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在我们家的日子

      我是一个挺相信缘分的人,大部分的事情我都会随缘而定。在看见皮皮的那一刻我更加相信缘分。

      上晚自习时我困的不行,在课堂上打了会瞌睡,大约五分钟后就醒了,短短几分钟让我感觉睡了几个小时般的长,抬头看了表,马上就要下了课,我提前收拾好东西,铃声一响便冲出教室,夏夜微风,身上的汗不停的冒。我推开门,看见一个棕色的小东西趴在地上,因为近视,我上前仔细看了看,又用手戳了戳,是一条小泰迪狗,它害怕的眼神让我心软,我想摸它,它向后萎缩的退了几不,我一把把它抱在怀里,轻轻的抚摸,安慰它的不安。    我姐在旁边指着我说:“看,比我还喜欢狗,就知道是这样。”

    “它多大了”我问道,“才三个月大。”姐姐指着狗,示意让我把它放在地上。“可我想多抱抱它,好可爱。”我撒娇道。便忍不住亲它,又想想它今天才到我们家来,身上还有些脏,就算了。我与姐姐争论一番,最终确定它叫“皮皮”。

        皮皮开始了在我们家的生活,它从害怕 畏惧到调皮捣蛋。从厨房到卫生间再到卧室,能咬的绝不放过。也许平常我们太宠它了,就是打它也不怕,还会和我们对叫,似乎在争着一定要赢过我们一样。当然,我妈妈绝不容许家里有如此放肆的家伙。它最怕便是妈妈。

      到了冬天,它会趁我们睡觉时跳到床上来,迷迷糊糊中总感觉到有重重的东西压在脚上。这家伙又趁我睡觉的时候跑到床上来。我正准备起来时,皮皮抬头睡眼朦胧的看了我一眼,又埋下头去,卷缩着身子继续睡觉了,还时不时翻个身子,很是惬意。看着它如此舒服,我想踢它几脚。正准备动手时,门外传来脚步声,我还没反应过来,皮皮便猛的抬头,身子迅速站起来,用惊讶的眼神盯着门,接着便是往地上一跃,快步往自己窝里走去,整个动作一气呵成,。皮皮刚躺下自己的窝里,门便被推开,我探出头看了眼皮皮,又用做坏事的眼神看了眼妈妈,正好和妈妈的目光对上,我本能的逃开,看向别处。妈妈用她敏锐的眼睛快速扫了一遍屋子。

    “它是不是又爬到床上来了。”说着又将犀利的目光看向皮皮,而皮皮则一脸无辜的看着我们。

    “没有,它很乖的。”我忙解释到,说着自己也忍不住笑起来。妈妈走到床边,看着被子一团糟,心里早已明白。“还说没有爬到床上来,看这被子被弄它啥样了,你看看,还有它的狗毛,你看看。”妈妈将狗毛捡起来,递到我面前,让我仔细看看这不是狗毛是什么。

      “是是,不过我很快将它赶下去了……”我还没有辩解完。妈妈便作势要打皮皮,也许看到皮皮可怜的眼神,转而为训斥,用训斥小孩子的口吻训斥皮皮,而皮皮也像个犯了错的小孩乖乖的接受责骂。

      妈妈有点恨铁不成钢,而我保持一惯的宠溺状态。也许是我太纵容它了,它也越来越放肆,而我也越来越拿它没办法,在我家能够治它也就妈妈了。每次妈妈回家来,皮皮都激动得想去亲热的蹭上去,妈妈往前走一步,它都往后退好几步,身后的兴奋的摇个不停,这时妈妈便会故作骂它的样子,皮皮每次都会吓的到处乱乱窜,滑稽的样子好笑极了。就这样皮皮在我们家无忧无虑的过了大半年,也带给了我们许多欢声笑语。

      慢慢地,进我入冬天。皮皮晚上会因为怕冷而偷偷的钻到被窝来,到第二天早上它会在我们醒来之前回到自己的窝里去。它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其实我们早就发现了,不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我还在呼呼大睡时,妈妈的饭香让我从梦中醒来,皮皮用它灵活的四肢飞奔到厨房,双腿趴在灶台上,用鼻子一个劲的闻菜香味,妈妈发现时急忙赶走它,它委屈又心急。我也斥责它说不可以,它只好坐在地上巴巴地张望,期待着我们能分点食物它。我再次训斥,天天不吃狗粮,想着吃肉。看我这样疾言厉色,皮皮有点怕了,便拖着尾巴去吃它的狗粮了。

      吃过饭后家里来了一个朋友,也没进屋坐,就在门口跟妈妈闲聊了几句,门一直开着,我在旁听着他们的对话,皮皮看见有人来了,就上前闻了闻,然后就坐在地上好奇的看着他们。几分钟后,朋友便走了,妈妈把门关上,想着刚才与朋友的对话。我去找皮皮玩,发现它不在,才想来,刚刚开门的时候它跑出去了,正准备去找它。转念一想,就让它自己在外玩会吧,它上次自己跑出去后,把我们都快急死了,到处找也找不到,可几个小时后它自己跑回来了,我想这次它在外面玩够了就会回来了。

      接着,我便心安理得的去看电视了,看了好久,皮皮还没回来,我有点着急了,便外出寻找。到处喊它,到处寻问,都说没看见皮皮。我越发着急,打电话给妈妈,妈妈也在找皮皮,可是半点线索都没有。我们垂头丧气的回到家,在网上发帖,几天过去了没有一点消息。在路上看到和皮皮体型差不多的狗,多希望是皮皮,下一秒马上飞奔到我怀里,亲昵着我,那该多好。

      不知不觉中,过去了一个月,每天都在想皮皮的日子里浑噩的过着。此时,我是多么的后悔,如果那天,我把门关着,看紧皮皮;如果那天,发现皮皮不见时,立马出去找它,它也不会丢了;如果……终究是如果,太多的可能性也换不回我的皮皮。手机里皮皮照片我始终不愿删,留着做纪念也挺好。可是每次打开相册看见皮皮的照片,都会回想起那次心痛的经历,早知如此,我宁愿从未养过皮皮。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