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第一次,大姑娘第一次带小孩

人生第一次:

第一次带小孩

/杨见遇(深山老林)

  去年春节没回乡过年,和姐姐视频聊上,她拽来一边玩耍的小孩,对我说,这是佳佳最小的孩子!并叫小孩称呼我二姨奶。

  我一打量,不禁笑道,这不是小佳佳吗?真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

  姐姐笑了,是很像,有时,望着他,就想起小时候的佳佳!

  我不由感概时光过得太快,佳佳最小的孩子都那么大了!而自己的也段记忆还定格在佳佳小的时候!

  那时,姐姐在他们家附近的街头摆地摊卖菜,姐夫负责进城批发菜,平时还能忙过来,一交住腊月,生意开始做大,能摆一长溜,菜的种类也多起来,每一类还分档次,价格贵贱不同。有时姐夫还拉回一两捆甘蔗卖。姐姐一个人肯定忙不过来,便请我这个闲人过去守个摊,帮她婆婆做做饭什么的。

  那时,姐姐的小孩佳佳三岁左右,留个小平头,圆圆的脸盘,稍微有些凹陷的两颗大眼睛,因为瘦,脖子显得有些细长。

我平时不在家,也就和姐姐疏与往来,自然和小佳佳不怎么熟。我去了之后,一时也联络不起感情,他也总很忙似的,半晌就不着家,饭时,喊他半天才回来,匆匆吃完就又跑了。仅有一次半晌看到他。

  应该是和小伙伴闹翻了,大张着嘴巴哭着跑回家,狠狠地把院门关上,然后爬上墙头,把他的玩具水枪枪夹在墙顶上,一只眼眯缝起,做瞄准目标的样子,嘴里叭叭叭叫着,不服气地哼哼,来啊!谁怕谁?

  我刚好从街上回他家,掩嘴偷笑后,说道,佳佳,赶紧下来,给我开门!

  他拿袖子抿把泪水哭嚷着说,不开!不开!

  我正想说什么。这时,背后来了几个小朋友,只喊了声佳佳,他便撂下水枪,从墙上出溜下来开门,什么也没说,就和小伙伴们去了。

幼时的友谊大抵如此,不计嫌隙,刚刚闹掰,转身就又和好如初了。

  那时,姐姐家尚没在路边起新屋,住房小 不便客宿。每天下午四五点光景,我就坐公交车回去了。当时,我还不会骑自行车呢!

  过了腊月二十三后  ,姐姐们的菜摊生意更旺,她竟“得寸进尺”,想叫我把佳佳带回家过夜,这样方便她起的更早,或者半夜就跟着姐夫帮进货。

  我很犹豫,因为我和佳佳根本没培养出什么感情,妹妹在外打工,母亲身体欠佳,自己的孙子晚上都让回去住了。父亲开着家庭门诊,随时都会出诊。我……我是个马大哈,脾气又不温,哪里有耐心带小孩!

  姐姐说,甭用怕!佳佳是个乖孩子,可能头天晚上哭闹,一夜过去,习惯了,就很听话的。

我清楚明白这不单是姐姐的意思,恐怕姐夫也有此心,只是不便表达而已,我一咬牙答应下来。

  姐姐找来两套小孩换洗的衣服,装进一个手袋子里,让我挎在肩上,然后,哄着小佳佳跟我走,说去外婆家可以跟表哥玩,那里有好多好多好吃的,好玩的。

  正在啃着甘蔗吃的小孩,痛快地一点头,跟我去路边候车点等车。

  之前的晚上,姐姐还从没让佳佳离过自己的身,孩子再贪玩,天一黑,不用大人喊就乖乖回家了。

  也就一夜分开,明天早上我就会把孩子送过去。姐姐转身时,眼圈竟红了。

  那时,大姑娘的我理解不了她的心情,嘴一撇,笑她太娇孩子了,值得伤感吗?

  偏偏那天公交车很晚才过来,等我们登上车时,已近薄暮了。

  孩子一直啃着削过大半的甘蔗,车来后,我抱着他上去。座无虚席,只能站着。我一手抓着边上的座背,一手扯着他 ,小声说,佳佳,坐车不能乱吐垃圾,等咱到家再吃!

  他哇一声哭了,惊动一车的目光,大姑娘的我窘得满脸发烫,慌得去捂他的嘴,命令他赶紧打住,人家都在看你哭呢!

  边上的人赶紧给我们让座,我说,不用,小孩就是胆小,没坐过车。

  佳佳哈哼一声,冲道,谁没坐过车,我和我爸老坐车去城里!

此话既出,一车人都笑了。

这时,但听车尾有人喊我的名字,同时站起。

  我一看是读书时的一位男同学,尴尬地笑笑,搭讪一句,哈哈,这么巧啊!

老同学要让座,我说不用,小孩不愿坐。他又唠叨说,刚开始不敢认,慢慢观察,才确认就是你!

我怕再影响到车里的乘客,更怕人误会彼此的关系,只含糊嗯啊两声,结束他的絮叨。

  到站下车,回到家,刚美赶上开饭。粗茶素食,小家伙倒吃得有滋有味。饭后,闹着要找老表玩。我第一个反对,他们吃饭早,已睡下了。咱赶紧收拾睡下!明早说不定还没起床,表哥就来了呢!

  母亲很想哄他睡,我坚持自己来,说是我自己答应的事,自己一定要做好。

  那时的冬天,在家洗澡极不方便,弄不好就会着凉感冒,人们要洗澡一般都跑去镇上的澡堂,花一块钱,可以泡上半天。

  条件所限,凑乎着帮他泡泡脚 ,就可以了。

  上床时,他还没忘那截甘蔗。凉冰冰的,要攥在手里。削去的部分,已啃完,剩下没削的,很坚硬。

  我跟他商量,佳佳,咱要睡觉了,明天再吃吧!晚上吃了,肚里会长虫闹疼的!

  他不听,靠后墙坐着,小狗牙用力撕拽着甘蔗节骨。

  恐他累坏了牙齿,我绷着脸,下了他的甘蔗。

  这下,又捅住马蜂窝了!他又哭开了。

母亲在隔壁问,怎么啦?会不会带孩子啊?

  我抬头说,没问题,只是不想让他吃甘蔗!

低头,我小声告诉他,赶快睡觉,明早争取赶在表哥前头起床,到时,外公会奖励你一大包好吃的,甚至好玩的。

  他听了,止住哭声,但是嗓子眼里仍哽哽着,喘着粗气,乃至后来睡着了,还听见他一声长咽。

  翌日,我把佳佳交给姐姐后,笑着说,仅这一次,再不帮你带了。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睡梦中老有小孩哽咽之声,醒来,摸摸枕边,空的,这才放心躺下。

  2022,1,19——20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