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奕

初见异人的那一刻,吕不韦眼睛刹那一亮,瞬间,一个逆天的计划在脑海中形成:要想走好人生这盘棋,异人,无异是一颗最好的棋子。

异人奇货可居。

此时,连年的战乱让各国民不聊生,哀鸿遍野,为休养生息,各国互换人质,以免两国发生战争。异人,就是秦昭王的孙子,是秦国送来赵国的人质。

这个阳翟商人决定赌一把。他要让世人知道,他吕不韦不仅仅只是一个成功的商人,他还要做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伟人。

他开始布局。

首先,他散尽家财,倾自己所有在赵国为异人造势、疏通门路。同时,又在秦国利用华阳夫人虽受秦王宠爱,但却没有子嗣的事实,让异人做了华阳夫人的嫡子。之后,他又多方运作,让异人成功返回秦国。

在这之间,吕不韦布了最关键一步棋,他把自己已有身孕的宠妾赵姬,送给了异人。

不久,秦国国事生变。秦昭王、孝文王相继去世,吕不韦辅佐异人登上了秦国国君的王位,即秦庄襄王。秦庄襄王任命吕不韦为相邦,封文信侯,食邑十万户。吕不韦一步登天,成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炙手可热的重臣。但秦庄襄王在位仅三年,就去世了。异人的儿子嬴政继位为王,遵赵姬为太后,尊吕不韦为相邦,称仲父。

嬴政,就是他吕不韦和赵姬的私生儿子。当然,是不是他儿子,这事只有他自己和赵姬清楚。

他更知道,嬴政逐渐长大,不能再和已经是太后的赵姬有任何瓜葛了。

是该抽刀断水的时候了。

于是,他瞒天过海,移花接木,把嫪毐送进了赵姬的寝宫。

公元前235年,嫪毐与太后私通的事情被告发。拔出萝卜带出泥,吕不韦浮出水面。一时间,关于他和赵姬的流言蜚语,让嬴政如骨鲠在喉,罢免吕不韦相邦,遣送河南封地。之后,仍然愤懑难平,他在给吕不韦的信中写道:“君何功于秦?秦封君河南,食十万户。君何亲于秦?号称仲父。其与家属徙处蜀!”

看到连番严厉诘问,吕不韦知道嬴政起了杀心,要想有活路,唯一的办法就是奋起反击。他在12年的丞相生涯中,经营了一个庞大的政治集团,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势力,在朝中盘根错节,况且,他还有门客三千,并有赵、韩、楚、魏四国相印等着,大有反击的资本。但是他没有,他选择保护嬴政!是啊,如果他死了,所有的流言蜚语就会随之终结,同时也断了六国“求相谋秦”的不轨之念,嬴政的王位也会随之稳固。他更相信嬴政会荡平六国,天下一统。

这个时候,吕不韦不再是一个赌徒,他是一个父亲,一个让儿子赢得天下的父亲。

站在烈烈风中,他哈哈大笑,举杯当空,饮鸠自尽。即便死了,脸上也洋溢着满足。嬴政,嬴政,他成全了儿子,儿子赢得了政治,登上了王位!全世界无一人做到的事,他吕不韦做到了。

有谁知道,选择自杀,正是他逆天大棋的最后一步呢!

他成功了!世上又有什么比这,更让人开心、更让人自豪的妙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