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只“狗”的自述

1.单身“狗”的自述

我是一只“狗”,人们眼中的“单身狗”。

我的真实身份是一名程序员,也就是人们俗称的“码农”。

其实,在我并不算长的人生经历中,有段时间,我是处在“非狗”状态的。那段时间将我将近三十年的人生一分为二,前半部分是“孤独的成长”,后半部分是“成长的孤独”。总之,出去那段时间之外,人生从没有离开过“孤独”二字。

所谓的“那段时间”,不,应该称作“那段时光”这样听起来美好一些,是指我的大学恋爱时光。没错,我大学时有过一个女朋友,是真人,不是充气的。

她胸大腰细、长发飘飘,而且体贴温柔。我们经常面对面坐在学校旁边的奶茶店互相凝视,在星夜下手牵手一圈又一圈的绕操场散步,一起逃课看话剧,一起旅游,每晚睡觉前互发短信道“晚安”。那时候,我们觉得,彼此会在对方的生命里一辈子不消失,而如今觉得,一切只不过是一厢情愿的憧憬罢了。

一切美好的回忆说完,又该说“后来”的事了。是啊,一切美好的事物都逃不了“后来”二字。

后来,她喜欢上了数学系的一位帅哥。然后,我就被踢开了。那时,我终于尝到了当时诺贝尔痛心疾首的爱情转折,以致一百多年之后,数学家依旧无缘诺贝尔颁奖典礼的舞台。可我仅是一个平庸的程序员,没有诺贝尔那种百年彪炳的荣光。

起初,我有种想杀了那位数学系人渣的冲动。不过这种冲动只持续了几天,正如一时的荷尔蒙冲动一样,很快便烟消云散了。

那段恋爱史像是人生湖面上的一朵浪花,湖面很快便复归平静。从此,我又开始了一个人的屌丝生活:一个人做梦、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去上课......毕业之后,我又一个人来到这座陌生的城市,并顺利找到了工作。

其实,从小,我就习惯一个人。那时,我性格内向,唯一的朋友便是我们家的那条牧羊犬。我身材瘦小,而它身材魁梧。经常,我走在前面,它跟在后面,使那些处心积虑想以欺负我来取乐的同龄顽童望而却步。有时,他们会远远朝我仍一块石头,身后的牧羊犬便会箭步冲上来,朝着他们狂吠,吓得他们拔腿便跑。

在墙角,我经常和牧羊犬对话。我蹲下来,然后仰起脸,看着它缓缓走过来,把狗脸也凑过来。

“你饿吗?”

“汪!”

“你冷吗?”

“汪汪!”

“你说我该怎样去教训一下今天朝我扔石头的吴胖子?”

“汪汪汪!”

............

当然,后来我还是没能教训成吴胖子。给自己辩解的理由是:不是因为不敢,而是因为我没能听得懂狗给出的建议。”

再后来,我迷上了网络,并顺利考取了某大学的计算机系。毕业后自然而然成了一名单身狗程序猿。

半年前,公司要研发一款宠物语音识别的软件。简单的讲,就是将宠物狗发出的每一声“汪”转化成人类的语言。这项研发旨在让主人们能更加了解他们怀中的宠物狗,以及它们的各种需求。在这个大约四分之一的家庭选择丁克的时代里,宠物狗充分赢得了大多数人的心理以排解寂寥,尤其对一些老人来讲,宠物狗更是他们生活全部的乐趣和寄托。所以,宠物狗前所未有的兴起,地位也在日益提高。因此,沟通,是人类与狗之间急待跨越的障碍。

公司正式看到了这一大好前景,才想要突破这一技术瓶颈。我成了这一项目的主要负责人之一。但是,这项技术又十分复杂,他不仅涉及物理中的声学,还涉及一门新兴的学科,叫“动物心理学”。程序的复杂性决定了复杂的代码。每当我晚上在窗户透过来的月光下敲代码的时候,我总是会想到小时候的那条牧羊犬,仿佛天上的每一颗星都是他的眼睛,明亮中有种坚毅的安静,以致我敲下的每一行代码都像是在与它对话。

这种半夜敲代码的付出在半年后仍没有结果。一个星期前,公司经济滑坡,我成了裁员名单中的一员。

是的,我失业了。

失业后,颓废而自责,每天坐在出租屋里无所事事。二十几平米的房子却有洪荒般的寂静,我只能用打游戏时鼠标的点击声填充这种可怕的寂静。停下鼠标时,房间四壁阴暗,孤独与无助随之涌来,如滔滔江水拍击着岸堤。

于是,我决定出去走走,逃离这令人窒息的阴暗。

走出小区的大门,跨过一条街,便是一个公园。公园不大,却有不少家长领着刚会走路的孩子到处转悠。亦有跳广场舞的大妈,扭动着腰肢,花枝乱颤。

我迈着慵懒的步伐走向公园的角落。一只流浪狗正在垃圾桶旁翻找着什么,它原本纯白的皮毛此时脏兮兮的黏在一块,像一张破毡子。听到我的脚步声,它忽然抬起头来望着我。那目光像每天夜里挂在窗外的星星,扑朔而安静。这让我再次想到了儿时的牧羊犬。

我将它抱起来,它并没有挣脱。我的手指能感受到它温热的皮毛下那颗心脏孤寂而有力的跳动着。

下一秒,我便决定将它带回家。

我举着莲蓬头给它洗了澡,它顿时看起来神采奕奕。雪白的皮毛、健壮的腿、卷曲的尾巴,俨然狗中的“帅霸”。我给它取名“幺幺”:二进制里唯一的两个代码就是零和幺,“幺”是“是”的意思。

幺幺很安静,从来不叫,夜里会趴在地上,四十五度角仰望星空,目光里有种凝固的哀愁与寂静,将郭敬明笔下的“明媚与忧伤”演绎得淋漓尽致。于是,我很想知道它到底在想什么。

我经常带它去散步,它总是慢悠悠的跟在我后面,低头若有所思的样子,这使我第三次想起了儿时的那条牧羊犬。它们很像,但哪里又有点不像,说不上来。

直到有一天,我发现它是一条有思想的狗。

那天晚上,我像往常一样,窝在桌前打游戏。因为很晚了,打完游戏有点累,没有关电脑就上床睡觉去了。等我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电脑屏幕上有两行杂乱无章的字,它们由数字、字母、符号没有规则的排列起来,乍一看像是随意触碰到键盘留下来的。我当时也是这么想的,因为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四周,除了呼呼大睡的幺幺之外,就只剩下几只饥饿的蚊子在房子里盘旋。对于我这种无神论者,更不可能相信是鬼在作祟。于是,我断定,肯定是昨天睡得太晚,迷迷糊糊中手指或胳膊肘随意触到了键盘留下的。

不过,这件诡异的事在不久之后再次发生了。

那天,在电脑前忙碌的我接到快递小哥的电话之后,便下楼去快递,和快递小哥很熟,顺便唠嗑了几句。等我再返回电脑前的时候,又发现了那两行“字”,依旧是数字、符号、字母杂乱无章的“随机”组合。跟之前的那两行似乎有某种拼写上的规则。

低头看了看幺幺,它正直勾勾的看着我。感觉有点蹊跷。

于是,隔了天,我故意将电脑打开,走到门背后,透过门缝观察屋里发生的情况。果然是幺幺,它在打字!

只见幺幺熟练地跳到椅子上,立起前爪,便听到键盘发出“啪嗒”的声音。我推开门,它回过头来,并没有惊慌的神色,而是镇定自若地调下了椅子,仿佛在给我让位,然后蹲到墙角,再次呼呼大睡起来。

我盯着屏幕上的那行乱码若有所思。

这回,我并没有急着将它们删除,而是复制粘贴到了一个文档保存起来。于是,我决定干一件“有意思”的事。

我开始绞尽脑汁编写程序,试图想用某种译码规则揭开这行乱码背后的“庐山真面目”,但都以失败告终,因为试图译出来的东西都不能拼成一句完整的话。

后来,我想到了之前公司接手的那个项目。二者在隐隐之中似乎有某种紧密的联系,像一根透明的线串起来的两颗珠子。于是,这种联系给了我新的启示。我昼夜不停地修改程序代码,直至屏幕上出现了一行完整的字。

我激动地知道,我终于揭开了那行乱码后面的神秘面纱。但这种激动中的兴奋随之又被屏幕上那行字的吸引力所1取代。

那行字的内容如下:

生活是原罪,孤独是救赎。

我下意识看了一眼蹲在墙角的狗,它此时又在透过窗户四十五度角的仰望星空,活像以为艺术家,这使我觉得这句富含人类哲理的话出自它的爪下也不足为奇。

我又搬了一把椅子,放在桌前,然后拍了拍椅面,示意它过来。它回过头来,犹豫了一下,然后慢悠悠的走过来,一跃,便站到了椅子上。

我将一行字输入刚才编出来的程序里,立刻便被转化成了一行乱码,这是狗能看懂的语言,但我猜测,并不是所有的狗都能看懂。

幺幺看了看发光的屏幕,然后又看了看我,将前爪升起,放到键盘上。虽然之前在门缝后见过它打字,但看它的两只前爪熟练地游走在键盘上,“啪嗒”声随之不断传来,还是感到很震惊。

就这样,我们开始了神奇的跨越种族的对话。以下是当天对话的部分内容。

我:“生活是原罪,孤独是救赎”这句话是你打出来的?

幺幺:是我打出来的,但原话不是我说的。

我:那原话是谁说的?

幺幺:我师父。

我:你师父是谁?

幺幺:也是一只流浪狗,但是一只有思想的流浪狗。

我:。。。。。

我:像你一样有思想吗?

幺幺:不,比我有思想多了。

我:那你师父哪去了?发现你的那天,就你一个啊?

幺幺:他死了,被人打死了。

我:。。。。。。

我:那你们狗界都用这种文字交流吗?

幺幺:不,只有我和我师父之间才懂这种语言,其他狗之间交流只能叫或者摇尾巴。

我:那你们是怎么想到利用人的符号进行交流的?

幺幺:鉴于你的问题比较多,我一次说完吧。起初,我和师父交流也是通过叫或摇尾巴进行的。后来,看到人类有语言,有文字,闲着无聊也想发明一种高级的交流方式。于是,我们走遍大街小巷,收集到了很多花花绿绿的广告纸,以其中简单的数字、字母、符号,为基元,制定了自己的拼写规则,终于创造了属于自己的“文字”。但我们又不会写字,每次用这套文字的时候,总要将一堆花花绿绿的纸摊在旁边,用前爪在上面指指点点,以致拼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很是费劲。正当我们打算放弃这项伟大的独创之时,一次偶然的机会闯进了网吧。没错,那里有很多像眼前这样发光的四方块,听人们叫这种场所为“网吧”。因为是半夜,网吧里人很少,一群人在聚精会神的打游戏,另一群人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根本没有人发现我们进来。我在一排发光的方块下发现了摆放整齐的“小方块”就是现在敲击着的这东西,上面有字体,正是我们从传单上选出来的基元。我试着按了下那些方块,发现可以映在屏幕上。于是,就发现了现在进行的这种交流方式。以后,我们经常在晚上溜到网吧的角落彻夜长谈。

我:那你们都经常聊些什么?

幺幺:其实说“经常”也不对。一开始的时候是每天聊,再后来一个月只聊两次。只有这两天,我才会和师父见面,其他时间都流落在这座城市不同的角落。很多时候,聊的话题都跟孤独有关吧。

我:你们既然有对方相陪,还会感到孤独吗?

幺幺:你所说的孤独只不过是浅层次的,只是你的感受。而我们聊的“孤独”是深层次的孤独,涉及到灵魂层面。简单的讲,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孤独”应该算是个褒义词。你懂吗?

   我:不太懂。。。。

幺幺:在浅层次方面,孤独是指心灵的一种感受,比如身边没人,但在深层次上,孤独栖居在灵魂,指思想、灵魂的独立性。这些生命深处的东西在大众处就像辽阔之水,它们是由一滴又一滴组合起来的,但融入辽阔便不可见了。但另一种生命深处的这些东西却不似这一滴滴水。

我:那像什么?

幺幺:像岛屿,永远漂浮在水面上。而这种“浮力”便是孤独。

我对它说的似懂非懂,但许是很久没有跟人这么开心的聊过天了,我们一直聊到天亮。不过,我对它对“孤独”的见解映像深刻,不是因为它戳中了我的内心,恰恰相反,它与我之前的理解相背驰。

第二天,我去了菜市场买了好多菜,失业以来第一次下厨。开饭的时候,我将煮熟的排骨一半分给了它。它也毫不客气,狼吞虎咽吃起来。

后来,我们还聊了很多。比如,它轻描淡写的告诉我,他也有过一段无疾而终的“恋爱”经历,比如它师父的死。我最感兴趣的便是它那段爱情,只是再细加追问时,他已闭口不谈。因此,我刚加坚定它是一条有意思的狗,甚至是一条有故事的狗。

我也觉得,它就是上帝送给我的天使,在我最寂寞无助的时候来帮助我的。不久后,我就找到了工作,最重要的是,我还再次遇到了爱情,一切都是因它而起。

那天,像往常一样,我领着它在公园散步。虽然我工作比较忙,但不加班的黄昏,和它一同散步依旧是我的惯例。

迎面走来一位亭亭玉立的女孩,她的目光忽然落到了幺幺身上,大概是它身上“特有的气质”吸引了她。她弯下腰,长发垂到了幺幺的身上,散发着好闻的气息。然后,她伸手抚摸了它,惊叹道“好可爱的狗狗!”

我真希望那双白皙的手此刻抚摸的是我。(不过这种愿望后来实现了。)

可能是赞叹狗的同时,让她顺便觉得狗的主人也不错,也可能是上帝刻意的安排。总之,我跟女孩就这样狗血地在一起了。我们约会的时候,每次都少不了幺幺这盏巨无霸电灯泡。大概是我们都很喜欢幺幺的缘故,反而觉得约会的时候,幺幺在旁边多了一种乐趣。

除了上班时间把幺幺锁在家外,我们都形影不离地带着它。甚至晚上做爱的时候,它就蹲在我们卧室的地板上上。

但一个月之后,它毫无征兆的消失了。

那天下班回家,我把钥匙插进锁孔。幺幺并没有闻声跑来。我打开门,客厅里一片寂静。然后,我找遍了卧室、客厅、厕所,都没有发现它的身影。这是我们搬家后的第七天,我以为它对新世界充满好奇,出去散步了。

但我找遍了小区以及周边的每一个角落,还是未能找到它。

最后,我只好调出了小区门口的监控录像。只见它孤零零的一人出现在镜头里,走到门口的时候,抬头朝镜头望了最后一眼,眼睛里有一种坚定的光。然后,它径直朝外走去,始终没有回头。

我知道,它再也不会回来了。

可是,此时我依旧很想念它。想念它那深邃如同湖水的眸子,想念它跟我谈论的有关“孤独”的话题。尽管我已经摆脱孤独,亦或许,我从未孤独过。

2.狗的自述

   我是一只狗,一只强壮的公狗。

   我有过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囡囡”,那是之前的主人帮我起的。但后来,我的师父一直叫我“大智”。再后来,我被另一个主人捡到时,他又给我起了一个很有逼格的名字,叫“幺幺”,这个后面还要讲到。

至于我属于什么品种,其实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只是听它们说,我是混血的,意思是我就是一个“杂种”。我不想探明这一情况的真实。杂种就杂种吧,又有什么关系呢?

不过,我有一身人见人爱的、闪闪发亮的雪白皮毛,粗壮的腿踩在地板上结实有力,卷曲的尾巴随时都可以摆出一副讨人喜爱的样子。

我并不知道自己出身在哪里,好像自从记事起,就一直住在一幢豪华的别墅里,从来没有见过父母,只有主人跟女仆。那是一幢精致的三层别墅,院子前面有高大的法国梧桐,黄昏的时候会投下斑驳的阴影。院子后面有一个别致的花园,一年四季都有花开放。花园后还有一个不大不小的游泳池,站在边上,能清晰看到蓝天白云的影子。

一楼的大厅里,光彩照人的大理石地板、金色的巨大吊灯、柔软的真皮沙发,无一不显示着主人高贵的身份地位。主人是官员抑或商人?这些我都不太清楚。

这种“锦衣玉食”就是我最初的生活,很多狗一辈子的梦想。

但这样的生活过久了也会感到索然无味。我总觉得,我应该有与众不同的“狗生”,不能像其他的狗那样被当做玩具庸碌一生。

我两岁半的时候,主人带回了另一只狗,大概是在宠物店买的,或朋友送的吧。她有大大的眼睛,纤细的腰肢,走路像一缕清风。重要的是,她跟我一样,同样有一身雪白的皮毛,这让她看起来楚楚动人,也楚楚动狗。

主人喊她“贝贝”,我也跟着喊“贝贝”。

一开始吗,我就对贝贝产生了好感,这也不能怪我,正处于萌动青春期的狗,谁不会对像贝贝这样的狗产生好感呢?

最重要的是,贝贝对我也一见钟情!于是,我们在认识的第二天便开始频繁约会。在后院的花园里、在地下室的仓库里、甚至在主人豪华的轿车下面。夜晚的时候,我们经常会偷偷溜出房间,彼此依偎,在夜空下一同仰望星光,那一瞬间,仿佛天地间只有我们二狗。我们曾在月光下发誓,要生生世世在一起,永远不分开。我们也一直坚定的以为,我们会一辈子在一起。

但那些誓言、那些幻想只是我们的一厢情愿而已。

后来,我们的“奸情”还是被女主人发现了。因贝贝有着高贵的血统,他们只想找跟她一样血统的狗与她交配,而我只是一只杂种狗。于是,主人开始了对我们的禁足。为了防止我们继续约会,她把我们关进了不同的笼子里。

就这样,我在笼子里度过了一个月暗无天日的生活:我被关进了潮湿阴暗的地下室,每天会有人来投食。而贝贝则被用笼子关在了后院的花园里。我想,这样也好,最起码她每日能见到阳光。

一个月后的一天,趁女仆打开笼子递进骨头,我撞翻了她,朝敞开着的门外逃了出去。

来到后花园,我再一次见到了令我朝思梦想的贝贝。她见我风一般跑出来,在笼子里兴奋的立起前爪,像是作揖,他以为我会去咬碎笼子的钢筋,把她也救出去。

然而,我没有。

因为我知道,我这一去,势必会成为流浪狗,我不想让她跟着我受苦。我也知道,我不在后,用不了多久,她便可以再次获得自由。

我毫不犹豫的冲向大门,等我越过大门的栅栏之后,朝她望了最后一眼,她盈满泪水的眼睛里满是失望。我心里默念“对不起。”

我们的爱情终究只不过是童话,经此一别,你有你的安逸,我有我流浪的生活。其实,从出生的时候,上天早已为我们铺好了路,高贵与卑微是两条狗的不同方向,两条直线却只能有一个交点。

我含着眼泪,大踏步的向十字路口冲了过去,过了路口,回头看了看,并没有人追上来。

从此,我成了一条流浪狗,靠翻垃圾桶为生。

和众多流浪狗一样,白天,我会混迹于街角、巷尾、公园,从一个垃圾桶走到另一个垃圾桶,吃饱之后就晒晒太阳,散散步。傍晚时,躺在公园的某张长椅下,偶尔窜出来,将椅子上接吻的一对青年吓个半死。然后心满意足的看着他们惊慌失措的神情跑开。这样的生活也别有一番风味。

可每当夜晚,蜷缩在墙角的时候,我便开始思念贝贝。路灯明晃晃的亮着,参杂着惨白的月光,远处高楼上的霓虹一闪一闪的,仿佛贝贝明亮的大眼睛。我暗地猜测,此刻的她是不是也在睁着大眼睛思念着我呢?

而时间愈久,这种思念愈加强烈。

刚来到流浪狗群的时候,我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气质立刻吸引了很多“流浪少女”。她们从不同的角度靠过来,但我总会厌恶地走开。因为在我心中,只能装得下贝贝一个人。

甚至在公园的时候,有几只被主人打扮得漂亮的“少女”趁主人不注意,扭动着婀娜的身姿过来引诱我,但被我的一声声狂吠吓退。

街头,流浪狗们经常在大庭广众之下干一些“少儿不宜”的事,影响城市的市容。每当这时,我总会嗤之以鼻,并厌恶的走开。

他们喜欢成群结队、拉帮结派,而我总喜欢孤身一狗,不动声色。

他们走路上奔下跳、风风火火,我更喜欢安静的走路,有时是在思念着贝贝,有时在思索一根骨头存在的意义。

因此,他们视我为异类,经常排挤我,我只得离开他们的圈子。

不过,我很幸运,遇到了师父。

师父也是孤身一狗。我记得那天,他第一次闯进我的视线的时候,我正在巷尾的阳光下打盹。他慢悠悠的从街的一角走来,夕阳将他的影子拉得很长。周围脚步匆匆、车水马龙,但似乎与他并没有任何关系,他只是专注的走着。

当他的目光与我的目光相撞时,我仿佛掉进了一个深邃的深渊,那里很少有人问津,却流光溢彩。他忽然停下脚步,面向我,发出声音。

“从你的眼神里,我看到了孤独。”

我惊诧,然后他缓缓向我靠近。

我们漫长的对话就是从这一刻开始的。聊天久了,我才发现他是一位很有智慧的“哲学家”。他懂得很多道理,比如生死轮回,比如爱恨情仇。于是,我便要认他做师父,他欣然同意了,他说,从我的骨子里看到一种哲学家的气质。

他说“生死是上天早已为我们安排好的,从出生那天起,就要时刻准备着面对死亡。”

他说“只有我们这一世思想达到了一定的高度,下一世才有可能投胎为人类,只有人类才是这个世界的主宰者。”

他甚至谈到了爱情,他说“爱情意识是我们生来就有的潜能,但这种潜能在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地点、特定的异性面前才能激发出来,除此之外的一切‘爱情’都是错觉。”

但我们谈论最多的是“孤独”。这个话题仿佛没有止境,有太多要探讨。他说“孤独是灵魂深层次的探索,在很少与外界相通时,才不至于模仿,才能更清晰的认识到自我。”他说“孤独是自由的,同时自由也是孤独的。”。。。。。。。。。。

流浪的日子寂寥而又漫长,但自从遇到师父之后,这种日子似乎又变得很短暂,很充实,时间如同站在箭稍上的一片羽毛。

后来,我看到人类用文字进行沟通,也很想整一套属于我与师父之间特有的交流方式。我的想法得到了师父的大力支持。于是,我们在街角捡来了一对花花绿绿的广告传单,在其中挑了一些简单的符号,创造了一套拼写规则。在这期间,师父的建议给了我极大的帮助。我们很快便能熟练应用这种拼写规则。我们不禁为自己的创造力而感到自豪。

但同时,我们只会认字,不会写字,这些字符用起来也增添了不少麻烦。在我们不知道怎么改进才好的时候,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们学会了使用电脑。

那是一个寒冷的夜晚。午夜瑟瑟的冷风不停歇的吹过街头。我们决定找个地方暖和一下。于是便溜进了一间人很少的网吧。这里面大多数是青少年,有的趴在桌子上昏昏欲睡,有的戴着耳机目不斜视的打游戏,根本没有人注意到我们。

是我最先发现桌子上那些凸出来的方块有我们熟悉的字符的。于是,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跳上椅子按动了其中的一个,屏幕上立马变显示了出来。我将这一发现兴高采烈的告诉了师父。我们全新的对话之旅也便会由此展开。我们蹲在同一张椅子上,在同一台电脑前,轮流按动着那些方块,感觉无比新鲜。

以后,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们都会溜进那间网吧,用这种方式进行交流。虽然这种交流比声音传递慢了一些,但我们都不介意,并且乐此不疲。

一个月之后,师父忽然严肃的跟我说,他要离开了。因为他跟我在一块太久,失去了独处的时间,从而剥夺了他享受孤独的自由。他说,他想念从前一个人的生活了。他走之前跟我约定,每半个月,在一个固定的地点约见一次。

其实,师父的这个决定我一旦都不觉得诧异,反而觉得师父早该这么做了。

师父离开后,我又回归了一个人的生活,但我发现这种生活并不再是原来的那样,而是发生了根本的变化。我不再害怕一个人,而是开始喜欢这种寂静的生活,我发现了宁静带给我的乐趣,以及思考带给我的充实。

每月唯一一次与师父的见面,我都会迫不及待地想与师父分享我新的想法。师父总是会耐心的帮我纠正那些错误的认识。但这种情况很少,因为师父说,万人眼中的世界应该是各不相同的。

第三次与师父见面的时候,却发生了意外。

那天,像往常一样,我们在约定的地点见面。我先到了。但没等多久,便见师父远远的跑来,在立我十几米的地方,他忽然狂喊“快跑!”我才看清楚师父的后面跟着两个手持棍棒的人。我吓坏了,赶忙逃窜,走了五六步便听到后面惨叫一声,是师父的声音。我不敢回头,只是拼命的奔跑,因为我害怕看到师父倒下的地方,鲜红得血,像花朵一样永远住进我的心里,我更害怕看到师父惨白的脑浆留在地上,那里面的智慧就这样在阳光下风干。

我没命的跑过一条又一条的街道,像当年从主人家的出离一样。直到确认没有人追上来,才放慢脚步。

这时,旁边的餐馆里飘出一股肉香,我闻得出,是狗肉的香味!我想着,再过几个小时,这种香味是否也会从师父死去的尸体里发出来,被送上餐桌?

我想,这大概就是命吧!

忽然,我又想起师父的话来“一切的遭遇都是轮回。”我想,大概师父的下一世大概会转世为人吧。

师父死后的第三天,我又回到了师父死时的那个地方。一切风平浪静,都是那么熟悉,好像什么也没发生。只是,我知道,再也等不到师父了。

或许有时命中注定,不久后,我遇到了一个人,某种力量让他成了我的新主人。

那时,我正在垃圾堆里翻找食物,认真而虔诚,就像从地狱里翻找灵魂一样。他迈着慵懒的步伐走过来,我回头望向他,四目相对。我并没有感到害怕,却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孤独,一如师父当年在我的眼神中看到的一样。于是,下一刻,我便可以猜测的出,他是“单身狗”。

现在的人类都喜欢用“狗”来比喻单身,好像单身的人和我们是同类一样。我并不清楚这是人类的自我贬低,还是狗的身份地位提高的标志。但我能猜测,这种“单身狗”在人群中肯定是会被人瞧不起的。

因为人类早已把狂欢视作信仰,而将孤独贬低到一文不值。

其实,人类一直很喜欢用动物自喻:形容一个人生气的面容叫“拉着驴脸”、形容一个人笨叫“蠢得像猪”、骂一个人叫“乌龟王八蛋”。。。。。。。好似表明了人类与大自然和谐相处的决心,其实不然,这些比喻里,大多是贬义词。

好了,回归正题。这位先生将我带回了家,当然是我一厢情愿的,因为我相信,我们之间或许会发生一些故事。他也待我不错,一进门便将我拉近浴室,舒舒服服地给我洗了一个澡。自从流浪以来,我还从未洗过澡呢,出了雨天的“天浴”。他给我洗澡的时候,我又想到了之前的家。那时候,胖胖的女仆一星期会给我洗一次澡,这是爱干净的女主人特地嘱咐的。当然,这让我再一次想到了贝贝。不过,这种情愫像隐没于青山的夕阳,已经淡了很多。

他叫我“幺幺”。我知道,幺代表了代码里的·“是”。于是,我不禁暗笑,人类总是在是与非间困扰着,包括他。

其实,一进门的时候,我就发现了那台显示器,当他坐在旁边噼里啪啦打字的时候,更加证实了我的猜想:这台显示器的功能跟网吧里的一样。

陪他散步在夕阳下的时候,我常会想起与师父并肩走在夕阳下的情形。那些记忆也曾汹涌的走进我的梦里,待我醒来时,只剩下窗户里透进来的如水的月光。

我感到孤独。但师父说“孤独是修行。”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从梦中醒来,发现屋子里一块方形的亮光,正是那块显示屏。于是,无聊中的我跳上椅子,借着月光打下师父之前说过的话,为了回忆,也是为了缅怀。

第二天,他盯着屏幕看了好久,略有所思。

此后,我又在屏幕上打下好多句子,都是在他睡着忘记关电脑的时候。

直到这句话被他破译。不得不说,他很有编程的天赋。我清晰的记得他破译成功的那天,脖子伸得老长,惊异地望着屏幕上那句话。那句话是“生活是原罪,孤独是救赎。”

然后他回过头来,望着我,不说话。

我知道,我们之间的故事果然还是发生了。

他向我询问了我的身世、经历等事况,我事无巨细的告诉了他,觉得与他也算是有缘吧,想着我们上一世是同一物种。但我唯一隐瞒的,就是贝贝,因为我知道,她是我回不去的原乡,是我心中永藏的秘密。

跟他聊天也很自由,但完全没有跟师父聊天时的那种感觉。我能看到他的眼神渐渐明亮起来,偶尔看到我打出来的一行字,他会不自觉的嘴角微微上扬。他的所谓“孤独”,如同阳光照耀下的薄雾,正在慢慢散去。

而阳光或许是我吧。但他的明亮起来的生活却丝毫没有影响我的孤独。

后来,我们相处和谐,生活无忧。

直到他遇到那个女孩。说到底,他与那个女孩的相遇也是因我而起。后来,他们相爱。

我知道,我通过为他驱散孤独而报答了他。而这种“孤独”在我看来,是我生命的全部意义。所以,我需要一个人继续走下去,因为这是我的修行。

那天,走出他家的门时,阳光明媚。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 伍 ) “啥?” 幺零幺的老母亲颤抖着伸手去她儿的脸,然后打开自己带来的包袱,“你老娘也没什么可留的东西,这里...
    小老蒋阅读 375评论 0 0
  • 2016年11月20日,我在简书发了第一篇文章,时隔16天,才发了第二篇,然后才是保持一天或者两天的频率发...
    李榆阅读 122评论 22 9
  • 前几天朋友倩向我抱怨一位追求者的行动让她烦恼不已。原来那男生从她高中开始喜欢她,现在大学又在同一个城市,于是便一直...
    snowinglemon阅读 153评论 0 4
  • 打败你的不是对手, 颠覆你的不是同行, 甩掉你的不是时代, 而是你传统的思维和相对落后的观念, 成功不是能不能, ...
    幸福悄悄来过阅读 35评论 0 0
  • ​著名的茶学家、制茶和审评专家、“茶界泰斗”张天福,因年事已高于2017年6月4日9时22分在福州逝世,享年108...
    福茶之心阅读 94评论 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