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三国 | 淤泥中的一株白茶

3字数 1098阅读 1585
图片发自简书App

先跟着我读这两个字xún yù,不是苟gǒu或huò。

提起荀彧,最先想起什么?“改尽潘郎鬓发,消残荀令衣香”,留香荀令,比顾曲周郎丝毫不差,从名到字处处流露着雅致——荀彧,字文若。

王佐之才”,说到荀彧,不得不提他出身的地方——颍川荀氏,这个璀璨一时的世家,“荀氏八龙,慈明无双”,老一辈的荣光都承载到他们叔侄二人身上——荀彧、荀攸。

荀彧刚一出仕,就到了袁绍帐下任职,被四世三公的袁绍奉若上宾,要说袁绍这人素有威名,势力又冠绝当时,在他那也算是个BAT企业吧,可荀彧偏偏选择了草草创业的曹操,看穿了袁绍的好谋无断,预见了袁绍不久后的衰亡,一到曹操那,这可是BAT跳槽来的豪门贵子,纵论天下一番,相谈甚欢——“此吾之子房”。

世家的分鸡蛋策略。世家从未消失,他们懂得分摊风险,荀氏就分别投资了曹操和袁绍,本来是荀攸、荀谌,后来又追加了荀彧。在这乱世里,辅佐一方主君,一旦功成就是从龙之功,没成功也不要紧,至少别人会给世家一份情面,势力本来就是利益的共同体,世家选好诸侯下注,买定离手,掺和得多了也就保全了自己。

荀彧是一个忠于理想的的人,一生都在为光复汉室努力,汉室倾颓,他提出奉天子以令不臣,曹操照做了,袁绍本来有机会挟天子以令诸侯,但天子在哪,荀彧就在哪。人在屋檐下谁能不低头,别人都称曹操“主公”,只有荀彧喊了一辈子“明公”,那个梦想着马革裹尸还的汉征西将军——曹操。

初时,他们的理想和其相近:结束乱世,扶大厦之将倾。曹操南征北战,荀彧则坐镇后方,堪称汉之萧何。曹操去徐州复仇时,后方空虚,吕布趁机来兖州作乱,这是曹操的基业所在,又是荀彧这个文弱书生挡住了这头鸠虎,守得一方安宁。

官渡战前,多少大臣暗中送信给袁绍,只求留下后路,唯有荀彧提出“四胜四败”,稳住了军心,助曹操以弱胜强,雄踞北地。他一生从无野战之功,曹操却说“天下之定,彧之功也”。

只是权力会慢慢腐蚀一个人的心,曹操把持了朝政,剑履上殿,削弱军权,只有荀彧夹在中间,苦苦维持着平衡,一边是汉室,一边是明公,好不为难。原本君臣相知,一个如鱼得水,一个如虎添翼,未曾想却渐行渐远。荀彧一手捧起了曹魏,带来了汉末最大的权势,却也倒在了这权势面前。

荀彧虽是汉臣,死后却被收入魏书。与无数打着“兴复汉室”的乱臣贼子不同,他的德行如梅上初雪般高洁,他的所有计策都那么堂堂正正,都站在黎民百姓的立场上,“生食汉禄,死是汉臣”,充斥着阴谋诡计的乱世,还有这么一盏济世明灯真是太难得了。史书上荀彧是“以忧薨”,相伴的还有个空锦盒的故事,智计百出的荀彧收到空锦盒没多久,就告别了这乱世。

减尽荀衣昨日香,这缕清香,自此难觅。


看官感兴趣的话,三国系列都在这里了
三国流年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