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二十年

1

一个下午时间,我都在静静地聆听她的故事。

她,李姐,四十来岁,高个子,身材匀称,五官端正,今天路过我店门口,便笑着跟我打招呼,我们认识一年多了,平时很少有机会一块儿说心里话。

去年,我店里的空调漏水了,我便打电话叫人来修,问了几家,只有一家保证能彻底修好,并答应长期维护,且价格也相对实惠,于是我便约定这一家上门来维修。

上门来的是一对夫妻,女的正是李姐,男的看上去很老实,他沉默寡言,只管埋头干活,他查看了漏水原因,二话不说,拿起工具就开始作业,李姐问我,你有什么具体要求没?

我便笑着说,帮我彻底解决漏水问题就行了,你们是专业,我相信你们!

你放心,我们都是实在人!李姐痛快地说。

两人忙活了约摸一个上午,活儿扎实得没得说,不但漏水问题彻底解决了,而且连其它隐患也一并端干净了,我连连道谢,付了工钱,并跟李姐说,放心,以后我会跟你介绍活儿。

后来,有雇主空调坏了需要人修,我顺带把她的电话给了需要的人,一来二去,我们便成了朋友。

今天,她顺道来我这儿坐会儿,一阵寒喧后,我问你和你老公两个还好么?

唉,一抹伤心泪,荒唐二十年哦!她叹声道。

看你老公很诚实肯干的样子,他对你不大好么?我问道。

唉,人看表面是看不出来的哦,真正了解,才知道怎么回事,才懂得其中滋味哦!

2

在我疑惑的目光中,李姐开启了她的讲述。

我做姑娘时,经人介绍认识现在的老公,当时我二十五,他二十八,年龄都已不小了,双方的父母催得紧,因为在农村,这样的年龄,孩子都会打酱油了。

认识不到一个月,我们便结了婚。

因为老公家没有兄弟只有姐妹,婚后自然和公婆住一起,公公家条件当时在村子里数一数二,公公在政府部门做公职,婆婆在家里说一不二。

自从嫁到他家后,我便包揽了里里外外所有家务与农活。洗衣,做饭,养猪,上山打理荔枝,龙眼树,起早贪黑,手脚不停。

可是婆婆还是看不上眼。因为当时我娘家穷,我三个弟弟有的读高中有的读大学,开支很大,我父母拼命赚钱,节衣缩食,婆婆生怕我拿钱去接济娘家人,平时总是象防贼一般防着我。

一个屋檐下,婆婆那间房门总是锁着的,除了她的女儿们,我这个做媳妇的,从未进过她那个房间门。

我平时养了二十多头猪,猪粪一担担挑到山上,给树施肥,龙眼,荔枝丰收了,一筐筐摘下,担下山去,顶着毒辣辣的太阳,挥汗如雨。

早上摸黑起,忙到中午两点多回家,婆婆在家带外孙,既没做饭,又没开水喝,实在没办法,跑到邻居家要了一碗凉开水,邻居顺便盛了碗米汤给我喝,回来给婆婆骂,说尽丢她的脸,让外人以为家里不给媳妇吃饭喝水。

我忍着没出声,从那后,渴极了,便喝冷水了事,免得再生事端。

晚上,老公回来,不知婆婆嘀咕了些什么,不问红青皂白,对着我便是一顿拳打脚踢,婆婆在一旁兴灾乐祸。

第二天一早,抹了泪,背着孩子,又上山去干活。

那你怎么不跟你父母讲呢?

唉,那又有什么用呢,他们也一身烦恼与负担,不说还好,说了反而事非更多,连着父母也受羞辱,何必呢。

那猪卖了,荔枝龙眼卖了的收入,怎么分配呢?我问。

别提了,在他们家里,媳妇始终是外人,我只是负责干活的,所有收入都归婆婆。

这样的日子,一挨,便是五年多。挨到大儿子四岁多,小儿子三岁,我跟老公说,我实在受不了啦,常憋得胸口痛,我要出去打工,孩子大了开销也大,想自已手上有点收入。我大弟弟和朋友在深圳跟人合伙办了个小加工厂,缺个人做饭。

还有 68% 的精彩内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喇叭叫不醒朝阳,尾气灌醉了白杨 小喜鹊枝头瞎唱,老棉猴冻的够呛 雾霾早等在路上,回笼觉睡得正香 不是我不想起床,睁...
    牧鱼斋主阅读 209评论 4 2
  • 每天早上打开手机,都会跳出这句话“再不记单词就考试啦!”,刚开始心里还会着急一下,现在直接跳过,当看不见! 英语!...
    树海云天阅读 134评论 2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