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不见

大年初四,高中同学聚会,流程还是那样,吃饭,饭后唱K。

李想刚端了酒杯,放在嘴边, 身边靠过来一人,问“现在咋样?女票呢?”放下酒杯,歪过头一看,是高中死党,吴远。

“还单着呢,工作忙,没时间呢。”李想捶了一下吴远肩膀,笑道“听说,你小子好运气啊,老婆给你生了对双胞胎儿子!”

“嘿嘿嘿,是这么回事,怎么的?哥哥给你介绍一个?”吴远笑得一脸得意。

“别~我还想享受单身时光呢!不说这个,来,喝酒!”李想举起酒杯。吴远没法,也端起酒杯,碰了一下,喝了一大口。

“真不想啊~这个姑娘可是我老婆高中最好的朋友,你也认识的!”吴远没放弃,又靠近点,边说,边贼兮兮地笑。

刚把酒杯放在嘴边的李想,停了下来,有点犹豫的开口“谁?”心里带着一点不敢确信的期待。

“看你这傻样!哥哥就知道你还惦记着人家,这么多年,也不主动去联系?”吴远拿出手机,打开相册,伸到他面前,说,“诺,她也还单着呢!”

李想猛地瞪大眼, 抢过手机,盯着看,照片中的她,短发,穿着宽松的休闲服,对着镜头大笑,是那种很容易感染人的笑容。

他忍不住弯起嘴角,她还是记忆中的模样,特别是那颗小虎牙,怎么也不会认错。

手机屏幕暗了下来,李想也回过神,看向身边默默观察的吴远,把手机还给他,说“等下和你聊,我出去抽根烟。”

走出KTV大门,远离了一室的喧闹,室外清冷的气息,让李想混沌的大脑清醒了不少。

夜已深,路上偶尔走过一些人,李想靠在路边的树上,点起来烟。深深吸了一口,昂起头,“呼~”烟雾喷出,透过烟雾,他的思绪飘回了10年前。

10年前,17岁,高一。开学典礼。操场上风很大,吹得眼睛都睁不大,只能眯着眼,看向礼堂。

学校领导的发言都是老一套,无聊透顶。李想开始神游天外,直到一阵哄笑声把他拉回来。

抬高头,礼堂上,站着一个瘦小的身影,风鼓动着他宽大的衣服,看起来要把他刮跑,他手里拿着麦克风,说“老师们,同学们,大家好,我是高一(1)班的于飞,今天,我有幸站在这里,作为高一新生代表……”

原来是新生代表开学感言。没啥好笑的呀?

身边的同学给他解惑“台上那个女孩,是我们这届入学成绩第一名,刚才大风把她稿子给吹跑了,她说,还好不是我被吹跑。这女孩,真好玩。”

嗯?竟然是女孩?头发和我的差不多少,而且声音有点沙哑,分不清男女呀。李想默默想着。

这是他第一次看见于飞。感觉是:啊,一个成绩很好的,像男孩子的女孩子呀。

那时候,高一的班级都在旧教学楼,一层有四个班级,按顺序排列,而厕所就在李想所在的4班这头。所有人要上厕所,都必须要经过4班外的走廊。

作为青春期的男生,总是喜欢靠着走廊,对路过的女孩子评头品足,但李想是个例外,他的位置刚好靠在走廊这边的窗户,但他更愿意在课间用随身听听听歌。

某天课间,他趴在桌子上听歌, 突然有人从窗户外拽掉了他的耳机线,他抬起头看,是哥们吴远:“快看,我女神来了。长头发那个,你看,超美的吧!”

李想凑近窗前往外看,一高一矮两个女生往这边走来,高的那个是挺好看的,矮的那个,不就是那个第一名于飞吗?

两个人似乎说着什么,于飞突然就笑了起来,微微歪着头,眼睛弯弯的,里面好像藏着,从树冠里透过来的细碎光芒,脸上有浅浅的酒窝,牙齿很白,还有颗小小的虎牙。李想的心,突然漏了一拍。

后来的日子,李想断断续续的听到于飞的消息,当然都是从吴远的嘴里。因为他正在追求的女孩张虹,刚好和于飞是好朋友。

每天课间时光,变成了他最期待的时间,因为可以看到于飞。每次看到,于飞都在笑,她的笑容让人也会拥有好心情。

高一过去,高二分班,李想报的理科,身边还是好友吴远,而于飞和张虹报了文科,教室搬到了下一层。这下子,也只有被吴远拉着去找张虹时,他才会见到于飞。

但这就足够了。

他知道于飞喜欢看《青年文摘》,喜欢听周杰伦,喜欢吃巧克力味的一切,蛋糕,棒棒糖,雪糕,每天早上下第二节课就要去小卖部买吃的,不喜欢跑步,喜欢打乒乓球,喜欢在英语课做数学题……

但是,于飞把收到的所有的情书,都丢到了垃圾桶里。李想不敢轻举妄动。

高三,他们搬到了新的教学楼,和高一类似,他们的教室分隔两头。

因着吴远和张虹的缘故,李想和于飞也算是熟悉,吴远看透了李想,偶尔给他制造一些机会,借个书,换张CD什么的。

李想生日那天,刚好是月末,放假。好几个同学在校,没有回。于是李想买了蛋糕到班上庆祝,张虹作为吴远的家属参加,当然捎带了于飞。

生日蛋糕毫无疑问,巧克力味的。

李想切了好大一块递给于飞,旁边的人都在起哄,说他偏心。李想忐忑地看向于飞,既想她发觉些什么,但又担心她发觉什么。

然而,于飞已经沉浸在吃蛋糕上,一脸的享受,像一个偷吃了小鱼干的猫儿。

最后,李想把写了好久的情书,偷偷撕碎了。而吴远拍的于飞吃蛋糕的照片,即使李想后来换了好几个钱包,但钱包里的照片还是那一张。

再后来,学习越来越紧张,大家几乎都没见面了,李想只知道,于飞每天几乎都是晚上11点半之后才会离开教室。

某天,晚上,李想准备做完手上的物理题再走,忽然听到敲玻璃窗的声音,转头看去,竟然是笑盈盈的于飞。

他立刻走出去,问:“什么事?”

“没,我们那边的楼梯灯坏了,所以准备从你们这边的楼梯下去,没想到看见你还在,所以打个招呼。加油呀!我先走咯。”

“等等,于飞,我也刚准备走了呢,一起走吧。”李想鼓起勇气。

“好呀!”

李想已经想不起来当时说了什么,他只记得,于飞给了他一颗巧克力味的棒棒糖,很甜,还有教学楼前的芒果树开的花很香。

然后是高考,各奔东西。吴远和张虹考到了同一家大学,而于飞,去了她最想去的上海,李想,去了北方。

“喂,我们准备走了!”吴远的声音把李想从回忆中拉了回来。看到同学们陆续从KTV里出来,李想把手里早熄灭了的烟扔进垃圾桶,赶上去道别。

正准备开车,手机响了一声,掏出来一看,微信信息,“这是于飞的微信,兄弟我够意思吧,这可是我和老婆磨了好久,签订了不平等条约拿到的!”

“谢了,兄弟!”李想的嘴角高高翘起。

年初五,早上6点,于飞被手机吵醒,点开微信,好友验证信息,“于飞,好久不见,我是李想。”

通过验证,回了一个 笑脸,你好,李想,好久不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 “好久不见,你还是老样子,一点都没变。” 这一晚上,文如不知道说了多少次这同一句话,却句句不是敷衍,是真正发自...
    梦藤阅读 287评论 5 8
  • 01 那天,刘大发正上着英文课,张小芳发来短信。 短信很短,只有五个字,但短短的五个字,却让刘大发心头一颤,不知所...
    醉牛盲阅读 288评论 3 3
  • 真英雄何惧天困?[偷笑] 老天宠幸的姿势,非人可界定![偷笑]
    纵情嬉戏天地间阅读 177评论 0 0
  • 昨昨今今,合合离离,恩恩怨怨怜怜。严冬已去春来,还难止静。经年往事沥目,怎能忘情同手足!微信通,多欣喜,却是心寒满...
    酝酿成熟阅读 65评论 1 0
  • 今日体验:今天晚上给别的组帮忙换了一个奥迪C6的变速箱电脑,还看了如何解部件保护,虽然是别人远程操控的,但也了解了...
    刘大畅阅读 4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