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一片草原,等一匹野马

建议阅读时间:2分钟

宋冬野在《董小姐》中写下金句:

爱上一匹野马,可我的家里没有草原。

我目不转睛看了金句半天,想了想我爱着的人,哪匹属于野马。有没有那么一匹野马,一匹超凡脱俗的马,一匹不按套路出蹄的马?似乎都是,但似乎又都不是,我开始懊恼,我没有遇到一匹真正的野马,是因为我的家里没有种出一片草原吧。

如果真爱马,我一定会爱一匹野马。听话的带上嘴套子的马固然可以不费多少功力就可以想让它要去哪里就去哪里,听话的打上蹄铁的马固然可以不用愤怒生气就可以想让它干啥就干啥,但是一匹不会抗争一下下的马,你还会时刻惦记它吗?

一匹野马,必定是充满野性的行动派。随时会扬蹄奔跑,按着自己的步频去洒脱不羁。在想策马扬鞭的人眼里,它是不服管,不服输,不懂被约束的魅力的无厘头代表,但实际上它是真正拥有奔跑天赋的草原头马,它懂得草原生生不息的原生态规律,它真实地保持了为马的天性。

充满野性的小野马,一定是土耳其电影《Mustang》中的拉蕾,姐妹五人中她最小,但永远是行动派。放学回家的路上,姐妹五人与男孩子们的嬉笑打闹,被村里的人指指点点为不检点的丑闻。从此奶奶把她们关在家庭监狱里,“家庭变成了一所她们始终无法逃离的老婆加工厂”,即使再小,也要被早早嫁出去。有的姐姐用跳楼自杀作为反抗方式,有的姐姐是忍辱按照约定俗成走进新的家庭生活,有的姐姐害怕却无计可施。只有拉蕾这匹野马,每天爬下楼来,拦住每日途经公路的大车司机,教给她驾驶技术。她早已计划好,时机成熟就冲出牢笼,小野马最终实现了自由大逃亡。

拉蕾这匹小野马,倔强的五官,清晰的判断力,彰显出的青春活力对禁锢的无数次冲击,坚定了我要种一片草原的决心。

我要种出一片肥沃的大草原,养出一匹有个性,有追求,有清晰思维的小野马。即使未来有众多的规则束缚他,但他一定要在规则之外有暗香浮动的魅力人生。

你奋不顾身地去追一匹野马,还不如种一片草原来等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