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知凉征文大赛—初赛】亲爱的你还欠我一句再见

图片来源网络

《亲爱的,你还欠我一句再见》

文/陶子

  重逢

如果有一天再见你

以眼泪还是沉默

梦中预演了无数次

当重逢华丽登场

才知道一切

早已因果注定

擦肩转身渐行渐远

风又一次吹向远方

而我们

无非是再重复一次

曾经的别离

夏天的清晨,张楚楚接到了一个电话。

“同学聚会你来吧,好多人都在”。打来电话的是陈天磊。

“好”。短暂的沉默后,楚楚只回复了一个字。

陈天磊的内心如释重负,张楚楚则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岁月辗转十几个春秋,她以为忘记了从前的一切,可放下电话的那一刻记忆又汹涌而至。

陈天磊。这个名字就像一块石头砸在她的心上,生生的疼。那个相爱了五年的初恋男友,那个没有说再见就默默离开的瘦削身影。

时光一逝不复回,往事也只能回味。

午后有些燥热,连风都不清凉,张楚楚静静的站在路旁,黑白相间的裙子配上黑色的凉鞋,头发只是随意的盘起来,已是三十多岁的她依然喜欢简单率真。

一辆黑色的车在身边停下,楚楚打开车门坐进去。楚楚望了一眼陈天磊,十几年未见了,面对这个曾经相伴五年的初恋男友,她不知道如何开场。岁月真是厚待他,除了胖了些,气质更沉稳了,面容依然俊朗。

“你胖了”,“你也胖了”。又是短暂的沉默。

陈天磊习惯得拿起一支烟,快放到嘴边的时候他看了一眼楚楚,突然撤手把烟放了回去,楚楚轻笑了一声,“行了,你随意”。她的心中想起很久以前自己讨厌烟的味道。

气氛轻松欢快下来,他们聊起了共同的朋友,聊起了这次聚会。

“这些年小镇也比以前漂亮多啦,想去哪里看看”。陈天磊看向楚楚。

“不用了,我一会去找丫头,你一会儿忙去吧”。(丫头是楚楚最好的闺蜜。)

楚楚推开车门走下来,车子慢慢开走,转个弯很快不见。楚楚目送着车远去,怔怔的站在路口,内心有点五味杂陈。

十几年不见,十几分钟的再次重逢,她以为自己会冲上去给他一巴掌,没想到彼此都很平静,原来时间真的会淡忘很多东西,原来过了很久以后大家真的成长了很多,沧海桑田不过人生如梦。

为什么要在聚会前单独见见他,楚楚也不知道,或许她内心只是想听他亲口说一句再见吧。

座落在滨海小镇繁华地段的凯悦大酒店此刻灯火通明,推杯换盏中人声嘈杂,仲夏夜晚清凉的风从419的窗户吹进去,拂过每一个人的脸庞。他们高兴的,欢快的或坐或站聊着天。

初中同学十八年后再聚会,多少人热血沸腾的一夜失眠,见到故友的那一刻仿佛时光穿行,大家又都回到了曾经的青春年少。

张楚楚也千里迢迢的回来了,自从婚后去了北京她早就和同学们失去了联系。后来有了微信,同学们群里聊天,天南海北的倒是聊的真切。

为什么回来,她内心莫名有一种冲动,想看看他现在的样子,想看看他的妻子是怎样的小鸟依人。

只是回来后与他匆匆见了一面,却也没能亲眼看见他的妻子,只看见了照片。照片上的女子恬静安然。

丫头打来电话,“你到了吗,凯悦酒店419快来。”

楚楚放下手机沿着那曾经熟悉又陌生的街道一路走过去。

曾经悠闲漫步的街道,如今两旁已变成繁华的商业街,高楼林立。

路旁一家婚纱摄影店一下吸引了楚楚的目光,“前世今生”这四个字在阳光下闪烁着淡淡的光芒。

“这么多年了,这家店居然一直在。”楚楚小声嘀咕一声,眼前渐渐模糊起来,那个冬日的午后阳光真是温暖。

“你怎么带我来这里呀”。二十岁的楚楚还是第一次踏进婚纱摄影店,任由陈天磊拽着她的手往里走,脸却红红的有点害羞低下了头。但眼角的余光还是落在了橱窗里一件件漂亮的婚纱上,眼里盛满惊艳。

“我朋友在这工作,我带你过来看看他”。陈天磊回答说。

“你喜欢这里吗,咱们将来结婚就来这照婚纱照好不好。”说着他停下了脚步。

楚楚没有回答,她听到自己的心咚咚咚咚的快速跳了起来,她把手紧紧放在胸口,仿佛一松开那颗心随时就要跳出来一样。

她抬起头看见陈天磊那双眼正深情的凝视着她,眼底满满的柔情,楚楚嘴角上扬,心里想爱情真是美好呀。

她低头仿佛看见自己身上白色的羽绒服变成了一件洁白漂亮的婚纱,在微风清拂中翩翩起舞起来。

后来24岁的时候楚楚做了新娘,的确来了这家婚纱摄影店,拍了几组非常漂亮的婚纱照。可新郎却不是陈天磊。

店里传出陈奕迅的歌声,把楚楚从回忆里拉回来。

你会不会忽然的出现

在街角的咖啡店

我会带着笑脸 回首寒暄

和你坐着聊聊天

我多么想和你见一面

看看你最近改变

不再去说从前 只是寒暄

对你说一句 只是说一句

好久不见

是呀,好久不见……
不再说从前,只是寒暄,然后微笑转身,擦肩,天涯陌路。彼此安好不必再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