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岱山沈家坑水库溃坝7周年死难者纪念日

在与“利奇马”搏斗之日,舟山可能忘了今天是岱山沈家坑水库溃坝7周年死难者纪念日。这是舟山人民和舟山政府不应该忘记的纪念,可是媒体没有提到。面对超强台风,为死难者作纪念,吸取天灾人祸的教训,就是为了不再发生这样的灾难事件。现在利奇马速度有点慢下来,我也搏斗了一天,坐了下来,  把当时的事件及评论原稿链接出来(附北青报社评后),重新回顾,以示纪念。文中在官方对死难者公布之前,所传死难者数字会有误,公布后得到纠正,但仍保持原文的真实。


北青报社评:岱山水库溃坝是天灾亦是人祸

北京青年报 2012年08月13日00:00

2012年8月10日上午,沈家坑水库溃坝


  沈家坑水库的人祸因素提醒我们,灾害防御工作很可能因各种原因出现死角现象。防范有死角,而灾情无死角。那些被有意无意漠视的死角,往往可能在自然灾害的拷问下酿成人道灾难。

  据报道,8月10日凌晨,浙江省岱山县沈家坑水库突然发生溃坝,洪水瞬间将下游的一个村庄冲毁。溃坝事故共造成11人遇难,数十人受伤。让人尤感痛惜的是,遇难者中多数人是高龄老人,年龄最大者为87岁。这些本该安享晚年的老人,却在睡梦中猝然离开人世,这不仅让其家人承受着莫大的痛苦,也让整个社会深陷悲悼之中。

  沈家坑水库溃坝导致惨痛人员伤亡,是台风“海葵”过境造成的最严重灾难之一。事发之后,当地政府部门组成多个小组开展搜救和排险工作,力争不放过任何生命迹象。灾民得到了及时转移,伤员也全部送往当地医院开展救治。但是,那些已经逝去的生命,却无论如何都已经无法挽回。自然灾害以其残酷和猛烈,再一次向抗灾减灾工作敲响了警钟。

  台风“海葵”的肆虐,事先就得到了准确的预报和全面的防范。从浙江当地的新闻报道看,岱山县在灾害预防中把确保人员安全作为工作的重中之重,台风前夕对境内所有的水库、山塘、海塘等水利设施都进行了全面检查,所有水利工程管理单位都实行24小时值班制度,以“确保不因水利设施因素造成人员伤亡”。但在如此严密的预防之下,一座库容不大的水库仍然出现了溃坝现象,并直接导致了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的悲剧。灾难之所以发生,虽然与“海葵”的烈度不无关系,但人祸因素的赫然存在,才是最应该受到拷问和追究的根源。

  媒体记者在灾后采访当地居民时了解到,早在溃坝前50天,沈家坑水库已经出现了裂缝漏水现象。村民多次向长涂镇政府反映情况,但一直没有人来修。直到溃坝前一天,还有人去镇政府反映险情,却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一方面,政府部门声称组织了全面而严密的灾害预防措施,但另一方面,面对病坝、危险坝的明显存在,政府机构却未采取必要的排险动作。政府工作人员所暴露的麻痹大意和冷漠疏忽,几乎是不可想象的。如果长涂镇方面事先对病坝开展必要的除险加固,或者在台风过境前实行空库运行,并及时转移危险地区的群众,重大伤亡其实完全可以避免。

  灾难发生后,岱山县政府在通报中把沈家坑水库称为“非地方管理”水库。这种含蓄的措词,为责任承担留下了一道巧妙的“后门”。所谓“非地方管理”,是指水库所有者和管理者不属于地方。水库的管辖机构不同,也的确涉及到水库的维护、加固、除险等工作的责任归属问题。但更应该看到的是,从国家的水库大坝安全管理条例到浙江省的水库大坝管理办法,都明确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的水利主管部门对本行政区域内的水库大坝负有安全监督的职责。在灾害预防中,地方政府更不能因“非地方管理”就忽略显而易见的灾害苗头。退一万步说,即使地方政府因管理权所限,无法对病险水库实施加固处理,至少可以转移安置危险地带的民众,或采取必要的预警措施。但从沈家坑水库的情况看,当地政府在安全监督、灾害预防等环节出现了明显的失职问题。纠结于管理权限而置民众安全于不顾,是岱山县溃坝灾难的直接肇因。

  沈家坑水库的人祸因素提醒我们,灾害防御工作很可能因各种原因出现死角现象。防范有死角,而灾情无死角。那些被有意无意漠视的死角,往往可能在自然灾害的拷问下酿成人道灾难。无论是国家有关水利设施的法律规章,还是地方政府的危机管理与灾害预防,都必须切实正视死角并彻底排除隐患。而那些漠视群众安全并听任灾难发生的政府工作人员,则必须受到严肃的责任追究。

链接:

岱山长涂沈家坑水库塌坝,造成重大伤亡事故,正在抢救中
菩萨哎,我痛杀了
8月11日长涂上虞家(沈家坑水库)观感
浙江岱山水库溃坝已致11人遇难 失踪人员均找到
人们有理由不相信政府
北青报社评:岱山水库溃坝是天灾亦是人祸
安监官员答话
沈家坑重大灾难两周年,至今无人担责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