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是最长情的告白

生命里无数次大大小小的告别

你离开家人,志同道合的朋友离开你

因为求学,远行,毕业,或生活

有暂时离开的,有永远不再回来的

时间就像这洪荒野兽 带着一切悲苦而来

我在这其中扮演着  软弱无力的旁观者

因为我没有任何理由  来阻止这场场别离

可能生活赋予了离别终以生活的方式

让你反反复复沉浸于此  遍体鳞伤


凌晨,时间突然在我的某一个念头里清醒,巨大的空虚感袭来。或是刚结束了一场噩梦。我爬起来,喝了一大口凉水。在这北方深冬之日

我趴下身子,窸窸窣窣的声音从走廊,从窗外传来,是烧水机器的隆隆声,与走道厕所的日日夜夜的冲水声。我侧了侧身体,感受着身边无尽的黑暗包裹着我,此时再也无法入睡。


一般滋味在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