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北京

字数 2348阅读 51

4 月 23 日提了离职流程之后,我还没反应过来没几天就要离开这座充满回忆的城市了,直到东西都被打包收好,屋里面空空荡荡时,我才真的意识到,这次真的要走了。

2010 年 8 月 10日,报到截止日的倒数第二天,我来到青年公寓 824 房间,本想我应该算是来的晚的了,没想到传说中的室友还没来,于是乎我就去隔壁逛了逛,隔壁宿舍住着一位无论长相还是神态都很像影帝的瘦子和一位隔着被子无法分出是躺着睡还是侧着睡的胖子,一会又来了一个串门的,我一看就想起来之前那些不大努力但是成绩很不错的同学。晃了一圈回来,发现室友还没来,我也饿了,于是就坐在窗台边,看着对面融金国际酒店来来往往的豪车,把之前楼下买的一个煎饼吃了。

直到报到最后一天下午,未来的室友才悠悠闲闲的来到了宿舍。就这样,演员到齐,三年的电子所生活开始了。

一位高中挚友在描述 2002 年的那个夏天时,说到「若干年后当我回想起这一刻的时候,我都会被自己感动地眼泪狂奔不能自已。因为如果没有这一步,就没有了后来的种种传奇。就像在是涿郡募兵的告示下,织席贩履的刘备遇见了屠猪卖狗的张飞,一瞬间的际遇,就注定了几十载的缘分。」

我想,现在的我回想起 2010 年的那个夏天,也会像回想起 2002 年的那个夏天一样,被自己感动地眼泪狂奔不能自已。

刚开学没几天,我们几个买了一些卤菜和几箱啤酒,在我们宿舍喝到了半夜,死胖子默默地喝了几瓶,然后默默地回去睡觉;长相和神态都很像影帝的宝哥也没有像后来那么怂,喝着喝着就在我们宿舍躺倒了;很聪明的王大神喝着喝着想起来当年的往事,不能自已,开始敲着酒瓶给妹子打电话,很可惜到现在也不知道他打给了谁;我吐了几次之后也实在喝不下去了;而我的舍友,总是很悠悠闲闲的任大神,难免也喝倒了。

现在回想起来,那真是最后的青春了。

在青年公寓住的房子是朝北的,不过靠着对面融金国际酒店反射进来的阳光,晒个被子照样有浓香的烤螨虫味道,任大神曾经学着黄渤的青岛口音,评价道「这人要是没钱,晒个太阳都是二手的」。我认为无论是台词还是口音都是非常到位的,可惜作为青岛人的王大神觉得口音还有待提高。

后来再回青年公寓,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融金国际酒店已经改名成了辽宁大厦,去融金国际吃一顿的人生梦想就这么破灭了,我顿时士气重挫,沮丧地连手头的煎饼也吃不下去了。

第二年回到所里,进了实验室才发现自己分到了一个很奇葩的实验室,幸运的是实验室里的同学和师兄都很棒,给了我很多帮助,可惜那次篮球比赛,最后功亏一篑让我非常遗憾。

所里面的宿舍是用之前的教室隔开的,虽然面积大了不少,可是环境大不如前,不过在十几万一平米的宇宙中心五道口,有一个水电全免、每月租金1块钱的住处,还要啥自行车呢。

在实验室呆了几个月后大家纷纷开始找实习,我也找了两个实习,很感谢当时的面试官,让我能够在学生时期有机会亲身接触下不同行业的真实状况。而且,在 CNNIC 的沅姐是我到到现在遇到的最好的 Leader 了,估计算上以后也会是最好的。

就这样过了两年,直到毕业答辩完离开 444 办公室的那一天,我才意识到,这辈子可能都不会再有这么一间二十多平米的办公室,让我可以把脚搭在窗台上,抓一把高爷买回来的瓜子,悠闲的听听歌看看书。当我明白这些的时候,我发现这个地方还是挺可爱的。

毕业后来到了人人,刚来几个月就送走了若冰、李廷,也让我感受到了那种前一天对面人还在、第二天对面就空了的感觉是多么空荡荡。现在我也变成了对面的人,回想起当时的入职时一起吃饭的小伙伴,现在就只有刘雨一个了。

若冰的位置走了一个济南人,又来了一个济南人,巩睿是我见过最充满欢乐的妹子了,结合上王大神的经验来看,“睿”是个好字,名字里面带“睿”的,或许生活都充满欢乐吧,希望能够永远欢乐。

后来 8 月份,参加了人人每年都有的雏鹰计划,就是把今年入职的应届生拉到一起培训几天,这真是一个好传统,就是从这里,我认识了几位超赞的雏鹰小伙伴,后来大家也常常出来吃吃喝喝聊聊,仿佛学生时代一般。

五分和焦娘娘就是另一对欢乐的源泉了,每天的晚饭时间,应该是一天中欢乐最集中的时光了。之前一直想做一个语录,想着以后再看看,那该有多开心,要走了才意识到,没做是好的,不然再看语录,看到的就是伤心了。

人人这边的实习生总让我想起来我大学时光,一直在一起工作的实习生就是何馨和周皓了,何馨留在了人人,可惜我走的时候她正好回校准备答辩,也没能再见个面;周皓也面临着找工作,希望可以一切顺利。

直到离开人人,也没留下一张照片,照片毕竟只能留住画面,却无法留住回忆,留住时光。

北京的房价贵的离谱,我和吉一起在长椿街租了一套建于 58 年的老房子,房子虽破,却也还算舒适,临别送行酒,还一起总结了长椿街这一年十大事件,颇有意思。

出来租房子我才发觉,在学校读书,你是知道它的期限的,你感受到的是自由和新奇,而在离开学校,开始在离家千里之外的陌生城市工作,有了自己的妻子和家庭,你会忍不住想象自己会在哪里扎根,真正离开了过去的家,可能永远都不会再随时都能看到父母,你不知道你到底属于哪里了,真是可怕。

北京的地铁很便宜,胡同里会有下棋的大爷,两边围着小屁孩和路过的好奇者,驴肉火烧的小店到处都是,走过都能闻到香味,听老人们操着京片子聊天也很有趣,来的和走的,像水一样冲刷着这座城市,却没有带走这座城市原有的风韵和文化,还有友好。

只是当我下班后,坐在班车里看着夜色下行色匆匆的行人,车里的安静和车外的喧嚣形成了巨大的反差,我立即感受到一股厚重的压力,这种压力没让人觉得痛苦,只是让人觉得无力。

小时候我喜欢盯着一些东西出神,比如木床的花纹,瓦房顶上用来透光的玻璃,门前竹林的断笋,或者角落里的玩具。我盯着它们,想心事,认为这些心事能够储存在花纹中、玻璃里、断笋上、玩具内。即使时光一去不返,只要再次凝视它们,回忆就会被唤起,往昔的一切翩然而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