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戈壁风

今天他和她在戈壁风中,嘘唏相对,泣泪如雨。他离开她三年了。他仍记得十年前初次见她的那个日子,微风拂煦,夕照飘荡。“三分春色描来易,一段伤心画出难”。在悠悠天地间有很多不如意亦或遗憾的故事在不停的演绎着。就像他和她。他看到她是在大学新生欢迎晚会上,第一眼见她就知道会和这个清淡风情的女孩会有故事。他是学生会的有很多借口找到她。等毕业三年后他们结婚的那天,她也告诉他:当她看到他的一刹那,她有点痴迷,她知道她会和他有故事。之后的日子,一湖碧水的堤坝边有他们的笑声;波光凌凌的水库中有他们的相偎身影;葱郁片片的森林中留有他们明晰可见得幸福....他们的眼里一直闪烁着对幸福信仰的目光,两个人彼此都在不断的升华着自己对生活的渴望,各自显示着自己对事业的进取。他成了办公室主任,她成了镇长。没有理由的幸福。他工作越来越重;她应酬越来越多。 在一次关于她的绯闻之后,他觉得她离他越来越远。但是他还是觉得她不是轻薄女子。喜新厌旧,见异思迁更加不能用在她的身上。他知道他将和她没完没了一生纠缠。他求她:我们好好过日子,那些事情是不该有的....她倒是来劲了,对他不依不饶,女人变了心原来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她对他薄凉如戈壁的风,他的一切对她无关。

他只好选择了离开。

那种疼痛的东西后来被一个小他十多岁的护士瓦解,一年后他又做了第二个孩子的爸爸。她还在飘荡,她用拒绝一切男人的决绝来惩罚自己曾经的错误,常常接儿子的时候用一种妖娆婀娜的眼神面对他。而他也是另一个孩子的父亲,另一个女人的丈夫。面对前妻他只能回敬浩如烟海的眼神,尽管他在内心深处还是觉得她比现在的妻子无论是为人处事,工作能力,修养品味...都强,可是又能怎样?那种爱是水中月镜中花,可看不可过啊。一切都已成往事。再在后来的日子中,他们会通过儿子彼此的关心对方,他出差了不用刻意自然会给她带礼物回来,叫儿子送给她;她做了好吃的,会叫他来接儿子的空当吃吃喝喝,冬天会为他准备冬衣,夏季能给他捎去薄装。她觉得,过去只是一个梦,梦中,落花缤纷。她只能把自己细密的心思掺进缤纷的落花,尽管一地的无奈,她再也无权在他面前言爱。他知道,过去就当是一个梦,梦中,落花冰封。他只能把那种刻骨铭心用骄傲冰封成一枝晶莹剔透的花,尽管飘荡的满是的那张熟悉之颜,他再也无力在她面前坦然说爱。今天他和她在戈壁风中,只有嘘唏相对泣泪如雨。

他和她还能说什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