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品《诗经》|(一)《国风. 秦风.蒹葭》美,可望而不可得

图片发自简书App

初春,出门在外的静夜,窗外不经意间下起来的春雨却羞羞答答地轻敲起窗棂来,那一抹让季节阻隔在遥远他乡的暖,在丝丝的寒凉里蹒跚着迟迟没有归期。窗外透进一种凉丝丝的感 足以涤荡游子内心的浮躁。心雨无涯,洗去所有日子里不切实际的喧嚣,洗去了漫天的尘埃,洗去了浮华,洗去无缘由的牢骚,我只是静静感受大自然馈赠给的安谧就很好。

就这样,细细的雨丝柔柔地从窗外的树叶间轻盈落下,洒满翻开的《诗经》书页里,润润的,很美很美。这种美好于心底滋长蔓延,缠绕到酒店外飘飞的芦苇絮上。在这个初春的夜晚,芦苇这种《诗经》中自古就有的植物,在飘飞的雨丝中洒落下种别样浪漫的情愫。

一直觉得《诗经》很美。它的言辞是一幅质朴淡雅的写意中国画。或是月光如水的夜晚,或是芳香弥漫的的田园,或是那丛丛纤尘不染的植物,不失古朴的意蕴,却又一概的清纯简约,自然纯美。

其实,《诗经》给我的最初印象是《蒹葭》中在水一方的“伊人”,如远古的清风拂过心灵,袅袅娜娜地走来。

不如,就从这静夜开始,逐一细品《诗经》的美吧。

《国风. 秦风.蒹葭》原文、注释及译文  

原文

蒹葭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
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
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


注释


蒹葭(jiān jiā):蒹,荻,像芦苇。葭,芦苇。
苍苍:茂盛的样子。
为:凝结成。
所谓:所念. 伊人:这个人或那个人.指诗人所思念追寻的人。
在水一方:在河的另一边。
溯洄(sù huí)从之:意思是沿着河道走向上游去寻找她。溯洄,逆流而上。从,追,追求。
阻:险阻,难走。
溯游从之:沿着直流的河道走向上游寻找她。游,流,指直流的水道。
宛在水中央:(那个人)仿佛在河的中间。宛,仿佛,好像。
萋萋:茂盛的样子。现在写作“凄凄”。
晞(xī):干。
湄(méi):水和草交接的地方,指岸边。
跻(jī):登,上升。
坻(chí):水中的小洲或高地。
采采:茂盛鲜明的样子。
已:止,这里的意思是“干,变干”。
涘(sì):水边。
右:向右拐弯,这里是(道路)弯曲的意思。
沚(zhǐ):水中的小块陆地。

译文

芦苇茂密水边长,深秋白露结成霜。
我心思念的那人,就在河水那一方。
逆流而上去追寻,道路崎岖又漫长。
顺流而下去追寻,仿佛就在水中央。
芦苇茂盛水边长,太阳初升露未干。
我心思念的那人,就在河水那岸边。
逆流而上去追寻,道路险峻难攀登。
顺流而下去追寻,仿佛就在沙洲间。
芦苇茂密水边长,太阳初升露珠滴。
我心思念的那人,就在河水岸边立。
逆流而上去追寻,道路弯曲难走通。
顺流而下去追寻,仿佛就在沙洲边

今读《蒹葭》,文止而余情不散。

诗中的青年在一个早晨,白露茫茫,秋苇苍苍的意境下,痴迷地在水边徘徊,寻找他的“伊人”。”伊人”可望而不可即,青年惘然若失。

伊人之美,也就在于她“宛在水中央”。隔着一条无法逾越的河流,青年从未真正清晰地看过自己心仪的对象,却在心中怕是早已有了她的模样,那么惹人遐想。但又无法得到,追寻的路途充满艰险,想要把那女子的样儿忘掉,却怎么也忘不了。

于是,便只好常常来这一片水边,傻傻地隔岸遥望。女子也不能从“水中央”走出来,她只能属于水边,临水而居,与秋霜、芦苇为伴,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如此若即若离的美感,氤氲的效果,让一代又一代人神往不已。

人世间越是追求不到的东西,越是觉得它可贵,爱情尤其如此。英国戏剧家萧伯纳曾说过: 人生有两大悲剧,一是得不到想得到的东西,一是得到了想得到的东西。得不到回报的爱情,带给人多少肝肠寸断、剪不断,理还乱。但无论如何、伊人在男子心中,愈发高洁、可爱、可敬,更令他神往。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一幅古典的绝美图画,就在眼眸之下,如此景致,意犹未尽、望一眼,便已心醉。伊人之美,  也就穿越千年,依然鲜活如初。就连蒹葭这在水边常见的芦苇,也染上了几千年的美丽,成为一种美好的爱情象征,永远流传。

所以,为了保持心中“伊人”若隐若现之美,不去接近,享受着水中望月的朦胧飘渺之美其实挺好。

思念可以是一生,也会是一瞬间的事情。转眼间,便已花事荼蘼。“所谓伊人,在水一方”,那方距离虽然咫尺可见,却是远在天涯。

未完待续


谢谢您愿意看完

我是“无折腾不生活”的扶摇风,用心原创所有的快意确幸与意外跌宕

若于您有用,请留下小红心,关注后再走吧

再次感谢您对我小小梦想的支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