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眼酒桌看乾坤

昨例行接待,一波远方来客,兴致勃勃游罢潘安湖,午餐于潘安印象。

办公室提前安排,这边主客坐罢,那边凉热菜,热菜次序上来。

八项规定禁酒,倒也少了好多虚套,远来之客,为尽地主之谊,接待领导以茶代酒,频频举杯,我这项从一开始就添茶,递筷,劝请尝菜,一时间其乐融融,倒也主客尽欢。

茶过三巡,菜过五味,肚腹略有垫补,酒桌之上,气氛渐渐热烈。

不过冷眼观之,话语渐多者,不过接待领导和一左一右三人尔,孔孟大道:左为上,右为辅,接待领导左侧坐着财政,右首坐着国土,头上均着局座官衔,依此排序,以官位类推,直到下首驾驶员。

坐在下首的我们,低头吃饭,抬著夹菜,偶尔应付式配合几句哈哈或嗯嗯而已。

话题主旋律始终被上位三者掌控,一开始我们接待领导侃侃而谈,为配合他“表演”,我只好常常停筷,偶尔添言,只可惜了盘中排骨米饭,眼见着被消灭大半。

慢慢的,左财政渐渐露出了往昔的做派,我们接待领导话语权被取而待之,右首国土,像以往那些来访团组一样,频频迎合财政说笑。大财主,一向如此高调啊!

我们接待领导倒也落得清闲,一边点头应付;一边趁着空挡,赶紧夹菜。

潘安湿地公园一周内三上央视,一时间,大江南北,长城内外炙手可热,我们接待任务渐繁,天南地北友人更多是同行,常常发来学习取经之涵。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繁重的接待任务,不仅仅是口袋里的重负,更成了我们日常工作之一。

虚名所累啊!

我们常常自嘲是甜蜜的负担——盛名带来的无形效益,已经让我们潘安周边地价剧增,恒大等大集团介入,更是锦上添花,苦一点,累一点又算什么,为家乡的建设,接待几次,酒场席桌应付也算贡献。

可惜我不太懂号,以长几岁的虚名坐在我们对口接待——区级财政同志的左首,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心虚,总感觉他待我有一丝寡淡,没了一向姐姐长短称呼的熟尔。

或许是我的感觉,或许往日他都是主角,今天却沦为配角的转换?也或许是我刚卸去一个重要岗位,他懒得再敷衍应付我。

又一大盘红烧肉上来了,姐的最爱,以吃为最欢快,依旧左右逢源,不再思索纠结。

我左首是来宾中联络员——牵线搭桥服务者尔。

一黑瘦精干的女同志,一上午寒暄了解:我年长她一岁,相仿的年龄,相同经历,又都是女同志,一上午陪同,倒也有相见恨晚的感觉。

女同行自来熟,一口一个姐姐叫的欢畅,我外热内冷,稍稍内敛,对于不太相熟的,只是应付式寒暄,实在学不来,你姐我妹的称谓。

好在有菜,满满一桌,我一边大吃特吃,自从调到清闲科室,除了偶尔接待,鲜有参与吃请,再加上一上午折腾,我这吃货早已经肚腹空瘪,趁着众人说话,吃的不亦乐乎尔。

可是作为牵头科室,偶还是稍有“政治敏锐感和事业责任心”,大朵快意之余,不忘时而抬抬头,查看一下桌面上状况——话题不用我操心,添茶倒水,催菜上饭……这些跑腿活计,我尚需积极配合一下吧。

否则领导又批我——只知道低头干活,不知道抬头看路,酒场面上弯弯道道一点不比职场上差啊!

刚入职的时候不懂,常常坐在最下首,默默吃饭,不添言,不察色,傻子一般。

后来,慢慢熟络,也慢慢摸出子午丑卯:酒场面上乾坤渐渐看出了门道。

——作为接待的主角,既要左右逢源,还要会高谈阔论,把握调度好整个场面上轻松热烈的气氛和旋律,让主客尽欢——把握不好,可能不欢而散啊!好在能坐在接待主角者,早已经修炼成仙。

——作为如我等接待配角,认准为谁服务,又要适当把握主次(自己领导满意是最大宗旨,里子面子,面面俱到尔)更多时候是精彩的地方鼓掌,适当时候添言,时刻不忘鞍前马后添茶倒水,催菜买单,全方位服务好客人的同时,客人高兴了,领导满意了,工作才算完美啊!

这个角色我等小中层义不容辞,职责所在,不能左右,也常常无法推却。

不过有的人代入感强,角色定位精准,做的是如鱼得水,恰如其分,察言观色,活跃气氛,即给领导挡得了酒,又能让客人喝多了也喜欢——这其中乾坤,尺度,非一般人能掌控把握,主动不越位,谦逊不谦卑,对于我等很难,很累,但与一些人却手到擒来。

这些人往往厚积而薄发,定大有作为,渐入领导法眼,上风上水——玩转酒场也等于在职场上游刃有余啊!

我们私底下常常论断:此类人一方面天成心生,一方面需后天积极努力,摸索揣摩,渐入佳境。

而我等散漫之人,酒场宴席常在,更多时候是疲于应付,还有冷眼观之,有人有力无心——如我,略懂此道,却常不屑于钻研用心;有一些人有心无力,确实愚钝,看不清火候,常出现弄巧成拙之嫌。

久观之,此类人很少尔。除却少心无肺,傻呆痴徒,但凡稍稍用心,世上焉有难为之事。

更多的是我等装傻充楞之辈,要知道频频添茶倒水,美味囫囵不上几口,一顿饭下来,肚腹空瘪,腰酸背痛,好像高强度一场运动,年轻有上进心者,尚能心平气和泰然处之;稍上年龄、工作有资历、生活有阅历,自感无上进空间者,常常冷眼观之,少了热情和应付,稍有“职业操守”,还能勉强为之,更多者是,有心情感兴趣说上几句,没心情没情绪,抬手夹菜,低头喝酒,你吃你的,我吃我的。

倒也悠哉悠哉——上首领导,气量大些还行,小的定会被你气的七窍生烟,下次除非情非得已,定不会让你参加了,哈哈哈哈!

就如同此时的我,满桌子美味佳肴,胡吃海喝一番,肚腹渐饱,午间慵懒悄然袭上来,散漫的只想好好睡一觉。

茶也懒得添,菜也懒得催——眼见着左首边联络员美女站起来,端起了水壶,来客驾驶员忙不迭起身,为那位夸夸其谈财政领导又是盛面条,又是换茶水。

他们远来是客,做好服务是我等主人本份和热情,应该我们站起来,我站起来,接下来,一一服务……可我身子沉重,脚步发软,真的不情愿,不由自主的望向桌子一侧。

参与陪同接待地环李科长,悠闲的叼着香烟,笑眯眯的,起始至终都没起身帮忙之意。我看了也白看。

他这个打酱油的角色最轻松。

最下首驾驶员小赵,今天不知道咋了,平时我们在一起吃餐,还能热心搞服务,今天从从上桌就埋首吃菜,偶尔我督促,才不情愿出去催催菜。

咱理解:这些驾驶员是临时工,平时早早晚晚服务领导,早就不厌其烦,他们常说,能不上桌才好呢,谁乐意伺候人啊!

愿意伺候领导驾驶员,往往是贴身服务衷心之人,伺候领导舒坦了,投之桃报之梨,领导提拔之际,一句话就能给拔拔帽檐啊!

我等业务出身人常常不屑此阿谀奉承,谦卑伺奉之道,但常观之,也不为一条上升之路啊!身边这种人不少!

虾有虾道,蟹有蟹路,鲤鱼能跃龙门,鳝鱼蚯蚓要想见见蓝天白云,也得学会钻孔打洞啊!

今天不过是远来之客,又不是顶头上司检查工作,我抬头看看我们接待领导,他埋头扒拉着面条,自己没有帮忙,也根本没有一点招呼我的意思。

要在平时接待上级领导,他早嚷嚷开了——赶紧过来,给领导服务。更多时候为了显示尊敬和郑重心情,他也会起身亲自为客人斟酒,添水,夹菜,盛饭……

哈哈,远近亲疏,尊卑界限,他比我更清楚。

不胜其烦的接待,看来他也略有疲惫啊!

我心安理得起来,静静的坐着,享受着酒足饭饱的惬意,看着美女穿梭忙碌。

心里却有异样触动:眼前美女,却是不一般啊!比我小一岁,但敬业精神蛮好,做起服务,一板一眼,恰到好处,眼活,手勤,话暖,真不是我等可以比拟啊!

怪不得领导常批我太懒,不思进取啊。

刚听介绍,美女比我资历差了好几年,却已经荣升分管,正在公示期间,看来工作,酒场相辅相成,缺一不可啊!

酒场看职场,内有乾坤日月啊!能玩的转的工作却不一定玩的惯酒场啊!

姐不是这块料,不玩也罢,我心安理得的好好坐着,满场子风起云涌,我却风轻云淡!

图片发自简书App

——偶就如这个透明茶杯,明明标着淡雅国源的字样,装的不是烈酒,却点缀着翻飞的花朵,无论如何修饰和点缀,茶杯里始终关注着茶叶的韵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凉风似饿 声声催,不能睡 短衣待粥长 粒粒如昨,人渐碎 点点吻落 十年温柔不煮粥 那堪唇印
    孙鹏举阅读 99评论 2 1
  • 1. 高中选的是理科,大学学的是计算机,但一直不喜欢自己的专业,觉得自己内心应该住着个文艺女青年。所以毕业就改行了...
    星泉居阅读 192评论 0 0
  • 光的背后有阴影 我们可以乘凉。 自尊心是不值钱的东西,风雨经历的多了,树根才能扎得更深。气球吹得大,里面却是空的,...
    一直流浪曾未到过远方阅读 5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