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生物之间不再存在生殖隔离,世界会变成什么样?

原文发在知乎,看到了一个问题:“如果生物之间不存咋生殖隔离,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就回答了以下内容。其实是胡言乱语,但可能会给某些人带来会心一击。

她是我第四任女友了,我爱她,我觉得我们最后会结婚。

那时候的相伴

我的第一任女朋友叫道格,是一只狗。11岁的时候,我喜欢到处跑,漫山遍野、漫无目的、毫不觉累的乱跑。她一直陪着我,陪我做游戏,陪我上山摘野山桃。13岁那年,她死了,老死的,我甚至都不知道她的年龄。那之后,我很久都不敢再谈恋爱,我害怕看着自己喜欢的人突然消失了。再也不能陪着我出去奔跑了,再也不能在我偷西瓜的时候帮我站岗放哨了。

大概每个男生都有过卑微的单恋

18岁,我念高三,喜欢上了隔壁班的凯特,她是一只猫。她可真优雅呀。当她坐着的时候,支撑起一双前腿,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黑板,时不时低头在纸上划撩着,兴许是在记笔记吧;当她走着的时候,永远都是小碎花步,四肢交替着,整个身子像是春风中拂起的一面小旗,舒展着,灵动着;当她躺着的时候,半眯着眼睛,懒洋洋的在窗台边上,晒着太阳,完全无视我们这些男生的口哨和撩拨,那种淡定和高高在上,杀死了多少小男生。我追她,后来她成了我的女朋友。我陪着她看日出,看夕阳,午后打盹,一起钓鱼,一起玩毛线球。但是,她永远都是由着自己的性子来,开心时,陪着我玩一会,不高兴的时候,一扭身,跳上梁,任我怎么哄都不回心转意。后来,我们分手了。一是因为毕业;二是因为我不喜欢这样的感情,没有交流,没有反馈。

爱上一匹野马,可你的家里没有草原

20岁,正值大学生活最舒适的时候。熟悉了新的环境,认识了很多新的好朋友,每到周末,三五成群,吆五喝六,踏青,野营,烧烤,放歌。那时候,我爱上了班上的一位女生,她叫侯丝,是一匹马。她可真美呀,修长健美的身材,优雅的步伐,不紧不慢,连停顿的时候都要抬起腿来摆一摆。柔顺的头发经阳光一照,发出黄金般的光芒。她喜欢跑步,奔跑起来,就是最擅跑的男生也追不上她,只能看着她飘扬起来的长发,卷动着,涤荡着这空气,让人空空的发出叹息。我们相爱了,我陪着侯丝,在六月的清晨去公园散步;在8月的黄昏时分去沙漠看诗意的夕阳。穿戈壁,涉长河,过草原,上原野,我们走过很多地方。

有时候,我还会骑着她,她会嘶吼,会喊叫,但她是快乐的。

但最终,我们还是分手了。我爱上她,她是一匹野马,而我却没有一片草原。最终,她嫁给了一个农场主

爱在黄昏日落时

28岁呀,算是男人春风得意之时,事业已经起步,身体尚健康,父母也还好,不用太操心。觉得一切都是好的。一次行业大聚会,她就那么静静的坐在诺大的会场,阳光斜照着射进玻璃幕墙,投在她的身上,给她披上了一层微微的绒毛。我看着她,她抬头看看我,我笑了,她也笑了。

我们相爱了,她是一个女人,和我是同一物种。我们会聊很多极有意思的事情,会争论李尔王如果如何如何就会如何如何;会争论极简主义的线条美是不是具有超越时代的传承性。每次争完以后又会相视一笑,我觉得她整个人就像我第一次见到她时那样,发着光,像是天使。即使我知道那光是来自太阳。

但太阳也是上帝的安排呀!

首席废话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最后一轮夕阳 太阳快要落山了,天渐渐的黑了,圆圆的月亮升上了天空,远远望去,无数颗星星...
    春暖花开_明阅读 298评论 1 3
  • 不畏万水千山艰难险阻 也要看遍长河落日西山云雾 正如走一座山,只为寻一个人 然后在柳色青青的河畔 起舞飞扬 只可惜...
    霏雨花香阅读 76评论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