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心阁实录:为什么向外求,一定会失败?(下篇)

字数 3749阅读 49

“观心阁实录”系列将原汁原味呈现发生在观心阁里的故事和体验,以及倾情分享各位导师的智慧。欢迎关注。

问:

“向外求,是注定要失败的”,这句话是我们经常在敬伟老师的工作坊里听到。为什么这么说呢?如果说我们一切俱足,为什么我完全感受不到?

敬伟老师答:

上篇的回答涉及了几个部分:

为什么我们感受不到内在的圆满和俱足?

向外求,是一种本能反应。

向外求的后遗症。

这篇我们阐述如何穿越人造光明层和黑暗层,直达我们的内在光明层。请大家继续参照下图。

真正经历过疗愈的人,是能体验当我们最里面的光明和爱出来的时候,那是什么样的感觉。一点都不用力,自然而然,源源不断。也不用再辛苦不堪地去外面寻找爱和光明并且努力维系。因此,我们治疗的方向就是去穿越黑暗层,直达真正的光明层。

穿越人造光明层:让感觉复苏

但对于大多数害怕面对黑暗层,要拼命去外面抓光明和爱的人来说,这个人造的光明层也早已变成一个障碍了。这个障碍加上中间的黑暗层,让我们离内在真正的光明层越来越远。我们在穿越黑暗之前得先穿越这个外在的人造光明层。

外在的人造光明会隔绝掉我们的很多感觉。我们当初就是害怕面对黑暗层里面的种种负面的情绪和感受,选择去外面抓光明和爱。后来,慢慢地,我们确实感觉不到痛苦了,或者好像隐隐约约有,但是总觉得非常遥远。同时,我们也变得没有快乐了。

也许别人对我们的赞赏,一些课程里面得到的滋养,或者很多励志书籍电影可以让自己维持快乐阳光一段时间,但持续的时间越来越短。到最后,要让我们有感觉,需要的刺激变得越来越大。而大多数时候,我们是没有感觉的,变得很木讷。就像我们在抑郁的时候吃百忧解,在焦虑的时候吃肌肉松弛剂,这些药都是让我们的感觉迟钝,让我们感受不到最原始的抑郁或者焦虑的情绪。

人造光明层其实就是隔绝层,它们让我们难以触碰真正的问题,更别说面对,穿越,化解了。

所以我们要穿越外在人造光明的这一层,先要让我们的感觉复苏。在我们的疗愈工作坊里面,很多学员会慢慢恢复很多感觉,一层又一层。刚开始可能很模糊,只是焦虑、痛苦或者各种难受,但是慢慢这些感觉会越来越清晰。有些上完课的学员反应自己的很多变化:哎呀!我怎么变得这么容易生气?哎呀,我怎么每天都流泪?那我只能说恭喜,因为你开始活了。这些是你本来就有的,只是现在可以允许它们出来了。

穿越黑暗层:漫长曲折又让人欣喜的旅程

当我们可以开始允许我们的情绪自由流动,可以允许自己愤怒,悲伤,恐惧,感觉慢慢复苏,变得越来越真实的时候,我们就慢慢穿越了光明层,开始到达了黑暗层。我们最早之所以要用光明包住黑暗,也是因为黑暗层对我们来说确实是很可怕的。但要穿越和化解这个黑暗层,唯一的途径却是去面对。

在面对和穿越黑暗层时,我们会开始经历一层又一层的情绪。这些情绪更加清晰,强烈,一般都伴随着具体的过往情境。过往的一些事情对当时的个案来说,是很难去面对的。

所以很多情绪被压抑,被压抑的情绪又衍生出更多的情绪。比如,最早在事件中我们压抑了强烈的愤怒,随着时间的推移,如果愤怒一直没有一个出口,我们会花更多的力气压抑愤怒,同时也会开始恐惧自己的愤怒。后来有可能我们的恐惧会蔓延泛化,我们开始害怕越来越多的事情,害怕越来越多的感受。

随着个案的进展,我们会慢慢从表层情绪开始往里面靠近。可能先开始愤怒,愤怒完开始悲伤,悲伤完觉得委屈,委屈完可能开始会内疚、恐惧。当然,情绪的次序是不一定的,总之它是一层又一层。未必我们一次就能整个穿过去,通常也不会。特别是压抑越久的情绪和事件,我们越需要更多的时间,一般穿越一层情绪就要花一段时间。

值得欣喜的是,当我们穿越一层以后,这中间会有个空档,在这个空档里面我们会有一段好日子。就好像通关一样,一关过完了,我们会庆祝一下,喜悦一段时间,然后我们再积蓄力量继续下一关。

有些同学走过一关了,会感觉来到一个全新的世界,大呼:“哇,这个世界好美好哦!”,那时候会觉得自己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特别开心。我记得早期带课的时候,有些同学做完一两次个案以后,突然之间觉得自己整个打开了,觉得自己好像只差一点点就要解脱了。问我说:“王老师,你走这条路走多久了啊?”我说:“十几年了。”他很惊讶的样子:“啊?!你走十几年了啊!”言下之意是什么?——“你看我一两个月就走完了。”我会说:“这样子啊,恭喜你,也许你比较有慧根嘛。”然后呢,过几个月,他又对我说:“啊,我怎么又来了?还没有解决完啊?”OK,那我会说什么?“啊,恭喜你啊!”只要我们开始走在这条路上,开始面对和穿越黑暗层,任何状况我们都是在前进,即使看起来是在倒退。任何状况都值得恭喜。

这个空档期的好日子是很重要的。在这个阶段,我们的黑暗层开始松动,出现缝隙,最里面的光明层透过缝隙照耀我们,我们会开始觉得比较有力量。然后我们需要一定时间去适应这个新的状态,等这个力量非常稳固了,我们就要开始准备好过第二关了。又开始出现各式各样的状况,或者又开始经历各式各样的情绪。那时候你就准备好并且有力量去面对它了。然后你再一次穿越后,哇!这次好像有更大的释放,好像外面又剥掉一层,然后转化成更大的力量。然后等你准备好了,又继续往里面探索。

成长: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OK,那大家会说什么时候才能走完啊?其实我不知道,有人说这是一辈子的功课,这还算是比较乐观的。什么时候才是头?有的要修好几辈子呢。那重点是什么?重点是慢慢地,我们会开始自在地活在每个状态。有好日子就享受好日子,当黑暗层涌现的时候,我们就去面对它、穿越它,然后我们继续去过好日子。慢慢得我们就不会再去想什么时候才是头了,了解吗?当我不再怕它(黑暗层)的时候,好比天气一样,下雨天我就打伞,晴天我就享受,再热一点我可以遮阳。

我们什么都不怕,也就不会一直困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够永远的晴天啊!我们可以做到来什么我们接什么,解决什么。没来什么,我们就好好享受生活。黑暗层已经不会困扰你了,重点就在这里。

我们也不会老是问别人: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开悟啊。想要开悟的人都是没有好好穿越这个黑暗层的。因为他们不敢碰,所以老是想着可以直达内在光明层。或者,我们也会质疑:什么时候我才能永远快乐啊?什么时候我才能永远平静啊?什么时候我才能永远阳光积极啊?这里面都包含着我们对它们相反面的排斥和恐惧。

养成习惯:从逃避到转身面对

那么如何一点一点的穿越黑暗层呢?上疗愈工作坊,做个案,都是很好的方式。通过这些方式我们会积累穿越黑暗层的经验,积蓄越来越多的力量。当我们有力量,也知道如何穿越和化解黑暗层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做自我疗愈的工作了。

就像昨天的个案,妈妈的代表一直在指责爸爸的代表,我突然间一边头开始痛。我很奇怪为什么会头痛,然后我回想了刚才现场发生了什么。哦!我知道了。原来我妈妈以前都是这样说我爸爸的。这个事情给我很大的压力,只是我屏蔽掉了。这个压力不断衍生出“我要去拯救我妈,我要让她开心……”等等信念,而这个头痛又提醒我:刚才发生的事情勾到我里面的这个部分了。它给了我一个机会让我看到这个部分。当我看清楚以后,我的头痛就消失了。

就是这样,慢慢地,养成来什么面对什么的习惯。我们借此往里看什么被勾到了,然后这件事情就会过去了。这就是我们所谓的宽恕的机会,化解的机会。当然也不是说我们从此以后就能做到痛苦一来我就会去面对它,不会的。本能的,我们会想去外面找解决办法,想要离开,想要安慰自己,包括我现在也是这样。但成长与否,疗愈与否的差别就在于,我们可以多快地从想去外面抓解决方案或者想逃避痛苦到转身来面对痛苦。

比如,我们越来越快地觉察到自己在安慰自己,或者我们在安慰自己却不自知,然后奇怪这个难受怎么还在持续,然后:“哦,原来我在逃避。”OK,那我们就来看看它到底勾到我们的什么部分。这样久了以后,我们会越来越习惯,我们呆在痛苦里的时间会越来越少。来了我就化解,化解了痛苦就过去了,然后我又在平安里面了,然后我就越来越习惯那个平安,越来越不习惯痛苦。最后只要那个痛苦一来就很敏感,一点点就很敏感:“咦,好像有个焦虑。”哦,我们继续去化解它。

于是,平安的时间越来越长。

后记

这两篇文章,其实是王敬伟老师治疗观的阐述。直面我们的创伤,穿越、化解它们,是他治疗观的主旨。说起来寥寥数句话,整理出来只是两篇文章,但我们注重的不是头脑知道的过程,而是真正去经历的过程。这个经历的过程,难以用言语形容。而真正经历过了,便也无需用言语来赘述了。

回答者:王敬伟

台湾著名灵性导师,奇迹课程资深导师。潜心研习心理学并追寻人生意义多年,最终在灵修的旷世巨著《奇迹课程》中找到终极答案。深度修持十余年,从此进入一个全新的境界,创立了完整又极具独特魅力的宽恕疗愈法门。

近年来致力于《奇迹课程》和“宽恕疗愈”的研究、实践及发展,亲自带领“宽恕疗愈系列工作坊”:觉察系列、完形,次人格、亲子关系、亲密关系、性与金钱、身体与疾病、解梦等,每年逾50场。于2013年开始带领“宽恕疗愈导师班”,旨在培养该方法的接班人。目前已有一批学员在全国各地实践“宽恕疗愈”,并取得了显著的治疗效果和极佳的口碑。曾长期与《奇迹课程》译者若水老师,合作带领【奇迹课程研习班】。共同译作有:《奇迹原则50》, 《性•金钱与暴食症-谈形式与内涵》。

整理人:刘芳芳

根据王敬伟老师工作坊录音整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