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假如爱有天意(二十七,二十八)

字数 5774阅读 2858
图片来自网络

文/唐妈

第二十七章

沈耀没有跟夏尧说自己跟林沫分手了。

林沫那天的态度让沈耀知道,这件事情不是这么容易解决的,在没有解决之前,他不愿意让夏尧担心。他现在倒是希望父母快点回国,毕竟是父辈们订的婚约,于情于理最后两家长辈是要坐在一起商量这件事情的。两家世代交好,这件事还得慎重。但是想到父母的态度,肯定会大发雷霆吧。但是沈耀不害怕,不说自己已经在沈家独当一面,就是父母那种相濡以沫的感情,沈耀觉得父母说不定是可以理解自己的。

夏尧从来也不问沈耀关于林沫的事情,沈耀知道林沫相信自己,她选择沉默,便是对自己最大的支持了。

夏尧最近没有课,每天在家看书做题顺带研究菜谱,沈耀感觉自己辛苦保持的六块腹肌最近有消失的趋势。

今天是周末,天气很热,两个人都不愿意出门。屋里开了空调,温度倒是很怡人,沈耀在书房处理完文件已经快中午了。夏尧正在楼下厨房准备午饭,这会儿正在切苦瓜,嫩绿的苦瓜可爱的很,夏尧细细地切薄,准备用糖稍微渍一下,好好去去苦味容易入口。沈耀从背后拥住了夏尧,轻轻地吻了吻夏尧的头发。

现在的这种生活是多么地幸福啊,每天无论多晚回家,都有人为你留着一盏灯。睡觉的时候可以有个温暖的身体和自己拥在一起。处理文件的时候一抬眼便可以看到坐在自己旁边看书的爱人。或者像现在这样,有这么一个可人儿为自己洗手煮羹汤,自己抬手便可以将她用在怀里。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煮着米饭的锅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然后便是夏尧切菜时刀和案板碰撞发出的“铛铛”声,一切都那么温馨,真希望时光永远停留在这一刻。

很多年后,沈耀都能想起那一天,夏尧微微低着头,认真地切着翠绿的苦瓜,一缕头发垂在侧脸,白皙的脖子弯出了一个优美的弧度,厨房里飘着米饭的清香,自己一低头便可以闻到夏尧身上温暖的味道,一切都那么美好。

沈连平夫妇忽然回国了,沈耀是在父母到达机场的时候才知道的。

沈连平一下飞机便打电话给自己儿子,让沈耀晚上回老宅吃饭,只说了这么一句就挂了电话。父母虽然没有说为什么忽然归国,但是这么匆忙,他不得不往最坏的情况考虑:林沫提前出手了,她直接将赌注压到了自己父母身上,希望通过自己父母施压,改变自己的想法。

沈耀冷笑了一下,威胁?逼迫?林沫,你太沉不住气了。

沈耀派去保护夏尧的人曾经报告说最近有个可疑的中年男人试图接近夏尧,不过都被及时拦下了,并没有和夏尧接触。谁会打夏尧的主意?沈耀只能想到林沫。而父母则在这个时候回国了,那归国原因最可能的便是林沫拉下面子自己父母求救了。果然不愧是世家出来的女人,懂得先下手为强。如果真是这个原因,沈耀知道自己今晚回老宅将是一场硬仗。

沈耀吩咐保护夏尧的人要提高警惕,禁止任何陌生可疑人员接近夏尧。

他原本的计划被打乱了,本来打算自己在一个合适的时机想父母提出夏尧的事情,然后借父母对感情的理解而解决问题,但是现在自己已经处于被动状态。林沫既然向自己父母求助,那对夏尧的描述必然不会好。

林沫这么多天想探听夏尧的身份都不得其门而入,但是自己父亲的能力和手段沈耀在清楚不过,如果父亲想查清楚夏尧的身份,那太过容易的了。沈耀现在最担心的不是夏尧身份曝光,这个是早晚的事情,只是提前了一点而已,他害怕的是父亲会直接越过自己向夏尧出手。

沈耀匆匆交代了顾东一句,就立刻向家赶去,他必须立刻马上见到夏尧才能安心。

林沫确实向沈家夫妇求助了,十多天都无法了解到自己情敌的情况,可见沈耀是动了真情了。沈耀这样的人,最不缺的其实便是金钱了,相反无法用金钱衡量的感情却是最被在乎的。林沫觉得自己再不想办法,将永远失去沈耀了。

林沫并没有直接向沈家发难,她思考了一夜,觉得还是由自己父母出面比较好。

这天吃过晚饭,林沫咬了咬牙,叫住了准备上楼的父母:“爸,妈,我有事和你们讲。”

林正业和妻子愣了一下,立刻意识到女儿说的应该是最近状态不好的诱因,立刻讲佣人打发了下去。

一家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林沫深吸了一口气:“沈耀要和我分手。”

林沫没有看父母的表情,她一直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手紧张地攥在一起。虽然没有抬头,但是当她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立刻便感觉到客厅的气氛不对了。

林正业深知现在的年轻人玩的夸张,但是沈耀一直还是比较守规矩的,这个孩子一直在往高走,偶尔会听到一些风言风语,沈正业觉得还是可以接受的。虽然不常来林家走动,但是对自己的女儿还是很不错的,当初女儿的公司启动资金便是沈耀给的,虽然当时是打了林家的巴掌,但是看女儿做的好,林正业也就觉得沈耀是个有担当有眼光的孩子,他一直对这个孩子是很满意的。现在自己的乘龙快婿竟然要和女儿分手?

林正业压住了火气,尽量平静地问道:“他说为什么了吗?”

林沫这时真的是很难堪了:“他说他不爱我。我发现他外面有人了。”

林正业“啪”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声音很大,林妈妈和林沫都被吓了一跳,都抬着头看着怒发冲冠的林正业。

“沈耀这小子太欺人太甚了!他把我们林家当什么?把我林正业的女儿又当什么?沈家是想跟林家恩断义绝吗?”

林正业觉得受了深深的侮辱,这是个身在高位的人,虽然沈家家大业大,但是毕竟是商人,在位高权重的林正业面前一直也是很恭敬的。在林正业的骨子里,觉得自己家才是根正苗红,而商人,一向是要低一等的,所以一开始才会反对女儿从商。现在这样高攀自家的沈家竟然敢悔婚?这是狠狠地打林家的耳光!

“我立刻给沈连平打电话,我倒要看看,他这个沈家当家人怎么向我交代!”

林正业说完便拿起了桌上的电话。

整个过程很快,等林沫和林妈妈反应过来时,电话已经通了。

林正业怒气冲冲地讲着电话:“沈连平,我觉得你需要给我个解释,我们林家的女儿是任由人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吗?”

沈连平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阳光明媚的早晨忽然接到一个怒气冲冲的电话,这是怎么回事呢?他甚至想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是自己准亲家林正业打来的电话。

他深吸一口气,冷静地问道:“老林,是什么事让你这么大脾气啊?林家女儿?你是说小沫吗?小沫前两天还来看我们了呀,温琳还送了小沫一对镯子呢。”

林正业一听便知道沈连平这是不知道自己儿子做下的事,火气便也小了点,他有点责怪地看了一眼女儿,心里有点责怪女儿怎么不跟自己说清楚。可是,他自己却没有想一想自己的火爆脾气只允许林沫说了两句话而已啊。

“老沈,林沫跟我讲,沈耀在外面有了女人,要跟林沫分手!”

林正业艰涩地说道,自家女儿被人家甩了,这是一件多么丢脸的事情啊。

沈连平愣了一下,他意识到事情应该很严重,要不林正业也不会给自己打电话来质问。他一直不是很关心儿子的私生活,竟然到这个地步了?他觉得沈耀绝对是一个拎得清轻重的孩子,这只不过是林家父女的一面之词,他必须要看到证据才能考虑如何对待。

于是沈连平立刻很客气地说:“老林,你消消气,我立刻调查,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放心吧,我一定会给你个满意的答复的。”

林正业得了保证,也只能无奈地挂上电话。在沈家没有答复之前,林正业决定暂时不做动作,毕竟是交往多年的世家,也不能逼得太紧。一家三口又陷入了沉默。

林沫知道沈连平一定是去调查了,那么,那个第三者的身份很快便会暴露,自己倒要看看,这究竟是何方神圣?

第二十八章

沈耀很快就到家了。夏尧在书房看书,看到人好好地在那里,沈耀松了口气,他迫不及待地走到夏尧身边,将人拥进了怀里。

夏尧吃了一惊,这会还不到下班的时候,沈耀怎么回来了呢?

夏尧蹭了蹭沈耀的下巴,轻轻问:“怎么了?”

“我父母回国了。”

沈耀闻着夏尧身上淡淡的味道,心情逐渐安定了下来。但是他明显感觉怀里的夏尧身体瞬间有点僵硬。他安抚地拍了拍夏尧的背,将夏尧从自己怀里拉起来。

他将一缕头发别到夏尧耳后,目光沉稳地看着女孩:“我跟林沫分手了,但是她没有答应,我想应该是她跟我父母说了,所以我父母提前回国了。我晚上回老宅吃饭。”

夏尧这一刻心情很复杂,有一点小雀跃,有一点小忐忑,但更多的是担心和不安。

虽然沈耀看起来很平静,但是夏尧清楚地知道这个男人走出这一步要比自己难的多,他要为了自己和两家人做斗争啊,那要承受多大的压力?

她心疼地摸了摸沈耀的脸:“沈耀,我很开心,真的,谢谢你愿意为我做这么多,我真的特别特别开心。但是,有不开心和不高兴的我希望你一定要和我讲好吗?我希望和你分担一切,不止是你的好,我也希望和你一起分担苦难。”

沈耀轻轻地吻了吻夏尧的手背,他知道夏尧在为自己担心,这就够了。他现在最担心的是夏尧的安全,他不知道自己父亲会怎么做,沈家是商人,最是重利轻义。

“夏尧,晚上吃完饭,我会尽量回来,如果今晚没有回来,我明天一定会回来。这期间,你不要外出,有任何人来找你、跟你说什么,你都不要听好吗?”

夏尧看着沈耀严肃的表情,觉得他有点太敏感了,难道还会有人来威胁自己安全吗?但是为了让沈耀放心,她还是点了点头。

沈耀紧紧地抱了夏尧一会儿,就不得不回家了。那边,还有一场硬仗等着自己呢。

夏尧把他送到门口,两个人隔着门对望了一会儿,都从对方眼睛里面看到了不安,沈耀狠了狠心,转身快步往电梯走去。夏尧轻轻关上门,靠在墙上,呵,该来的总是会来的。

沈耀到家的时候,佣人已经备好了晚饭,精致的菜品摆在巨大的餐桌上,客厅所有的灯都开着,佣人们屏气站在餐桌旁,沈连平和太太温琳坐在餐桌旁,似乎等了沈耀很久。

沈连平看沈耀进来,没有说话,目光却是失望的。沈耀心里面咯噔一下,果然如此。

他将外套递给佣人,走过去拥抱了自己的母亲,温琳有些无奈的拍了拍沈耀的背,示意沈耀去坐。

沈耀这才站直身体,恭敬地叫了声“爸”。

沈连平淡淡地点了点头,便转头吩咐开饭。

一顿饭吃得倒是平静,父母没有提林沫的事,还跟沈耀聊了几句在法国的生活。

沈连平问了几句公司的事情,便放下了饭碗:“沈耀,跟我来书房。”

沈耀还没有吃饱,但是父亲的威严是自小就刻在灵魂深处的,即使现在父亲把公司都交给自己,但是,这个在商海中沉浮几十年的男人,让沈耀依然存在着深深的敬畏。

他立刻放下碗,起身随着父亲去楼上书房。经过母亲身边时,温琳拉住了沈耀的手,轻轻地拍了拍。沈耀的母亲是最温婉的苏州女子,对沈耀也很是疼爱,沈耀知道母亲这是让自己服软,母亲怕自己吃苦啊。沈耀安抚地握了握母亲的手,就转身上楼了。

父亲已经坐在书房宽大的椅子里,点燃了一只烟,透过淡淡的烟雾,沈耀感觉到了父亲的怒气。

“跪下。”沈连平浑身怒气,一点都不想刚刚吃饭时那么平静。沈家家教极严,沈耀自小便被严格要求,犯一点错误会被家法处置,轻则下跪,重则是要挨打的。不过自从沈耀成年后,父亲再没有对自己有过如此大的怒气了。

沈耀深知自己让父亲失望了,自己将一个巨大的难题摆在了父亲面前,这将牵涉到家族的利益,立刻就跪在了地上。父亲懂得享受生活,但多年来书房却没有铺地毯,是深色的地板,穿着单薄的西裤跪在地上,并不舒服。

沈连平见儿子这么听话便跪了下来,一口怒气堵在胸口,上上不来下下不去。

他抓起桌上的一叠资料,狠狠地扔在了沈耀的面前。资料装在袋子里,随着猛烈地一扔,袋子里的东西全散落了出来:是夏尧。沈耀盯着地上的资料,眼神暗了暗。

父亲果然好手段,这么快就把夏尧挖了出来,还挖的如此细致。父亲这会儿如此生气,想必除了在气自己和林沫分手外,很大的一个原因应该是夏尧的身份:夏尧是父亲资助的大学生。

父亲估计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的善心会惹来这么大的一个麻烦吧?

沈连平在结束与林正业的通话后便立刻让顾远调查了,晚上便把夏尧所有的资料送到了自己手上。

沈连平到现在还记得自己在看到资料袋里面的照片时的愤怒。竟然是她!竟然是自己资助上大学的那个女孩子!自己唯一资助的一个女孩子!现在勾搭上了自己的儿子!呵,多么可笑!一个出身贫民窟的女孩子,凭什么攀上沈家的高枝?

温琳在看到那张照片的时候,却轻轻地叹了一句:“难道是天意吗?”

沈连平生气地呵斥了妻子,什么是天意?就算是天意,也是人定胜天!

他立刻让顾远定了第二天回国的机票,他需要尽快解决这件事情,解决这个不知天高地厚忘恩负义的女孩子。如果沈连平知道故事的开始,不知道会怎么想?

“沈耀,你给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她勾引的你?”

沈耀吃惊地看着父亲,自己一向敬重的父亲怎么会说出这么低俗的话呢?

“爸,没有勾引,我们是真心相爱的。我希望您能答应。”

“真心?相爱?那林沫呢?林家呢?你又置我于何地?置沈家于何地?”

看,这便是沈耀所在的世界,所有人立场惊人的一致,他们想的不是个人幸不幸福,想得首先便是面子,个人的面子,家族的面子,个人的感受是最不值一提的。

沈耀对着父亲的质问有点无力,这是一种普世观点,在这个物质化的世界中,利益是远远要比感情重要的,而个人是要服从集体的,自己想要追求幸福的脚步深深地阻碍了家族前进的步伐,将有可能损害家族的利益,作为族长的父亲是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自己一开始以为父亲是懂的,但是也许多年前父亲确实是懂的,但是现在做到这个位置,也渐渐忘记当初的情怀了吧。

“爸,林家那边我会去解决。但是我真的不能娶林沫,我们不会幸福的。即使结了婚也是害人害已而已。”

沈耀现在不敢提夏尧,父亲正在气头上,还是避其锋芒吧。

“解决?你怎么解决?林正业是好相与的吗?你这么做,是狠狠扇人家的耳光,他会轻易放过沈家?你不要忘了,咱们家的几条航道都是靠林家庇护的。”

沈连平把桌子拍的啪啪响,暴躁地在地板上走来走去。他知道自己这个儿子,性格倔强,认定的东西很难改变,他必须想个万全之策,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给林家一个交代。今年是关键的一年,林正业可能要往上升,如果升上去,将是一个大靠山,如果升不上去,今年之内沈家必须完成航道清洗工作。这个时候得罪林家,绝对不可取。

“你给我回房间呆着去,多会想清楚了多会儿出来。公司你也不用去了,我会让顾远盯着的。”

沈连平狠狠地吸了一口手中的烟,将烟头摁灭在烟灰缸里。

沈耀知道父亲这是要把自己关起来了,他不怕父亲责骂,也不拍挨打,但是如果被关起来,那么自己就无法保护夏尧了,父亲一定会对夏尧出手的。

他想接着说什么,可是父亲已经叫了保卫进来,四个身手矫健的保卫很快便围在了沈耀身边。

为首的一个面无表情的说:“沈少,请移步。”

沈耀看了看四个人,又看了看父亲。父亲若有所思地盯着地上夏尧的资料,没有什么表情。

沈耀知道自己现在根本走不了,他只能回房间,庆幸地是,他已经告诉夏尧不要随便和陌生人接触了,希望夏尧听话。

沈耀躺在卧室的床上,翻看着手机里面夏尧的照片。夏尧,你一定要等着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