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你被贴上什么标签,只有你才能定义你自己

但愿,载着我们的列车能驶进我们的心里

电影《丑女也有春天》讲述高中女生比安卡,在学校里就是人尽皆知的“丑女”,最后在韦斯利的帮助下找回自信,战胜那些把她标注为“DUFF”(丑女)的讨厌鬼的故事。

其中比安卡有段在商场里试衣的热舞,动作火爆豪放,甚至还跟“衣架男”缠绵,被有坏心的同学录了视频传遍全校,成为学校最大的笑柄和最不受欢迎的人。

在韦斯利的鼓励下,比安卡向暗恋者勇敢表白,虽被误解,愤怒离开,最后还是得到帅气男主韦斯利的真爱,“我不要舞王的称号,我不要傲娇的女神,我要那个姑娘”。

丑女比安卡成功逆袭成功的最大诀窍在于,她清醒的认识到“我是谁?”。

“不管你被贴上什么标签,只有你才能定义你自己。”

“定义自己”跟定义幸福,定义成功,定义失败,定义人生比起来,其实在同一频道上,唯有定义自己,才能定义自己的未来。

“对于未来的真正慷慨,在于向现在献出一切。”现在的我们献出一切了吗?

(一)

我永远忘不了高三的那个傍晚,刻板的班主任按照年前期中考试成绩让大家站好队,挨个进教室选座位,只要你考的好,任何位置随你选,注意任何,没有条件的任何。

空中两层的楼梯上排满蜿蜒的“小蚂蚁”,高矮不齐,喜怒不同,有人趾高气扬,有人低头丧气,有人望着天,有人盯着地,而我反复查看自己的手指,食指上的黑痣比黑夜还黑。

68名学生我站在59名的位置,当时的我完全可以媲美“土肥原”三个字,又矮又胖给人笨笨的感觉。那天我才明白耻辱跟眼泪无关,需要的是物理上各种定律的灵活应用,化学中谁和谁加到一起才有反应的各式实验,数学题里的不同演练,英语磁带里顺畅对话和中文翻译,还有古文里的“之知值”的特定用法和解释,其它的都是扯淡。

我他妈的一点都不优秀,我的青春完全用的上“糟糕”这个字眼,没有自尊的糟糕。

轮到自己,前面早已经黑压压的一大片,山雨欲来风满楼,我的小短腿把我带到倒数第三排,挨墙根坐好,我带上400度的黑框眼镜,看到的还是无数的黑脑袋瓜。

成绩,150以内的数字,我的组合结果怎么总那么差,我知道自己笨,脑袋不灵光,没长着学习那个筋,我仿佛看到好多人在嘲笑自己,那天,我看到自己的未来。

一周后,我跟找茬的长得还算不错的男同桌吵架,对方贱贱的小脸朝我喷火,我本想不理他,任他无理取闹。

看着他莫名其妙的发飙,我脑海却呈现这样一幅口吻和语气都严重飘移轨道的画面。

男:对,你无情你残酷你无理取闹。

女:那你就不无情,不残酷,不无理取闹。

男:我哪里无情,哪里残酷,哪里无理取闹。

女:你哪里不无情,哪里不残酷,哪里不无理取闹。

再恍惚下去,我会吐。

我刷的站起来,左脚踩凳子,右脚跨上堆满书本试题的桌子,一双带着大块锅底黑的白色运动鞋在他眼前突然闪现,纵身一跃,本来以为自己身轻如燕,轻功了得,没想到落地姿势不对,脚丫子崴下,在全体同学惊讶的注目礼下,忍着痛豪迈的走出晚自习的教室。

(二)

从那以后,我安排自己去了最后一排,跟调皮捣蛋的男生一块疯,其实只有我知道,我要赢,我要反抗,我要叛逆,我要主宰人生,我要扼住命运的咽喉,唯有考上大学才是唯一出路的农村女孩,表面的无所谓,心里却是“有所谓”的要命。

我成了别人眼里的无可救药。

下课我跟男生抢水泥砌的乒乓球台子,上课偷看武侠小说,老师永远走不到的最后一排,睡觉没人管的最后一排,别人嘴里的那类人,忍受白眼的渣人,在宿舍我也很少说话,独来独往,我五个来月的冷漠抵得上我后十年的冷酷。

那、不、是、我。

半夜,我趁着大家都睡着,偷偷去水房,坐在开水炉旁看书,背单词读课文做习题,利用两周仅一天的休息时间,回家请教大学毕业的舅舅和妗子,问的很细对方答的也很细。

大舅高一英语30分,班里倒数,高考英语89分,全校第四,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我知道我想要的,知道,就不觉得苦。

付出就有回报,有时真是个伪命题。

我忍着,忍着,等第二场的数学高考结束后,当晚我回到家彻底崩溃了。

第一场语文我的强项,很顺利,可数学发挥特差,心情特沮丧,我好像看见失败的魔爪正慢慢扣近头顶,躲都躲不掉。

当时我家刚搬到县城,开家小卖部,每晚都是老妈推着自制小推车的冰柜,晚上出去卖冰糕,那天第一次主动要求外卖,我推着咯吱咯吱响的大冰柜,朝人多的地方走去。

走了好远的路,却没卖几根,我累了,想推到马路牙子上歇会,可怎么推也推不动,越用力感觉越被抵抗的厉害,我哼哧哼哧发疯的推,感觉自己的哭声骂声咆哮声立马要爆发出来时,有个人影一猫腰,很快闪开,在不知不觉中我竟然推上去了。

回头看清是舅舅,他说,“一小块砖头而已,拿掉就好了,干嘛跟自己较劲。”

“你就是你,独一无二的你,世界上唯一的你,好是你,坏是你,努力是你,沮丧是你,灰心是你,坚强是你,没人能决定你的命运,只有你自己,别跟自己太较劲,更别因为任何人任何事跟自己较劲,相信自己比什么都强,大不了重头再来。”

那年我没有重头再来,后面的三场出奇的顺利,我是虽然只是专科学校却是班里最大的黑马,在新环境里,我改掉自己懦弱,孤僻,冷漠等性格,慢慢开朗很多,三年里我荣获各种证书,参加各项活动,还跟暗恋的男生表白,结果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唯一的青春岁月里我没有埋没自己。

大家的眼里是另一个自信,开朗,充满爱心,意志力坚强,真正的才女。

狗屁,什么土肥原姑娘,土肥原大神,什么丑女,什么屌丝,只要撕掉身上的标签,只要重新定义自己,见证奇迹的时刻就会到来。

(三)

原来同事李子姑娘,她的左脚有点跛,走路晃晃,肩膀一边低一边高,她左肩膀的书包带总掉,她去水房打热水,水杯里的水面也在晃,好像波澜起伏的海平面,她不怕吃苦,学什么很快,很细心,而且乐于助人,她爱说爱笑尤其爱讲笑话,她是我们那有名的段子高手,每天午餐总会让人在不经意间有种开怀大笑的感觉,她的笑话不黄不色,满满的正能量。

李子说过的一段话我记忆犹新,她说,“我不美不漂亮,掉进人海还得被最差的那片淹没,但我的世界肯定会因为我而美好,因为我是美好的,我的世界就会无敌。”

我是美好的,我的世界就会无敌。

她家很穷,三个姑娘一个男孩,大妹还好,小妹小时候意外烫伤头,大片的头顶秃着,弟弟生下来智力就有问题,全家仅靠父母伺候六亩薄田过活,高二上半年父亲意外走了,母亲伤心过度病了,李子坚持到高二结束,实在坚持不下去,休学半年,在家照顾妈妈照顾家。

临高考前五个月,母亲身体好些,她拗不过家人强逼返回学校,本来都以为她会放弃高考,明年再战,但是她说她等不及了,真的不能再浪费一点时间,仅复习五个月的女孩,顺利考进河北师范大学本科,在校申请各种补助,靠奖学金和勤工俭学成为优秀的毕业生。

毕业前夕,参加河北省新华报社分社的对外记者招聘,1000余名的应聘者竟然在专业不符的情况下经过层层关卡考中,外派邯郸,驻外记者,一干五年,由于母亲病情加重无法照顾,毅然辞职,选择相对清闲但待遇不高的单位,选择多照顾母亲,弟弟和妹妹们。

十年后,结婚仅一年的大妹竟然查出胃癌,婆家提出离婚,她竟然又选择辞职,回老家创业,利用老家良好的资源,网上开店售卖自己创新的竹编手工艺品,半年后打开销路,成绩斐然,在老家找个可靠的男人结婚生子一起照顾家人。

她离开我们的时候,我们都说太可惜了,可她说,我的路我还得走,只要上路了就不能回头,我不后悔。

男人很爱她,什么都听他的,家人现在也很好,双胞胎女儿都很漂亮,她的朋友圈里满是幸福感。

曾经被标记为残疾的女孩,早已是县里的创业标兵,成为报纸电台广播网络上响当当的人物,她用不屈不挠定义自己为勇者,这样的一个勇者谁不喜欢。

(四)

昨天,单位晚上送货的搬运工,突然在工作中心脏病发作没了,那人经常喊我闺女,闺女,对人很热情,以前跟他聊天,知道他儿子在德国留学,是孩子强烈要求出去的那种,为此他把父母留给自己的一套房子都卖了,现在跟老伴租房住,儿子在德国两年都没回来,以前天天打电话视频聊天,现在听说交个女朋友,外国人,经常是一个月都不打次电话。

五十多岁的老人天天晚上不睡觉,又搬又扛的身体怎么吃的消,他说,“吃不消也的吃,全为了孩子。”

老人没了,儿子才慌不择路的回国,哭的那个难受样就别提了,满是后悔。

优秀学子,留学生,海归,多好听的名字,多光彩夺目的标签,可再漂亮都没了“儿子”这个称标签,亏大发了,可以亏一辈子。

他母亲说,如果不是为了给他攒学费,他爸也不会走的那么早。

因为得到这个,失去最宝贵的东西,得不偿失。

手腕上喜欢戴橡皮筋的人是顾家的人,走的再远也会记得回家。

回家的路原本很短,拉起来很长。

如果有个爱家的标签贴在身上,相信很多人都不愿撕下来。

刘德华在《回家的路》中深情的唱到,“拍拍肩上的沾染的尘土,再累也一样坚持的脚步,回家真的很幸福。”

(五)

年轻时,觉得我们为了自己,不要放弃坚持,定义人生的目标是因为那是自己想走的路;慢慢大了,有了孩子,经历很多,感受很多,才明白,我们所定义的人生,最终都逃不掉家人的目光,如果家人招呼一声,我们会奋不顾身的放弃很多东西,义无反顾的踏上回程的路,那一刻,我们真正在乎的是家人的安慰和牵挂,什么都可以暂时放下。

放下不是放弃,寻个出口还要上路。

在父母病了,我们是不是能暂时放下所谓的学业和工作,暂时放下自认为少你不行的会议,缺你不可的计划,没你不行的项目运作,我们能不能暂时撕下别人眼里的标签,做回自己,做回家人,做回孩子。

很多大咖都说过这样一句话,当我正参加某某晚会,演出,排练时,或者某个重要项目时,父母病了,没办法离开,等赶回去人走了,晚了,一切都晚了,他们病时不能尽孝,这是我一生最大的遗憾。

父母都会教育子女,自古忠孝不能两全,为大国不要为小家,这种特例真的很多。我理解但绝不支持。

我们还不是国家顶梁柱时麻烦不要太自大,认清自己,任何标签都抵不过,家人亲人这个标签的宝贵。

我是谁?

现在的我们献出一切了吗?

年轻的学子,当自己不努力学习时,麻烦问问自己,当我们遭受别人误解时,麻烦问问自己,当我们身陷困境时,麻烦问问自己,当父母思念时,麻烦问问自己,只有不忘记“我是谁?”才能更好的定义自己,定义未来,才能让自己做的更好。

我是我的主宰,我是家人的希望,我是未来的栋梁,我是父母的掌声明珠,我是我不嫌弃自己的我。

因为学业努力不嫌弃自己,因为念家顾家照看家人不嫌弃自己,因为拼搏进取不嫌弃自己,因为舍得放弃不嫌弃自己,因为感恩和善良不嫌弃自己,撕掉外在的标签,做个自己都不嫌弃自己的人,比做个受他人敬仰的人难的多,再难我们都要去做。

这是自己的使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