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绵(30)

玛姬·张

文/玄宝

“你洗一洗青菜,我先煎两个鸡蛋。”谷雨围上围裙,他这里什么都有,就是主人不做饭,这么大的厨房让给她,她能每天变着花样做出不同的食物。

王重楼好像知道谷雨的心思,边洗菜边跟她说:“以后有机会可以在我这里开火。”这是一个邀请?谷雨下意识不愿意多想。

面还没下锅,门铃就响了。

王公子这个人,你又不能说他五谷不分四体不勤,但连洗个菜都这么久,一看就是不进厨房的人,真服了他。趁王重楼去开门,谷雨烧了水,继续洗菜,刚刚在冰箱还看到有鸡翅,干脆做个可乐鸡翅好了。

王彦心带着儿子上门,今天平安夜,家里热闹,儿子小俊玩疯了,十一点多了还不肯睡觉,大半夜闹着跟她出门,王彦心疼爱儿子心切,悄悄带了他出来。两小时前她约了小弟,上他这儿拿文件,明天一早要跟爸爸和梅姨汇报。

王重楼让她在客厅等,自己进去拿文件,谷雨在厨房好奇,不知道谁还这么晚登门拜访。把面放进锅里,擦干净手往外走,见一个衣着低调华服的妇人,牵着个穿得像圆球般的小男孩坐在客厅,头顶还带着一顶尖尖的圣诞帽,可爱得像是年画上走下来的童子。

王彦心惊讶,她刚听到厨房有声响,没怎么留意,见了苏谷雨,乍一下都忘了打招呼,小弟什么时候还金屋藏娇了?这位小姐倒是从没见过。

苏谷雨有些踌蹴,恰好王重楼从房间出来,拿着一个iPad和几份英文合同,见二人已经见面,互相介绍:“我二姐王彦心,苏谷雨。”

介绍苏谷雨的时候语焉不详,王彦心留意到了。

“苏小姐,幸会。”王彦心十分和气。

“王小姐您好。”谷雨也十分客气。

“我跟二姐有事情要说,你带小俊玩一会儿。”王重楼的话说得寻常,把合同递给二姐,指了几个条款让她认真看,又转头和谷雨说,“烧壶热水,给二姐冲杯茶。”

谷雨只有点头的份。

矮矮的小俊在三个大人中间仰着头望来望去,胖乎乎的小手扯了扯谷雨的围裙,问:“你是我的小舅妈吗?”

王重楼脸上一滞,谷雨瞬间满脸绯红,轻咳一声:“不是。”

“那你的裙子为什么和小舅舅的领带是一样的颜色?”四岁的小男孩,带点天真,已经懂得分辨大人们的气场,小机灵鬼。

经小俊这么一说,大家才注意到,今天谷雨深蓝色的裙子,和王重楼未解下的领带,竟然是同一个色系的,真的纯粹是巧合。而且她的裙子上还别着王重楼送的胸针,王重楼这才留意到,扫了一眼,有点高兴。

民国时候,女人做旗袍,会留出一截布料来给男人做领带,以示伉俪情深。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暗搓搓地秀恩爱。

王彦心都要笑出来了,矮下身子,和儿子说话:“叫苏姐姐。”

“苏姐姐好。”脆生生的童声。

待王重楼姐弟进房间说话,谷雨带着小俊进厨房,把软熟的面捞起来,煮了青菜,又另外做了一碟可乐鸡翅,让小俊洗过手,拈着吃,小朋友爱吃酸酸甜甜的东西,连着吃了两个,嘴边和手上都是黄黄的酱油。谷雨忍不住亲了他一口,难怪圆滚滚的,吃这么多,小胖子,真可爱。

王彦心二人的事情说完,从房间出来,见儿子手上拿着吃了一半的鸡翅,惊讶:“苏小姐手艺真好,平常小俊都不爱吃鸡翅,哄着都不吃。”

小胖子偷偷跟新认识的苏姐姐吐槽:“我妈咪做菜好难吃的。”

的确,王氏姐弟都不擅入厨房。

“小鬼,有了吃的忘了娘。”王彦心蹲下来替儿子擦手擦脸。

谷雨笑得含蓄,进厨房去给王彦心冲茶,洗杯子时不小心烫到手,轻轻呼叫一声,王重楼闻声,快步走进厨房:“怎么了?”

“开水烫到了。”不严重,只是有点红。

王重楼迅速从冰箱里拿出冰块,用一块干净的毛巾包住,轻轻捧着,替她去敷手,带点责怪的意味:“怎么这么不小心?”靠得那样近都没有发觉。

王彦心抱着儿子站在门口,这是上心了,不知小楼自己有没有察觉到。

“茶我就不喝了,不打扰你们吃面。改天再一起喝早茶。”王彦心拍拍儿子,“跟小舅舅说再见。”

王重楼也出来摸摸小俊的脑袋:“上礼拜给你买的玩具收到了吗?”

“收到了,谢谢小舅舅。”小俊抱着妈妈的脖子,头上的帽子已经歪了,有些犯困,“苏姐姐再见!苏姐姐,下次我还要吃可乐鸡翅。”

送走王彦心母子,两人才把刚煮好的面端出来,短短的半小时,苏谷雨煮得够多的,十多分钟后,总算吃饱了,两人都摊着不肯收拾碗筷。

“怎么提前回来了?”

“公司年会,我都忙忘记了。李秘书的邮件一封一封发过来,临时订了机票回来。”他从纽卡斯飞到伦敦,又在莫斯科转机到北京,春运开始,好不容易才买到回来的机票,年会过后还得飞。

话都没说几句,欧洲那边的视频会议打过来,王重楼说声抱歉便去忙了,留下谷雨一个人坐在餐桌前,看着眼前的残羹,欧洲人都不过圣诞了吗?

没办法,只好站起来收拾,见他在工作台上熟练开电脑,用美式口音和对方说话,皱眉不敢松懈的模样,成熟的男人认真工作时格外吸引人,可这时候谷雨只想跟他聊聊天,说说闲话。

王重楼见谷雨收拾完毕,和他挥手,估计是要回家了,暂停了这边的通话,出来门口送她,十分抱歉:“下回去你那儿喝酒。”

“好。”

“我就不送你上去了。”

“好。”

“保持联络。”

“好。”

谷雨乖巧得不像话,王重楼伸手去揉乱她的头发,像刚刚见到她那样,心里生出不舍,很快又被他压了回去:“穿平底拖鞋上去吧,别穿高跟鞋了。”

“好。”

谷雨眨眼,看他还有什么交代的,眼眶微红,像是里面氤氲着水雾,看得人心软。她突然上前,轻轻给了王重楼一个拥抱:“圣诞快乐,王重楼。”

王重楼有一瞬间的鼻酸,像是在冰天雪地中的长街中,一步步走回家,苏谷雨的温柔,化作世上最温暖的火光,一瞬间把自己包围住。说不上来到底是不是因为杨立秋,他已经很久没心无旁骛过过圣诞节了。然而,他依旧不敢大力拥抱她,怕自己忍不住留下这个人,到底是以陪伴,还是以爱意,他还未想清楚。所以两人分开后,只是不轻不重地捏了一下谷雨的面颊,有一丝不可察觉的温情:“你也是,圣诞节快乐。”

一触即分的拥抱,他们都很冷静。

目录:【连载小说】《绵绵》目录
上一章:绵绵(29)
下一章:绵绵(31)


昨天和今天的这两篇,很适合听着顺子的《我心动了》一起看。
关于头图,我很喜欢《旺角卡门》里的玛姬张呢。
今天更文,周三周四不更,不用等,周五更。
明天要外出,乐观一点,晚上12点能回到家,所以只能今天更了。
节前节后,都忙。

欢迎点赞+分享+打赏!
祝阅读愉快!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文/玄宝 晚饭如同往日,王其昌还是喜欢在饭桌上问起王重楼的工作,王重楼在外面可以一言九鼎,回到家,也得乖乖做人儿子...
    玄宝阅读 106评论 3 11
  • 文/玄宝 王重楼半夜醒来时口干舌燥,左右动动,一身味道,眯着眼打量了半天才知道自己在哪里,起来找水喝,转头看到谷雨...
    玄宝阅读 102评论 4 9
  • 奥数基础|趣味共享|培优辅导 《那时花开月正圆》,月正圆,剧正热! 剧中,周莹和小江比赛抢答的题目,堪称数学应用题...
    在飞扬阅读 906评论 0 0
  • 朋友去韩国已经三年了,春节的时候朋友回来,哥几个聚会的时候,让他说一句韩语听听,结果哥们当时说了一句话:去了韩国,...
    茄子悬赏阅读 223评论 1 0
  • 《避开思维陷阱》这本书是从心理学的角度讲授正向思维。我的确是被小编标题党了。读了以后发现这本书应该写作的时间比较远...
    金鱼爸爸阅读 152评论 0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