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点相同

大姐家的那一对小双,在本乡读了普通初中后,没有考上高中。才十五六岁就只有回家务农了。

前头的哥哥,因为小儿麻痹引起的轻微面瘫,二十好几了,还是光杆司令一个。

一个贫穷的家庭,有三个儿子,简直是一种灾难。

自古以来,婚育大事,都是男方负责搭巢筑窝。

一个老实巴交甚至是无能的父亲,一个只知流眼把泪无力的妈妈。

生下来养大都已经竭尽全力。其它的就只有靠自己了。

一对双,两个孩子,也是各有各的性格。

大的像猴子一样精。小的像狗一样忠厚。

小的开始学习种庄稼的技术。犁田磨田。根据季节安排田地里的播种施肥收获。

土地就成了他的修炼场。他身体强壮,年轻气盛,就像一头初生牛犊。

他是又一代农民的雏形。不出意外的话,他也会像父辈一样,被土地磨圆棱角,直到最终被吸收,如晨露消失于阳光之下。

他不但勤快,还很乐于助人。

舅舅舅妈都很喜欢他。

在农忙季节,需要他帮忙,他从来不惜力。

他也来不及思考命运,只着眼于而今眼目下。

而大双,脑筋反应像猴子,身体也像猴子,干瘦干瘦的。

弟弟已经成为地道的农民时,他还在心里与命运抗争。

身心不恰,有两个自我在打架。

身体瘦弱,肩不能挑背不能扛。在以体力为王的农村,就是二等残废。

家里的七大姑八大姨,都说他偷懒耍滑。担心他以后咋个生存。

好在他有自己打算。自己买了无线电书回来自学维修。农村虽然不富裕,但电视,收音机等还是有的。他开始走街串巷,专门搞维修。

一晃几年就过去了。不管是在劳作,还是搞维修,都只能勉强维持生存,没有结余。

但时间越往前走,压力就越大。因为要面对结婚大事。

几间低矮的土瓦屋,要让三个儿子安家,无异于痴人说梦。

要重新盖屋,又没有银两。

那个有事无事都流眼泪的妈妈,实在难得眼泪都流不出来了。她只有去找二弟,那个跟他关系最好,她一辈子唯一的依靠。

那个时候,老父亲已经去世。

虽然大弟弟家的孩子出去发生了意外,对外面的陌生世界多有恐惧,但人逼得莫法了,也只有去试一试。但往哪里去?投靠谁?是需要考虑的。

还是二弟弟又主见,说南边已经开放,有很多工作机会。又没有熟人在那边,最后娃娃们的二舅准备亲自带他们出门。

为这,二舅舅二舅妈大吵一架,冷战了几个月。

出门时,好不容易筹齐路费,身上已经没有太多的余钱。

妈妈为他们煮了鸡蛋,腊肉。

用一个帆布包包装着,里面是不多的一两套换洗衣物。

从乡里出发,只有一班早车。天还没亮就开始出发,踢踏着路边的野草,露水打湿了鞋袜裤子。

到达场坝上,赶车的人密密挤挤。

大多都背着背篼,里面有需要出售的农副产品。他们需要到稍微人多的地方卖掉,挣的钱,买针头线脑盐巴等生活用品。可以出售的有牲畜,有蔬菜,有蛋类等。

山里只有山泉水,挑水到家里的大水缸里储备。在天干天旱的时候,泉水也干枯,吃水都有困难。

山里人洗澡,平时都是洗脸时顺带擦拭一下全身。

山上没有河流,只有挖的堰塘。堰塘里长期淘洗红苕,浆洗衣服,又是死水,那个水绿盈盈的。人根本没有勇气下去洗了全身澡。

那些上了岁数的人,那些一个人生活的光棍们,个人卫生更是没有说的。

一个车厢里,全是人的体味,家禽的屎尿屁。车厢密闭,混合着汽油的味道,再加上山路颠簸,第一次出门的哥俩,晕车吐得翻天覆地,把黄疸水都吐出来了。

二舅舅好点,必定出过门,修过铁路。

先坐车从乡里到镇上。然后再赶长途车。

长途车是卧铺。上下两层。基本上只是弯腰可以起立的样子。

又一个闷罐车,一样的气味。几天几夜的颠簸。生活都是靠自己带来的鸡蛋腊肉。

下车来,简直目瞪口呆。

繁华如流水,车和人川流不息。

吆喝声,交谈声,此起彼伏。

世界别有洞天。

但越是嘈杂的地方越是混乱,越是混乱越是带来危险。

当初妈妈把多余钱缝制在内裤上,他们不由紧张的摸了摸,呼出一口气,还好都在。

二舅舅还是有见识的,带着他们首先找服务站,介绍所。

针对于他们的文化和农民子弟,一般都是找工地上的活。

二舅带着他们找到了务工的工地,一起上了一个多月,才放手撤离。

二舅是家里顶梁柱。农活得靠他的体力。

这一年因为二舅舅出了一趟远门,家里农活耽搁了很多,回家不少受舅妈数落。

从此两兄弟就彻底告别了农村,在新土地上重新嫁接生根发芽。

他们是如何辛苦立足,如果自主创业,如何成家,后面篇章再说。

但这个家庭的命运走向从此改变。

多年以后,二舅舅去世,他们两弟兄专门抛下工作,回来守了几天几夜,只为了当年指路的恩情。

当初,在乡村里根本说不了媳妇。能说和的都是有的残疾,不在乎家庭条件的女子。

后来两兄弟都娶了漂亮的有文化的知书达礼的媳妇。

看着两兄弟在外面发家致富,妈妈也有心让大儿子也跟着出去。

不知道是面相有点瑕疵让他自卑,还是他本身懦弱,他在外面根本不能适应。

工作个几个月就嚷着回去。带着新发的工资,在回家的路上就被别人骗走了。至此更是吓破了胆,不愿出门。

从此以后,他就提前进入老年, 跟爸爸妈妈一直呆在农村。没有家庭,没有同龄人,他慢慢的越来越猥琐。有时间长久失语,有时候又一个人自言自语。与人交流也不敢跟别人眼神交流。

爸爸妈妈准备棺材时,也给他准备了,立在偏房里。就像三张大嘴,在等着随时吞噬他们。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8,425评论 4 361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7,058评论 1 291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8,186评论 0 243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848评论 0 204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2,249评论 3 286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554评论 1 216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830评论 2 312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536评论 0 197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4,239评论 1 241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505评论 2 244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2,004评论 1 258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346评论 2 253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999评论 3 235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60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821评论 0 194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574评论 2 271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480评论 2 267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