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中的忘忧草,原来我们都吃过

传说中的忘忧草,原来我们都吃过

      夏日清凉寂静的清晨,天光已亮,太阳尚未升起。一片不大的田地中,种满半人高的植物。翠绿色的叶子,粗壮的茎枝,紧实的花苞密密麻麻挺立在枝头。一位慈祥的老人带着六七岁的顽皮孩童,在田间劳作。她的手指灵活而飞快的摘下枝头细长的花苞。她必须赶在太阳出来之前摘完所有的花苞。一旦阳光照耀,这些紧实的花苞就会在瞬间啪啪开放,虽然美丽,旦它的实用性也就在瞬间失去了。

        这个情景是爱人对儿时跟着外婆在田间采摘金针菜的回忆的回忆。外婆的金针菜种了很多年,他的记忆也持续了很多年。采摘下的金针菜饱含水分,必须立刻把它们晾晒在太阳底下,一天之内完全晒干,不然就会发霉变质,一天的劳动也就付之流水了。遇到阴雨天没有太阳,就要把土炕烧热,铺一张竹席,把采摘下来的金针菜晾在土炕上,一天之内烘干。

这是一项辛苦而繁琐的劳动。晒干后的金针菜,一斤也只能卖两毛钱。从五月到七月,金针菜会整整持续生长三个多月,他和外婆的劳作也要持续两三个月。最终售卖干燥的金针菜所得,也不过几块钱。

看似美丽的花朵背后,却是无言的艰辛与劳作,也许世界就是这样,每一个光鲜亮丽的背后,都隐藏着看不见的黑暗与艰辛。

每年的五月中旬,在英国伦敦召开一年一度的园艺盛会——切尔西园艺花卉展。千姿百态的植物花草在英国皇家园林中绽放,它们的背后,却是英国数百年对世界各地的黑暗殖民统治,才搜集到如此种类繁多的植物。

金针菜的学名叫做黄花菜,这是我的童年记忆中不可多得的一道美食。只有逢年过节才吃的到,平日是吃不到的。买来干燥的黄花菜,用凉水浸泡半小时。摘去两头的硬结。切段,与木耳鸡蛋同炒,美味至极。

        十多年前周华健唱了一首流行歌曲《忘忧草》单名字就紧紧吸引住了人的心。可惜这么多年一直疑惑,以为忘忧草只是歌者编撰出来的名字。直到最近才知,忘忧草原来就我们熟悉的黄花菜。

黄花菜,又名金针菜,忘忧草。百合科多年生草本植物。怪不得它开花后与百合花那么像。

那忘忧草又是如何得名的呢?

据《本草注》说:“萱草味甘,令人好欢,乐而忘忧。”而据《诗经》记载:古代有位妇人因丈夫远征,遂在家栽种萱草,借以解愁忘忧,从此世人称之为“忘忧草”。

萱草是中国的母亲花

《诗经疏》称:“北堂幽暗,可以种萱”,北堂是母亲居住的地方,后代表母亲。从此,母亲居住的屋子也称萱堂,萱草就成了母亲的代称,它也成了中国的母亲花。

自从知道了我们吃了这么多年的黄花菜就是忘忧草,心情莫名的美妙了很久。

2016时光的手按了replay,许多事物从记忆中走出来,与我相见,比如黄金急雨,比如忘忧草。感谢时光的恩赐。


青梅煮酒(任亚莉),IFA国际芳疗师,爱植物,爱阅读,运芳香,我写作是为了光阴流逝使我心安。欢迎关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