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兽

字数 2832阅读 130

如果有一天,我恢复了原样,改会被多少人鄙夷?

很多年以前,那时的我还在马勒戈壁安静地吃着草。但我注定是一只不平凡的兽,因为我会思考。是的,每天在吃草时我便在想:我为什么要活着,又为了什么活着?但纵然天天想,一如在脑海里重复地兜着一个圈,始终无果。直到有一天,一个戴着黄色鸭舌帽的人出现在我面前,竖起大拇指夸我有“慧根”。然后不由分辨便解开皮带往我身上尿尿,还说了一句:“给你新生。”

于是我晕倒了,被尿味熏晕了。醒来之后,我发现我已经变成了一个人。

这时我流泪了,天上突然一个霹雳,接着一张纸条飘忽忽地凭空落在我面前。我捡起它,上面写了字但我却能看懂:去习惯、并好好做个人吧。末尾还有两个金灿灿的署名:命运。

从此我知道了,命运是戴着黄色鸭舌帽的爱往别人身上撒尿并且尿味足以把人熏晕的人。

我该怎么做个人呢?一开始我赤裸着跑向其他人,我不知道命运做了什么手脚,反正我能听懂他们的话,而且会说。但是,当我跑向他人时,总能引起别人的喊叫,长头发的人喊叫并且捂着眼,短头发的怪叫并举着武器向我冲过来,甚至有人还从帐篷里拿出刀。我总是跑,跑。终于有一天,一户人家没有叫喊也没有喊杀。只是笑眯眯地打量着我,然后拉开帐篷门帘对我说道:“进来坐?”于是我进去了。主人家很好,虽然眼光看我有些异样,但是摆上了一桌饭菜,我很感激。他们在桌子上总夹一块肉给我,但是我怕吃肉,便一边摆手一边说:“做人一定要吃肉的吗?”夹菜的人愣了一下,但是旁边有人给他使了个眼色,他又恢复了笑容:“当然啦,不吃肉不是人!”然而我现在十个人,所以我吃了那块肉。还没品出味,我便晕了过去。

醒来之后,我发现我在一家医院躺着,院名为“黄氏精神康复医院”。

医院里的人待我很好,教会了我做人要穿衣服等基本条例。只是后来发生了一件事,让我离开了医院。

一天,一个衣着西装的男子叫我到他办公室,我看了桌上的牌子,上面有“院长”两个字。

院长:“我觉得你并不是不正常的人,你是哪里人?”

我:“我不知道。”

院长:“那你以前住在哪?”

我:“马勒戈壁。”

院长一拍桌子,怒视着我好久,但还是从桌子上掏出一根纸条点上,继续问道:“那你有家人或者同伴吗?”

我思索了一下,说:“未做人之前有。”

“噢?”院长来了兴致,问道:“他们叫什么名字?”

我:“草泥马。”

院长很快站了起来,同时拳头重重捶在桌子上,很大声地跟我说:“妈的你少跟老子装逼!”

我不解他的愤怒,问道:“什么是装逼?”

院长依旧怒视着我,说:“你现在的言语、行为就是装逼!说!谁让你来着装逼的!”

我思索了一下,说:“是命运让我来这装逼的。”

…… ……

之后,我在院长被工作人员拦住不打我的情况下跑出了医院。在门口还能听到院长的大叫,什么“他在装逼”,“是个正常人”之类的话。

幸而在医院时听过一个人说,做人要有一份工作养活自己,于是我四处问人有没有工作,最终在一个工地找到了工作。

我有几个工友了。他们算是我做人之后真正意义上的朋友。他们总爱在工作完毕后抽着像院长的纸条,打着纸牌。后来我才知道那抽着的纸条叫做“烟”。因为我被告知:“做男人总要抽烟。”我十分感谢给我说这句话的工友,他不仅让我知道了烟,还让我知道了我是人之中的“男人”。后来转了工地,我们宿舍换了地方,但是我要记得这个地方,所以我学会了撘公交回这里。直至它高楼装修好并且有了赶人的保安。

一次撘公交,我刚好在车门口,当我准备上去时,一个女人一步窜上去挤开我,我拉着她的头发,想问她为什么插队。她一挣开,恶狠狠地瞪着我:“你还是不是男人?!”我愣了,什么也不好说,默默地从裤兜掏出刚买的烟,抽出一支点上,看着她,证明我是男人。司机在旁看着我向女人喷烟,皱了皱眉:“妈的你还是不是男人?”我呆了,原来不够,于是我又掏出了一支,并着原先的一支抽着。这时,车上又有好几个人看向我了。。。。。

下了车,我剧烈地干呕,同时狠命地揉着被熏得泪如雨下的眼睛。过了一会儿,我看了看那包烟,仅剩三支。我叹了口气:“做男人好难!”

慢慢地我认识了一个工友的儿子,那个工友是一个带着眼镜约莫五十多岁的无时无刻都在叼着一支烟的真男人。大家都叫他老黄。他儿子就没他那么真男人,不过男人程度也挺高。老黄儿子每次来工地问老黄拿钱都会跟我聊两句。大概是因为我是这群工人中最年轻的一个吧。终于有一天,他问我要手机号码和QQ,我问他什么是QQ什么是手机。他笑了笑,问我有没有钱。我跑回宿舍拿了三个月的工资出来,总共三千块。于是他就带我撘了一趟公交,回到工地时,我有了QQ跟手机。

他给我起了个Q名叫做“迷途的少年”,但是每每加好友时都没回应。于是我想起做人要诚实,便把Q名改成“曾经的草泥马”,果然之后还有人加我了。当然我也加了老黄儿子的QQ,他教我玩空间。空间里据老黄儿子说是最能证明你是不是一个成功的人的地方。于是我每到工作完便上空间,我发现老黄儿子很厉害,他总被人关注。我看得出他经历过许许多多的感情,因为他昨天发的说说“爱情总让人堕落,但我无比享受。”点赞的已经有超一千个,转发也上五百。今天发的“你的眼中不再有我,但我的心永远都有你的位置,它一直空着。”更牛逼,转发上千点赞都过万了。我了解到为什么他说空间是个证明人的地方了,因为老黄儿子成为了众女生的心中男神。我很羡慕,于是请教了他,他只是抽着烟,说了四个字:“深情,肉麻。”

他给我上了一节课。人都是存在感情缺陷的,就像女人不免感性一般。她们嘴里说着不会被这种虚假的情节影响,然而一个虚假无比的信息出现在她们面前时,只要够深情。她们就会相信。你不能质疑她们的相信,因为,她们认定了,就难以改变。他说他立志要成为一个掌控人心的人。

然而我听了他一番话,回去后始终无法学会。但是我想到了做人要真实,于是我发了条说说,真实的说说:“我来自马勒戈壁,被命运的尿淋到使我从草泥马变成人,做人好累,我想当回草泥马。”谁知道,我也出名了,于是我更加坚定地认识到,原来,诚恳的人才是最可怕的。

慢慢的。

慢慢的,我成了一个成功的人,我与三十多个女网友有过深情的“过去”和至死不渝的“过程”。尽管我与她聊天不过一百句话,但是,只要她跟我说过一句话,就是有关系了不是么?人就是关系越多,就越成功。我也成为了一个深情的人。享受着众人每一次在我失败后的“安慰”。事实上我并没有开始,但谁在乎?只要有个话题不就足够了吗?真与否并不重要。老黄儿子对我崇拜无比。我想我达到了做人的巅峰。老黄总笑着说我装逼,还问我是谁让我这么装逼。我望着天空喷了口烟,冷冷地吐出两个字:“命运。”

我做到了,做到了好男人的位置。才感觉,这个世界原来是这么地不适合我,高处不胜寒。

然而命运又出现了,他笑着问我:“做人好玩吗?”我叹了口气:“还是让我当回一只兽吧,做人好累,每天都要装逼。”

命运又竖起了他的大拇指,一边解皮带一边夸我有慧根。接着,他又向我身上尿尿了,我闻到极度熏人的气味,头脑昏胀但是我笑了,心里只有一句话:我又可以当回兽了。

如果有一天,我恢复了原样,该让多少人羞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这场电影,哭的酣畅淋漓。就像之前的《七号房的礼物》,好久没有这样的感伤。 这是一个关于情的故事,但在结尾的一瞬...
  • 赶着最后的档期去影院看了《金刚*骷髅 岛》,在回家的路上才恍然大悟,为什么半个月前动笔的《美女与野兽》观后感迟迟不...
  • 人类的文明,是从穿上兽皮,不袒露自己开始。 然而它不仅遮了羞,也如美颜相机一样掩盖了人本来的面貌。荀子说人之初性本...
  • 文:莲花香片 有一种声音并不时常在你耳边响起,却从不会被你遗忘,那是一个总会为之深深动容的声音,潘越云的歌声便是如...
  • 在宿舍里,三天两头就能听到舍友和父母打电话,因为那样这样的缘由,有着一些争执,言语中带着浓浓的火药味。每次听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