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言文 《此生不负相思意》 秦朝极 夜云歌

第1章 :灭门之仇

漆黑的水牢,永远分不清昼与夜。我的双腕被冰冷的锁链紧紧扼住,胸部以下的身体浸泡在水牢的黑水之中。黑水冷若寒冰,寒气渗入骨头,仿若成千上万只蚂蚁在啃噬骨髓般痛彻心肺!可是,这点痛苦与我胸中满溢的仇恨与委屈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我张开口,喑哑嗓音里带着决绝的撕裂,“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我是临安王妃,放我出去……”——吱嘎。水牢的门,吱嘎开启。我强力睁开结痂的双眼,模糊的视线里,挺拔男子穿一袭黑衣,一步一步从水牢的旋梯上走下来。是朝极!秦朝极!临安王秦朝极,我此生此世,最挚爱最信任的男人。看着秦朝极英气逼人的脸,我强忍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朝极,你来了,你终于来了……”想到昨夜突然闯入府中的暗杀者,想到姐姐们惨死面前的恐惧,想到院落里横七竖八的尸体,我的心立刻绞痛的几近窒息!“朝极……”“这水牢怎么这么冷,这么黑,妹妹这样娇弱身子,可怎么受得住呢。”我来不及诉说心中的苦楚,只听到一个软绵绵的女声悠悠然响起。伴随着这声音,夜落琴披着一身翠绿色的长袍,扭动着扶柳腰肢,在丫鬟的搀扶下,跟在秦朝极的身后,一步步走下旋梯。“落琴姐,你……”看着夜落琴雍容的长袍,比往日更俊美的妆容,我的心徒然一颤,“你怎么在这里?”夜落琴是夜家的养女,我的小姐姐。亦是哥哥夜景岚的未婚妻,我未来的嫂嫂。夜家*之间被灭,哥哥被俘,她夜落琴为何能全身而退!来不及多想,秦朝极步态娴雅,慢慢走到我的面前,蹲*来,黑曜石般的冷眸里,没有一丝情绪。我哭的撕心裂肺,本能的挣扎晃的手链铮铮作响,“朝极,他们杀了所有的人,还抓走了哥哥,朝极……”“嘘。”秦朝极突然伸出手指,紧紧的扼住我的下巴,将我的脸扬起来。“云歌,”他冷冷的看着我脸上如小蟹爬过的泪珠,黑眸里满是嘲讽的恨意,“到了此时,你还妄图用你虚伪的眼泪骗本王。”“什么?”看着他冷漠的眸,我心中燃起的唯一一丝火焰渐渐熄灭,“你说什么,朝极?”我摇头,泪痕破碎了脸庞,泪水跌入黑色池水。“云歌,这场戏已经演了十年,难道你不累吗?!”他捏着我下颚的力道逐渐加重,几乎将我的颌骨捏碎。“王爷手下留情!”“噗通”一声,夜落琴就跪倒在秦朝极的脚下。“落琴你休得再为她说情!夜景岚谋划背叛本王的那天,就该想到今天的结局!”秦朝极剑眉紧蹙,漆黑眸子如深井没有底。夜景岚是我哥哥,也是秦朝极最好的兄弟!我们三个人一起长大,比亲人还亲!我只觉得天旋地转,放声吼道,“哥哥背叛你?哥哥怎么会背叛你!”

第2章 :始作俑者

她就是离间计的始作俑者!而秦朝极信以为真,昨晚才痛下杀手,灭了夜家满门!“我明白了……是你!”一股难以抑制的愤怒之火在胸口燃起,我拼命挣脱束住手腕的锁链,“哥哥没有背叛你!你冤枉了哥哥!秦朝极!你被这个贱女人骗了!”“我……云歌我……我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们害朝极哥哥啊……”夜落琴看到我疯狂的模样,立刻声泪俱下,转而扯住秦朝极的衣袖,啜泣道,“朝极哥哥,云歌妹妹你是了解的,她可能不知道那些事……请你不要迁怒于她!”秦朝极看着满脸泪痕的夜落琴,轻柔的拭去她满面泪痕,“落琴,你就是太善良,才会被她蛊惑!”夜落琴煽动狭长睫毛,楚楚恳求道,“朝极哥,让我单独劝劝云歌、求你……”“也罢。”说完这话,朝极侧眸看向我,方才眉宇间的似水柔情瞬间化作千万利刃,狠狠拂袖迈上台阶,“你好自为之!”“秦朝极,哥哥不可能背叛你……”我全身感到一阵痛苦的颤栗,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喊道,“你别走……”可任凭我声嘶力竭的喊着,他决绝的背影没有回头,一次也没有!我不相信,前几日还挽着我的指尖,对我浅笑,曾经承诺给我一生幸福的男人,会亲手毁掉我的所有!听到我的哭喊声,秦朝极在临近水牢的大门处顿足。他缓缓回头过头,看向我。我的心提到嗓子眼,一瞬不瞬的看着他,他薄唇微启,突出几个冰冷的字。“明天夜景岚将被处死,我会陪你观刑。”他微微颔首,深吸了一口气道,“那场面,一定很好看。”话音刚落,水牢的大门轰然关闭。喑哑如地狱般的水牢,再度陷入死一般的黑暗。我浑身冷的没有知觉,双唇颤巍巍的,抖落出几个断断续续的字句,“朝极,哥哥没有背叛你……你为什么不相信我……”“你们也都退下吧。”夜落琴抬了抬手,身旁的丫鬟跟侍卫立刻恭恭敬敬的退了出去。“想不到有朝一日,号称秦国第一美人的夜云歌夜大小姐,竟然会落到这样的地步,”夜落琴站在黑水池之畔,俯瞰我的眼神里满是嘲讽,“真是风水轮流转呢!”“你这个贱女人,为什么!”我心中又急又气,晃得手链铮铮作响。朝极前脚一走,她就急不可耐的露出了狐狸尾巴!可惜,朝极却看不到!“哎呦呦,都阶下囚了还这么大火气。”夜落琴抬袖轻笑,一扫方才脸上的娇柔模样,“怪不得朝极哥说,你这个脾气不改,是要吃亏的。”看着她浓妆艳抹的傲娇面容,我恨不得挣脱枷锁,扑过去撕碎她!“你!是你!是你离间了哥哥与朝极,害得夜家上下一百多条性命,是你!”我以为她会否认,可是夜落琴却笑了,“云歌,你好聪明,猜的一点也不错。”看着夜落琴毫不掩饰的得意,我恍然记得我们一起长大的日子,恨恨道,“为什么!夜家对你不薄!”父母在时,待她视如己出,哥哥爱她,掏心掏肺的待她,她不可能不知!“不薄?!”夜落琴冷冷一笑,抬起衣袖露出手臂上一道两寸疤痕,“十岁去永安看花灯,你误伤我的手臂,给我留下疤痕,父亲却只罚你半月禁足!这叫视如己出?!”这件事我记得,父亲因我顽皮,狠狠责打我,要打断我的胳膊。可我记得当时夜落琴跪下来,替我求情。却不成想,这件事竟然在夜落琴心底,种下仇恨得种子!“纵然我不对,可是哥哥,他待你是真心的,为了你,他甚至……”“不要跟我提他!你不配!”夜落琴突然猛的拂袖,一对杏眸里全是愤怒的怨恨。“十六岁那年,我亲手绣了荷包打算送给朝极哥哥……可是你母亲……你母亲……”

第3章 :恩将仇报

“你想干什么!”看着夜落琴手持一柄明晃晃的铁杖,铁杖末端一根根铁刺如同尖锐獠牙,在阴暗的水牢中显得越发狰狞。“这个东西,一仗下去,若是劈在脸上,一定血肉模糊,惨不忍睹。”夜落琴盯着手中的利器,看了半晌,才将眸光移到我的脸上,似笑非笑到,“你说是不是?”我看着一根根倒刺,不由得倒吸一口寒气。可看到阴暗里夜落琴妖艳诡秘的笑容,我被铐住的双手不由得握紧了拳头,大声骂道,“夜落琴,你恩将仇报,不得好死!”“呵呵,”夜落琴看着我恶狠狠的模样,眸中笑容骤然猛增,“你从小就是这样,一害怕就大喊大叫。不过已经晚了!”夜落琴扬起手中铁钩,凌空向我劈来。我本能闭上眼睛,死死咬住唇齿不叫出声!——咔!耳边一记闷响,我的脑子立刻随之嗡嗡作响。“呵呵呵呵……”夜落琴颤巍巍的笑声在耳畔炸开,“夜小姐竟然也会害怕呢!”我睁开眼睛,额上已经冷汗涔涔。夜落琴将劈在我左侧的铁钩提回去,重新挂回到刑具架上,一步步逼近到我的眼前,“放心,念在我们素日的姐妹情分上,我不会这么绝情。”然后,夜落琴学着秦朝极的样子,捏起我的下巴,逼视我的眼眸,“我要将这样的机会,留给朝极哥哥。我要让朝极哥哥,亲手毁掉你的脸。哈哈哈哈……”“呸!”我拼尽全力像她脸上狠狠啐了一口,“你不得好死!”夜落琴不怒反笑,抬起衣袖轻轻的拂过脸颊,“我得不得好死并不知晓,可你最爱的哥哥,传说中战无不胜的景岚哥哥,明日怕是难得善终了!”“你……你……”满腔怒火翻涌,我气得浑身颤抖,再说不出一句话。“从小到大,你因抚的一首好琴名动皇城,可如今,你既已沦为阶下囚……”说着,夜落琴从怀中掏出一只白底蓝釉的精致瓷瓶。“这,这是什么……”一股不祥的预感笼过来,我知道,即便是此夜,夜落琴也绝对不会放过我。“这可是个好东西,无色无味,却能够让人痛不欲生。最妙的是,没有丝毫痕迹可循……呵呵呵呵……”“等等!你这么做,朝极不会放过你!”纵然到了此刻,我竟然还妄想着秦朝极会保护我!纵然不能爱我,他也一定会护我周全,不让这贱女人欺辱我!听到朝极的名字,夜落琴脸上的笑容一僵,手指捏着小瓷瓶一倾,瓶中的粉末便散落在我的手背上!

第4章 :石浆活埋

“有件事忘了告诉妹妹,我听闻夜景岚明天的死刑是石浆活埋。”石浆活埋!当水牢的大门再次闭上,我只觉得滔天的怒意,几乎要将我的心,我的身体都燃成灰烬。手指间的白色粉末,仿若被点燃的火苗,迅速飘飘摇摇的燃烧起来,手背、手指的皮肉,仿若被碾压成碎屑般的痛!我甚至能够感受到,手指的每一寸关节都在慢慢的腐烂!很快,这种难以忍耐的痛楚,就像吐着芯子的毒蛇般,迅速游走全身。可这种痛,远远比不上内心的焦灼!我也从未如此害怕,害怕明日的到来!因为那意味着,我唯一的亲人,自幼疼我爱我如宝的哥哥,就要活生生的死在我的面前!黑水的极寒,交织着焚烧般的炙热,迅速将我的意识淹没!唯一残存的意识渐渐飘远,我觉得仿佛坠入一个万丈深渊……灭门之夜的惨状,在眼前一次一次又一次的反复上演!火焰缭乱,断壁残垣间,遍地都是尸骨未寒的熟悉面孔……未完待续……篇幅有限阅读全文佳违心L9019013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