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是去你爱的城,寻它的味道

去长城的路上,前方堵车了,车里还有些燥热,导游怕大伙犯困,打趣道:这些年见过许多游客,都是上车睡觉、下车拍照,回家发朋友圈。人家一问你啥,啥也不知道。导游一口京腔的普通话,把每一句话的儿化音都拖得很长,显得更加有趣,大伙都给逗乐了。

好不容易到了,果然是人山人海呐。正排着长队呢,迎面走来刚逛完准备回程的一众人。打头的中年男子边走边用一口纯正的河南话给身旁的人说道,有嘛意思,这辈子再不来了。

是啊 ,有嘛意思呢?

我腾出了一天的时间来这里,因为长城地处燕郊,交通不便,还破例报了个一日团。来回排了4个多小时的队,坐了加起来不到10分钟的缆车。长城的坡度很大,楼梯高低差距很大,年青人都感觉爬着费劲。可怕的是前方拥挤的如公交般的人群,仰头望不到风景唯有前人的背影,根本让你爬不动啊。然后,前方还不断有人停下,拍照。于是,后方的人潮,更加的堵堵堵。

燕京郊外的风一直肆意的刮,我戴的帽子都快给吹走了。可我依旧感受不到凉意,因为堵的真热。

大抵一月前,有了国庆去北京旅行的规划,给好友一说,友人好心提醒,你看人头呢,可挤啦,别去啦。我嘿嘿一笑,平时真没时间呐。

古人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所以,我更愿意将这样的出行称为旅行,而非旅游。游者,戏也。既是戏,当然人多之地不可去。既为行,便是断不会因为人潮就放弃梦之所指,心之所向的城。

北京,于我而言,有着太多的情愫,太多熟悉的画面,还有年少时的情怀都在那里,它是一片热土,亦是一座圣地。

于是, 我站在长城的城墙上,吹着苍劲的萧萧北风,哼着《长城长》的小调,透过人潮,眺望远方。想到的是“今日长缨在手,何时缚住苍龙”的豪迈,想到的是“长城饮马寒宵月,古戍盘雕大漠风”的苦寒,想到的是“统汉烽西降户营,黄沙白骨拥长城”的悲凉,想到的孟姜女哭长城、烽火戏诸侯这样耳熟能详的典故。我摸着厚厚的城墙,忆史怀古。想象着当年这里发生一切,仿佛穿越了时空,看到那些年的战马嘶鸣,家国情仇,悲欢离合。如今,皆已化作一阵秋风,一捧尘土。

如此想来,这样悠远又富有深意的地方,怎么会没有意思呢?又好比,品一杯苦丁茶,有的人,一大口下去,如饮料般豪饮,自然是嫌其苦,喝不惯了。

我在雍和宫里倘佯的时候,有幸遇到位老先生。先生古稀之年,戴着顶鸭舌帽,一副金边眼镜,穿着悠闲,神采熠熠。正陪着一家人游玩,作着讲解。见多了别的导游司空见惯的旁白,老先生的讲解显得格外不同。他不紧不慢,浑厚的嗓音里,满是宫庭的味道,说史学道佛学,每到一处都娓娓道来,对每一位提问者的问题都给予极其详尽的解答,每到一处又添了一些跟随聆听者。到最后一处景点时,大半个殿堂都是他的听众。最后,才得知这人是雍和宫管理处的学者叶联成老先生,首都师范大学历史系的老教授,曾著有多本《雍和宫》系列书籍,用毕生心血研究了一辈子的雍和宫。

在先生的言语里,你能感觉到,每一座古建筑都是有生命气息的历史,或是有历史气息的生命。

就像,我在故宫的台阶上看着鸟儿从红墙朱瓦的屋檐飞过,在孔庙的进士碑文前驻足,在颐和园的长廊里踱步,在未名湖畔的柳荫下骑行,在国家博物馆里看着眼花缭乱的文物从书里走出跃然眼前。。。如此这般,安静且美好。如此这般,不似教科书般的冰冷,是摸得到的历史温度,暖暖的。穿梭了时光,温柔了岁月。

一座城,就是一种茶。不同文化的城,就是不同味道的茶。或是苍劲豪迈,或是婉约柔情;或是古朴,或是繁华;或是回甜,或是辣烈。没有谁最好,只有谁能对得了你的胃口。

身边有几位爱旅行的小伙伴,他们总是对自己心中所向往的城,有一种情愫,百转轮回,总还想着能再去那里一回。

旅行的意义,从来不是朋友圈里秀出的几张照片,不是归程时行李箱里塞满的特产,而是去你爱去的城,看那里的山水,看那里的天空,寻那里的味道,嗅那里温柔的风。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如果我告诉你,我需要慢,慢慢的走路,慢慢的吃饭,慢慢的做事,慢慢的画画你会不会相信我做不到,是的,确实我做不到,不...
    訫兒_阅读 44评论 0 3
  • 2017.07.05 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冒着雨和搭档一起去拉货,跑过去跑回来,衣服也被淋湿了。直到直到现在才吃早饭...
    萧寒_7阅读 6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