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宝典青芒杯征文丨表妹

大学宝典青芒杯征文大赛

编号:1345          文|皱了皱眉


-1-

夏天,某个不知名的大学,宿舍里并没有空调,只有一个吹不出多少风,还得手动启动的风扇在嗡嗡作响。

东哥和我两个人穿着裤衩,光着膀子正奋斗在召唤师峡谷。东哥的肚子比较大,从胸部往下就像挂着的水袋,顺带着稀疏的几根毛发,俨然是传说中的青龙,和我有着天壤之别,我的肚子上只有因为经常弯着腰留下的一道红色的压痕。

猴哥穿着T恤一本正经的不知道在干啥,他头上是正在睡觉的小鸡。

和谐平常的一个下午,突然,东哥的手机响了。

东哥拿起手机一看,是他的表姐发过来的信息。

瞬间,平静如水的房间犹如被一颗巨石打破,群情汹涌起来。

东哥的表姐是我们整个宿舍的大恩人,就读于和我们相隔两条街的医科学院,就是那种满世界都是水灵灵妹子的地方。因为关心东哥的感情生活,经常带妹子和我们去吃饭。虽然每次都像打秋风一样,而且成功率为零,但是,我们依然乐此不疲。

果不其然,这一次给东哥介绍了一个喜欢玩游戏的妹子。

当我们建好房间,等待妹子上线的时候,正在睡觉的小鸡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穿好衣服,坐在电脑前。当我们都在惊叹小鸡的勤奋努力的时候,猴哥冷不丁的来了一句:“带我一个?”

-2-

经过几天的接触,我们大体上认识了和我们一起玩的妹子,她是表姐宿舍的,比表姐小,理所当然的我们一群人全都跟着叫表妹。

大表妹很活泼,但是很菜,每次都打人机,我们几个钻石选手每天都会把人机打的稀巴烂,带着一身神装给表妹强行送人头,就是那种四个人把一个电脑卡主,留一点点血,等到妹子玩的法师一个普攻收走,我们便会大肆的拍马屁。

“大表妹真厉害!”

“这操作,王者水平!”

这时候大表妹都会幽幽的来一句:“你们把我当小孩子了吗?”

当然,除了大表妹,还有一个二表妹。

二表妹也是表姐宿舍的,也爱玩游戏,而且是真的很厉害,声音听起来很有那种成熟女性的感觉,性格又很傲娇。

因为表姐是给东哥介绍的大表妹,于是每次我都得只能和二表妹走一起,抢抢钱,抢抢buff,两个人斗一斗嘴。

东哥说:“过几天她们来这玩,一起吃个饭吧。”

-3-

那是一个炎热渐去,夕阳西下的傍晚。

我们四个早早的坐在学校旁的小饭店里,桌子上放着的两瓶果汁,是给表妹的,那两瓶二锅头是我们的。

妹子们总是姗姗来迟,调笑着打闹着从远处走来,到了房间里又都有点羞涩,相互退让着坐了下来。

大表妹,不好看。

二表妹长长的头发,给人印象很深的小脸,笑起来眯成缝的眼睛,薄薄的嘴唇,总是会使人联想到侧着小脸昂着头的傲娇模样。

我坐在二表妹的对面,宛若冰山般高冷,内心一片盛开。

那天吃的很开心,我们乘着酒意走了几条街那么远,把她们送了回去。

我想,我大概应该我是挺喜欢二表妹的,她就像春天里的蝴蝶,扑棱扑棱的,美好而且甜美,阳光并且象征着希望。我看了看脚上的拖鞋,觉得自己像夏池里恬燥的青蛙。

我看的出,猴哥也是这么想的。

东哥说:“二表妹挺漂亮的。”

-4-

我们在游戏里相互加了QQ,从东哥那里也得不到什么二表妹的蛛丝马迹,只是每天都会聊瞎聊到很晚,关于游戏,关于学习,关于我,关于她。

东哥彻底放弃了关于对大表妹的任何想法,每天对于打人机这件天大的事开始消极怠工,在我的威逼利诱下,才不情愿的动两下。

小鸡每天都会和表姐侃大山,一副死活要当东哥姐夫的样子。

猴哥总是赖着我们,每次都要带他一起,还悄悄加了二表妹的QQ。

那种夏天闷热黏人的天气里,有一个喜欢而且俏皮的妹子陪你聊天玩游戏,应该是最美好的时光。偶尔听到表妹们跑到我们的图书馆上自习的时候,我们就突然就变得热爱学习。二表妹在认真的做着一本大部头,里面写满了什么葡萄糖啊,生理盐水啊,原谅我的医学知识的肤浅,因为我正端坐在书桌前看一本国外的小说。

那时候我才知道,二表妹家里都是医生,小的时候最喜欢的就是趴医院的墙头,然后跑出去浪。

我们约定好,星期天的时候到附近的那个名字都叫烂了的广场去。这应该是我第一次认真的审视这个以前陌生的城市,在离家五百多公里的地方,我恍然有种家的感觉。

-5-

医学院门口是有名的商业街,星期天人流熙熙攘攘,各色的人穿着各色的衣裳。

二表妹穿着一身白色的连衣裙,带着亮钻的凉鞋,娇小的身材在人群中忽闪忽闪,像一只穿花的蝴蝶。

不知道二表妹为什么老是爱笑。

四个人的约会,总觉得怪怪的,莫名的徘徊在河边。

二表妹问我:“想去哪玩?”

我说:“都可以。”

我想我们可能都彼此误解了。

她想说的是,这么多的地方,去哪里才好。

我想要说的是,这么多的地方,我只认识你,去哪都好。

然后,突如其来的一件事情打破了我们之间温水般的关系。

-6-

就在那天晚上,吃完饭往回走的路上,表姐打电话告诉我们,二表妹的手机在吃饭的时候丢了。

一时间,宿舍的人都在看我。

我一气奔跑过三条街,在那家饭店的路上,走了一遍又一遍,不放过路边的每一块草坪,找过每一块阴影。

直到最后走到那家饭店依旧都没有找到,为什么会在这样?

当我从饭店转身出门的时候,猛然见到大表妹就站在水雾模糊的玻璃门外。

在我送她回学校的路上,我们聊了很多,她一直都在安慰我:“这不是你的错。”

像盛夏里的清凉,倾撒深夜无人的路上。

一直把她送到她们楼下,从关闭的大门狭小缝隙中挤过去,宿舍楼里临近熄灯前的杂乱,透过灯光看不出到底哪一个亮着灯的窗户才是她的那间。

我在天桥上吹着风,旁边是一个卖唱的流浪者。

-7-

宿舍,我问东哥:“你们是不是都知道了。”

大家都沉默着。

那天是告别的日子,表妹们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去实习,而且是一年。

而一年之后的我们也将离开这里,奔赴自己的生活。

ktv里二表妹端起一杯啤酒,与我碰杯一饮而尽,笑起来小巧的五官都挤在了一起,亦如当初初相见时那样可爱。

那一次,一送再送,一直送到她们楼下。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或者从某句话开始,我和二表妹有了隔阂,不再像以前那般随和,即使肩并肩走在路上,大多也互相牵扯,生怕碰到什么东西一样。

我忽然想起了那时写的骚情满满的那首诗,里边少了三个字。

初相识,或者莫相忘,又或是。。。

三个字石沉大海,终日不得回音,这一去便是经年。

-8-

毕业的照片,她左手拿捧花,右手证书,被人群簇拥着。

东哥说:“二表妹真漂亮。”

我知道二表妹是有男朋友的,很久很久之前的某一天。

只是,二表妹的空间里写着,愿情话有主,你不孤独。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周末天特别好,出去玩,遇到多多同学一家,大人孩子聊的特别欢。 一回头,又到了春天,人间四月天!感叹时间过得真快,去...
    冰蓝儿8阅读 99评论 0 1
  • 从来不觉得自己是感性的人,今天中午却吃一碗米线时泪流满面!不知道是因为看到了儿子的班主任发的今天听写全对的名单里...
    张明辉阅读 252评论 0 0
  • 读三毛的《五月花》竟然读哭了。说是五月花,因为这些都是在五月的时候三毛亲身经历的事情,虽然是题目带着花,通篇都是因...
    格子_阅读 195评论 0 0
  • 不论选择哪个,目标首先是一致的:成为父母以后,家庭(孩子)是20年以内的首要目标。 一切以维护家庭稳定,孩子健康成...
    落日江心屿阅读 74评论 0 1
  • 使用的是python3.6,大家可以自行测试,有问题欢迎指正 *:匹配号之前的字符或者字符串,出现0次或者多次。如...
    水滴的故事阅读 239评论 2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