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因的原因不是原因

96
火花danjuan
2017.03.28 13:23* 字数 2489

周六带娃去上早教班腰扭了。虽然是件小事,但是严重影响了生活。不过我也从这件小事中得到了很多教训,学习到了很多东西。

1.事件复盘

早上11点半的课,十点半不到准备出发,预约了专车一切顺利。然后拿起收拾好的东西,佩戴好背带,背起娃出发。娃娃一看到我背背带就很兴奋,因为要出门去玩了,所以自觉主动地要求坐背带,坐在背带里面还不老实,会兴奋地 一边说“骑大马”一边跳来跳去。因为是第一次上早教课,很期待,也有点小兴奋,所以在等专车的时候,配合他的“骑大马”指令,背着他上下跳了几次,娘俩都很开心。很快车到了,十分钟不到的车程,很顺利,可是就在下车的一瞬间,腰部突然剧烈疼痛。惨了!腰扭了!但是,就这样还是坚持带着娃娃上完欢动课,然后再把他背回来。回来之后,人就处于不能动弹的状况。整个人只能处于特定的某个位置,不能变换体位,不能站直,不能坐,更不能弯腰,平卧侧卧都疼,变换卧位更痛,甚至连咳嗽、打喷嚏、大小便都痛。

2.牵一发而动全身

上中学时学过一句短语“牵一发而动全身”,这次算是彻底明白是什么意思了。因为卧床休息,所以周日的计划全部泡汤,原本是要带孩子去公园看花展的。最麻烦的是,周三的课需要我给学生演示操作,但是目前的身体状况表明我不能弯腰完成操作演示了,需要和其他同事协商调课的事情,而调课需要逐级汇报打申请,非常麻烦。此外,还需要准备周一一大早上课的东西(周五有事情耽误了没有提前准备),可是都不能动弹,谁来帮我呢?还有一周就清明节小长假了,如果到那时候还不好,我就没办法一个人带娃娃坐高铁去看他爸爸,而现在来回的车票已经买好了。一想到这个可能就觉得无比沮丧。

此外还有一系列的连锁反应。腰扭了,我就没办法给娃娃洗澡。本来周六就该给娃娃洗澡的,结果没洗,周日我忍着痛去办公室准备周一上课的东西回来晚了,没有交待爷爷奶奶一定要给他洗澡,结果夜里孩子老是搔抓皮肤,睡不安稳,搞得我也没睡好。出门时发现,既不能骑自行车,坐车也痛,只有缓慢步行才可以,导致必须提前起床出发,浪费了很多时间。

而且很影响心情。比如给娃娃刷牙,需要和他斗智斗勇,他常常会调皮地躲来躲去。以前是像是我俩的游戏时间,但是现在我只想把这件事情做完,很恼火他不配合,所以忍不住吼他、打他小屁股。恩,觉得做小孩有的时候真惨,不得不接受父母无常的情绪。痛得都没办法睡觉时,开始抱怨先生不能帮忙带孩子,害的我一个人带着去上课,结果先生也不高兴了。

3.偶然和必然

李笑来说过,元认知能力是一个人应该拥有的最重要的能力。有些事情看起来是偶然的,但是很多偶然的背后其实存在着必然的因素。

比如说这次扭伤事件。

为什么会扭伤呢?因为我辛苦啊,一个人带孩子去上课啊,早教中心谁家不是两个三个大人带着一个孩子去。

那为什么不请孩子爷爷或者奶奶一起去呢?这样孩子会坐童车去,而不是要背带背去了,你看这件事情完全是可以避免的啊!

那为什么没请老人帮忙呢?因为我心里不想要他们去。上次就因为早教班报名的事情被冷嘲热讽了一番,要是他们去早教中心一看所谓的早教不过是大人带着小孩在所谓的老师的带领下玩,他们又要说三道四。这是我自己孩子,我想怎么教育是我的权利,而且我又不是花你们老人的钱,真是想想就要生气。所以我情愿一个人累一点自己带孩子去。

你看,这件事情的根源在这里。还是因为家长和老人的教育理念不一致,老人不能摆正自己在孙辈的家庭教育中的位置有关。当然还和我一直以来的沟通方式有关,不愿意和家里老人耐心地沟通,或者每次都是无效地沟通,越解释越生气,还不如不解释。这就导致我的处理方法是:能够理解老人的出发点,但是不能苟同接受他们的观点;我做我的事情,他们说他们的。而且,但凡做一件事情能有让自己屏蔽掉老人不合时宜的唠叨的方法,我一般都会选择这样的办法。所以,为了避免麻烦的唠叨、以及唠叨后可能不爽的心情,我放弃了请求老人帮忙,结果就是很不幸扭伤了。

这是这件事情的根源,但并不是最直接的原因。背带是我很喜欢的带娃神器,我背着娃娃独自去逛过超市、商场、去医院看病,甚至在他七个月时独自背着他去探望在外地工作的先生。非常解放双手,而且孩子还很安全,不用紧绷着神经看这个人也像“人贩子”那个也很可疑。但是,我完全忘记这个背带的设计是最上限背40斤的孩子。而娃娃现在毕竟是一个超过三十斤重的大宝宝了,已经非常接近背带设计的上限。更何况,孩子在背带中蹦蹦跳跳时产生的压强大大超过孩子体重本身,也超过了我身体的承受范围。更别说我这老腰已经很久没有锻炼运动过了。

间接原因则是,在发现扭伤后没有第一时间及时处理,减轻扭伤的症状。作为一个学过医学知识的半个专业人士来讲,我应该清楚地知道,扭伤后应该立即冷敷可以限制组织的肿胀、疼痛。而且周围刚好有便利店,可以买到冰镇的东西用来冷敷。即使当时不方便,回到家后也应该立即冷敷,但是因为怕麻烦,不想再和公共婆婆解释为什么扭伤之类的,就没有做。你看,又回到了根源问题。

可即使没有冷敷,也不至于这么严重。问题是,我又忍者痛带着娃娃一起上欢动课,然后还坚持背着他坐车回家。这下更加雪上加霜了。其实我完全可以请娃娃的课程老师帮忙把我们送到车上,下车前打电话给老人到门口来接我们。还是怕和老人沟通中的种种麻烦。还是根源性的问题没有解决。

4.收获

任何一件事情都有两面性,即使是这件糟糕透顶的事情。你看,虽然这件事影响了我的生活,但是还是利用“元认知”发现了问题背后的问题。罗胖有一期“逻辑思维”曾经提到过,原因的原因并不是原因。你以为的原因,并不是真正的原因,透过现象认识本质就是这个道理。

这件事情有直接原因,有间接原因,但是更重要的是背后深层次的原因:如何和家庭成员特别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公公婆婆相处的问题。我现在的处理方式是能躲则躲,能忍则忍。但这样是不对的,如果长此以往,类似扭伤的事件还会再发生。我是不是应该开诚布公地和他们谈一谈,我的想法,以及我的底线?

PS另外的收获是,通过这件事,我亲身体验了急性扭伤的各种治疗方法:卧床、热敷、各种膏药、腰托,朋友还建议我如果实在疼得受不了可以去医院请医生开点止痛药、去理疗科推拿。我自己觉得卧床和腰托还是挺管用的。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