗡的作响。警察只是叫他先回去休息,如果调查有结果,就会通知他。

但是两个星期来,凌峰没能够好好休息,他根本没法入眠了。那些恋爱中最美好的时光不停的在他脑海里浮现,而他对于女友惨死情景的想象也使他饱受折磨。他开始思念和悔恨,在孤独的时光里感到落寞与无助。

正当他眼神涣散看着前方发呆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是淘儿?” 凌峰突然来了些精神,他一直在阻止自己确信那具尸体就是他的女友。

电话那头传来之前那位警官浑厚的声音:“这里是海通市公安局,死者身份我们已经查明,那具女性尸体就是甄淘儿,死亡时间大约是你报案的两周前,而凶手我们也已经抓到了,确认是情杀......”

“情杀......情杀?情杀......” 凌峰没有听完后面警察说了什么,只是自言自语的重复了好几遍这两个字。

他感到痛苦和无助,但又有些绝望和愤怒,复杂的心情使他感到一阵晕眩无法支撑住身体。

当他倒下去的时候,仍在地上的手机就在他的面前,他的呆滞目光就那样停留在手机上。

“开什么玩笑?” 凌峰突然怪叫出来。

“如果她两周前就被她那该死的情夫杀死了,那后来跟我通话的是谁?”

凌峰瞬间来了力气,拿起手机翻了翻通话记录,证明了那不是他的幻想和梦境,而他也知道自己并没有嗑药史。

“简直见鬼了,那是她的鬼魂吗?” 凌峰渐渐感到背后寒意阵阵,即使在正午时分,他的冷汗也冒了个全身。

突然,他想到有一些不对劲。最近,他总感觉和女友的通话有一些不习惯。他觉得对方的性格变了很多,而最怕冷的她居然没向自己抱怨过寒潮的寒冷,要是按之前的习惯,她也许早就逃回来了。

“电话那头的到底是什么物体,是不肯离去的鬼魂?是灵体?” 

“不.......不可能,按照现代科学研究的精神,这样灵异事件不可能发生的。”

“难道......难道那个电话......是另一个世界......?” 即使对宇宙学做了多年研究的凌峰,也对自己所认知的事有所怀疑。因为那只是理论上的可行性,若不是亲身经历谁又能相信那些天马行空的理论的真实性。

正在犹疑之间,手机突然又响了起来。“是她?” 凌峰目不转睛的盯着手机屏幕。

“Hi Honey ,想我没有? 再过几天我就要回去啦,高兴了吧!” 电话那头传来熟悉而温暖的声音。

凌峰的眼泪瞬间就浸湿了眼眶,溢出的泪珠不停的沿着脸颊流到下颚,再无声无息的淌落在地面。

“好......好久不见。” 凌峰颤抖着说,“我马上就去找你,我好想见你。”

凌峰的眼神很坚定,眼睛里好像发出了光来。




若有兴趣了解更多故事背景,人物背景可移步至系列上一篇故事:《陌生女人的消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