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幼仪|坏的婚姻,遇见更好的自己

人生只能靠自己的双脚站起来

文|北苏

徐志摩曾写过,**一生至少该有一次 ,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 ,不求有结果 ,不求同行 ,不求曾经拥有 ,甚至不求你爱我 ,只求在我最美的年华里 ,遇到你 **。可是这个你不是张幼仪。

爱情里最大的悲哀或许就是我爱着你,你却爱着她。张幼仪15岁时辍学在四哥张公权的牵线搭桥下嫁给了18岁的徐志摩。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婚姻徐志摩并不情愿,奈何为了孝道娶了张幼仪,为了让父母抱孙子,才近夫妻之事。

张幼仪是个天足姑娘,却是徐志摩眼里的缠足少女,他在结婚前第一眼看见张幼仪的照片时,嘴角向下撇着说,真是个土包子。

1918年在张幼仪生下长子阿欢不久后徐志摩自费去美国马萨诸塞州的克拉克大学历史系学习,短暂的婚姻开始了漫长的分离,之前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停留在我并不是喜欢的阶段,在这之后,她却如何也没有办法让他喜欢上自己了,因为在徐志摩的心里迎进了一个可以算的上新时代女人的林徽因。

1920年徐志摩收到张君劢的信,被迫不耐烦地把张幼仪接到他身边。虽然未见过他穿西装的样子,但是张幼仪还是一眼便认出了人群中的徐志摩,他穿着一件瘦长的黑色毛大衣,脖子上围了条白丝巾,因为在众人接亲友的喜悦表情里,只有他是不情愿的。张幼仪的心凉了一大截。

他们的婚姻从新婚之夜起到再度在欧洲重逢,没有他人的小别胜新婚,只有一个女人心底低低的失落和委屈求全,也许是女人的天性,以为用持家,贤惠,尽职尽责能在漫长的岁月里赢得他一点点的疼爱,只是她嫁的人终究是个追求浪漫的人。

袁昌英来他们居住的小屋拜访,短发,擦着暗红色的口红,穿着一套毛料海军裙装,在穿着丝袜的两条腿下,竟是一双穿着绣花鞋的小脚。徐志摩把袁昌英送走后,张幼仪评价说:“呃,她看起来很好,可是小脚和西服不搭调。”徐志摩身子一转,失态地尖叫道:“我就知道,所以我才想离婚。

是啊,在他的心里,她终究是配不上他的,她就像是旧社会里的裹着冗长裹脚布的人,他是新时代里文艺浪漫的追捧者。徐志摩提出离婚时,张幼仪刚好怀孕2个月,徐志摩让张幼仪去把孩子打掉,张幼仪说,都说打胎很危险,是会死人的。

徐志摩冷冰冰地说:“还有人因为坐火车死掉的呢,难道你看到人家不坐火车了吗?我想听见这句话的张幼仪一定明白了自己这么多年的隐忍付出都是徒劳的,他真正爱的人不是她张幼仪,是林徽因啊。

张幼仪

我们总是在现实及其残酷的时候才愿意说服自己放弃,张幼仪在产二子还未出院的时候同意了离婚。她辗转去了德国,她给自己的一声分为两个阶段,去德国前,和去德国后。

去德国前,她胆小懦弱,遇事没有主见,生命里不断的由父母做主,哥哥做主,嫁人后便由丈夫做主,公婆做主,去到德国后,在婚变的打击和德国严肃的社会下,她像四处碰壁的蛾子一样,终于找到了突破重围的那扇门,她一边带孩子一边在裴斯塔洛齐学院攻读幼儿教育,她似乎在告诉自己忘记过去靠自己的双脚站起来,其实她只不过还是爱着他,一直朝着他欣赏的方向努力着。

事实证明她的努力是正确的,她回国凭借着一口流利的德语在东吴大学任德语教师,随后开办了上海第一家时装公司——云裳时装公司,后又在四哥张公权的提议下时任中国银行副总裁。

这样一个被丈夫抛弃的女人,后来成了公婆最喜欢的养女,也依然承担着照顾他们的责任。这样一个被前夫瞧不起的女人,通过自己的不断努力和专研终于成了让他刮目相看的人,徐志摩在给陆小曼的信里写道,张幼仪可是一个有志气有胆量的女子,她这两年来进步不少,独立的步子已经站得稳,思想确有通道……她现在真是‘什么都不怕’!

既然不能在名正言顺的爱他就和他做最知心的朋友吧,这是张幼仪能选择的最好关系他的方式。因为被爱人的厌弃,她从旧式女子三从四德的忍耐中破茧成蝶,有了新女性奋发图强的能力和姿态。她曾遭遇人生最沉重的怆痛,但她化悲痛为意念,为执拗的力量,最终华丽丽转身,成为了有魅力的独立女性,也成就了她的商业辉煌。


有人说张幼仪是洒脱的,我不这么认为,没有哪一个女人可以在被爱情抛弃的时候做到潇洒自如,女人总是注重情感比男人多,付出的心思也比男人重。后人们常常为张幼仪嫁给过徐志摩而惋惜,终是她付错了情,其实她也没能不计较他的寡意,只不过她选择了另外一种报复他的方式,强大自己。

昔日的恋人重见,她明白世上独有后悔无药可解,独后悔能让他最难受,于是张幼仪在分开后的那段日子里自省,那段日子里她清晰的认识道自己的呆板,乏味,思想陈旧,不够浪漫文艺,于是她没有和挫败的婚姻计较,没有和抛弃她的丈夫计较,而是选择了和自己较量。

她没有像朱安那样选择把一生放在和形同陌路的鲁迅的婚姻生活里荒漠,没有像陆小曼那样在爱情遭遇挫折时自暴自弃,张幼仪选择了改变,她真真从一个惧怕得不到丈夫爱的女人变成了那个你爱不爱我都无所谓的女强人。

或许开始她是有不甘的,不过后来的张幼仪一定在心里感激那样一段惨败婚姻,那样一场痛苦的经历,前半生把遭遇的劫难都遭遇了,后半生她多了更多的从容,淡定,优雅,大气,她让自己从一个弃妇成为了厚积薄发的人生赢家。

1953年,张幼仪在香港与邻居中医苏纪之结婚,共同生活了18年,二人共同重游英国康桥、德国柏林,丈夫病逝后赴美与家人团聚。1988年,死于纽约。

人生只能靠自己。当我足够好,才会遇见更好的你。

你最爱的人,伤你最深;能伤你最深的,才是你最爱的人。

一场情劫一场梦,黄粱一梦,未尝不是一幸。


EN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