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哭吧,不是罪

爸爸是一个铁铮铮的汉子,在部队当兵打枪时枪托直插入下巴,爸爸哼都没哼一声;后来当武装部长,给老百姓建设发电站,手指断了半截,爸爸硬是没皱一下眉头;再后来,修理企业的电机,四个手指全被粉碎,豆大的汗直呼呼的往外冒,爸爸依旧淡定自若,仿佛受伤的不是他自己。

就是如此坚强的硬汉,却在今天,见到我妈妈因病痛苦的样子,老泪涌流。

今天中午,我突然接到妈妈的电话,说要送她去医院才行。我见到妈妈时,妈妈无力的趴在床边,像是要呕的样子,却呕了半天也没呕出来。脸色白中带灰,眼睛紧闭着。问有哪些状况,妈妈半天才从牙缝时艰难的挤出几个字:想呕。

我先生背着妈上车、下车,后来先生去停车时,我背着妈在医院里穿来穿去,爸爸则拖着中风后不太灵光的腿背着包提着袋子跟在后面。等到电梯里,爸与我们四目相对的时候,爸爸的脸上堆满了愁绪,眼神里写满了担忧。爸爸看着我在看他,脸一皱,鼻子一省,嘴巴一扁,就呜呜的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用手掩着枯瘦枯瘦的半边脸。结婚近五十年,爸爸从未跟妈妈表达过半点亲昵的举动,也没有过半份礼物的表示,连对我妈的称呼都是连名带姓,像喊仇人似的,生份的很。我一直以为,我爸和我妈仅是因为父母之命而在一起凑合的婚姻,谈不上一丝一毫的感情。今天爸爸的眼泪,完全刷新了我的认知。爸爸对妈妈,不是没有爱,只是不会表达爱。

爸爸的眼泪,我还见过两次。

一次是在奶奶去世出殡的那天,十岁的我见到爸爸一个人在角落里擦眼泪,擦完后故作镇定的又加入了行孝的队伍。爸爸舍不得与奶奶的阴阳相隔,却又不想让人看到脆弱的一面。

还有一次是在爸爸中风住院之时,爸爸的高中同学来看望,还没等对方坐定,爸爸嚎啕大哭。爸爸是哭自己一辈子的风光竟然败在爸爸一向引以为傲的身体上,那种挫败感让爸爸再也无法掩藏脆弱的内心。

眼泪不是弱者的代名词,而是情感的另一种表达方式。多少人因为这样的观念,而戴上了沉重的枷锁。

男人哭吧不是罪,不要再让所谓的坚强堵住了男人情感表达的通道。有眼泪的男人,才是更可爱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