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甜甜爱:厨娘大作战(二)

字数 1097阅读 78

文/玉佩姑娘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二天是除夕,自她记事起这个节日跟她没什么关系。

有几年除夕夜乔妈妈嫌她碍事,吃团圆饭时竟不许她上桌,然而这不算什么。在她记忆里最深刻的一次除夕夜是因为她不小心打碎了一个碗,于是盛怒的妈妈便让她整晚都呆在屋外,还非常好心的给她扔了一床婴儿被。

等第二天她醒来的时候她发现她发烧了,于是她便去敲门,她嘶哑着喉咙喊“妈妈你开开门你开开门,我生病了,你让我进去好不好,我在外面好冷。”在她觉得她即将要晕倒的时候乔妈妈来开门了。

被吵醒的乔妈妈显然有着起床气,哐当一声就把门打开“啊呸,你这个灾星,大年初一就给我得病你是想害我还想怎么的,还楞着干什么还不滚进来。”

于是那个春节年幼的她便蜷缩在床上度过了,只觉得脑袋异常沉重,身上忽冷忽热,她都忍过来了。



春节之后乔妈妈生下了弟弟乔鑫,并且令乔招娣惊喜的是妈妈对她的态度好了很多。

乔妈妈的转变就是从打骂她变成了对她翻白眼,以至于小时候乔招娣总活的战战兢兢,连饭都不敢多吃,生怕妈妈的白眼变成刀子飞向她,所以即使在长身体那段时间她每天都挨饿,现在她1米6都不到。

尽管因为营养不良而没有长高,但她依然是感激她妈妈的,至少养活了她,没让她饿死。

只是每次看到人家除夕夜全家人团聚,吃着年夜饭看着春晚,有说有笑的,她都羡慕极了,但她从来不敢奢求,因为那个家只是妈妈爸爸和弟弟的家。

用妈妈的话来说:就是赔钱货就是赔钱货,迟早要跟男人跑了的,养着有什么用,还不如留着点钱来给我家儿子讨媳妇儿呢!

所以现在的乔招娣不喜欢春节不喜欢除夕不喜欢走亲戚而已。



到了黄昏之时,乔招娣决定出去走走。

往日人满为患的城市如今萧条不已,恍若一座空城。平日里热火朝天的烧烤摊子如今也不见了踪影,想必是回家过年了吧!

于是她来到了一家24小时营业的酒吧“帮我调一杯血腥玛丽,谢谢。”

调酒的小哥也许感到很惊讶,对她多看了两眼。乔招娣微微咧嘴笑了一下却也没说话,接过血腥玛丽一口就闷了。

调酒小哥对她的行为很感兴趣,便出声道“美女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

“没有。”乔招娣将钱放在柜台后便直接转身走了。

众人都说借酒浇愁愁更愁,所以她不贪杯。她慢慢走在路上风一阵一阵的吹在她脸上,她觉得她刚刚肯定是喝了假酒为什么一点醉的感觉都没有。

“只是为什么感觉心里闷闷的,鼻子酸酸的呢。一定是风太大了,没错一定这样的,我才不想和他们一家人团聚呢,我才不想和他们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呢!我只要一个人好好的就行了!”乔招娣自言自语着。

据说女人是男人身体里的一条肋骨,所以茫茫人海该遇到的总会遇到,两个在除夕之夜都未归家的人,一个一点没醉,一个烂醉如泥。

但他们到底是平行线还是相交线这就不得而知了。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