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等舱

              苏州客

广播已经响过两次了,安琪才不紧不慢登了机。经常旅游,她时不常地坐飞机,坐头等舱还是头一回。她暗自自嘲:咱也奢侈一把,人不是说了吗,头等舱是遇到富豪的最好地点,仅次于五星酒店和高尔夫球场。没准能邂逅个世界500强CEO也说不定。

大概老天爷听到了安琪的心声,进了头等舱,看到一个再熟悉不过的身影,她哭笑不得:你的运气可真是好,好容易坐个头等舱,就能见到最不想见到的人,下了飞机要不要去买张彩票?特等奖不敢说,得个一等奖应该没问题。

她看到的是前男友李腾飞。

许是直觉,李腾飞转过脸来,也很惊讶,“安琪,是你?”

安琪冲他点点头,找座位坐下。好在是他身后的座位,否则自己这一程都会无比纠结。

起飞后,李腾飞打开笔记本,开始写东西。安琪知道,李腾飞现在是他所在学科的带头人,上课、带研究生之余,还有自己的科研项目,同时是几家公司的咨询顾问,是学校里闪闪发光的大牛。牛叉之余,自然也是忙得恨不能走路带风,一天有48个小时。

像这样,自己坐头等舱是自掏腰包,他一定是有单位报销的。他才舍不得坐什么公务舱。依着他,最好坐绿皮火车才最环保。

李腾飞忙着写东西,安琪忙着想自己。什么时候开始,自己见了李腾飞就有了自惭形秽的感觉了呢?是自己两年评副教授没过,到了第三年才将将巴巴评上,而李腾飞第一年评副教授就以总分第二顺利通过,没过两年又破格评上了正教授,至此一路绝尘,自己只有暗自佩服的份儿?还是在自己寻寻觅觅找良人而不可得,而他结婚生子还是双胞胎,从此成为N大年轻教师的奋斗模板?

什么时候,她可以微微俯视的人儿只能抬头仰望了?

三小时的旅程似乎眨眼就过去了。下了飞机,李腾飞问,“安琪,是回学校吗?我开了车。”

“哦,不了。有朋友来接我。”她不想接受他高高在上的施舍。

图片发自简书App


安琪的东西不少,一个大旅行箱,一大一小两个包。车少人多。安琪不禁发愁:只能打车到市里,先住宾馆了。明天再回学校。哎,如果刚才接受李腾飞的好意,今天晚上就可以躺在自己温暖的床了。死要面子活受罪。

一辆车停在她面前,司机下了车,是李腾飞,“大小姐,上车吧。”

这次她不再固执。

沉默。

她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去哪潇洒了?”

“我哪有你潇洒。堂堂的李大教授。”大教授三个字格外地重。

“安琪,你知道我们学校的人给你起的什么外号吗?‘行走在路上’。”

“李腾飞,这个外号给你才最合适。一年有100天在外面做高价报告。”

“我和你不一样,你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我这负担这么重,没听过半大小子吃穷老子,何况我这还是两个。”话一说完,李腾飞感到不对劲,想收回,已经来不及了。

“下车,我要下车。”安琪火爆脾气燃起来了。

“对不起。”

“对不起就行了?你伤害我了!”

“那你说这么办?”李腾飞无奈。

“你这么说‘我,李腾飞,是个混蛋,伤害了一个勤劳善良温柔美丽的人。我郑重向她道歉。安琪,请原谅我吧,句号。’说三遍。”

两人相视而笑。

“安琪,你还是那样,一点没变。”

“怎么可能?”

李腾飞认真地说,“安琪,老实说,你后悔过吗?”

安琪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当然后悔了,我没有你家林如的慧眼识英雄,错过了一只绩优股。”

“瞎说,如果人生可以重来,你依然会放弃我。”

“是的。”

李腾飞无语。

“说实话,李腾飞,看到我现在这样,你没有感到很痛快?‘这个虚荣的女人,就知道贪慕什么帅气、潇洒,不喜欢踏实的男人,这下遭了报应吧?’”这么恶狠狠地说着自己,安琪感到血淋淋的快意。

“安琪,其实现在像你这样,没有什么不好,独立,自由,高兴了,就来一场想走就走的旅行。这样的生活不是每个人都有的。”

“可是我不拥有你的所有,事业,家庭,妻子,儿子,我没有你的圆满。”

李腾飞轻笑了一下。“安琪,我一直以为你现在的生活是你想要的生活,没想到你要的是我的生活。”

“是,别人拥有的我都想要。”

“安琪,我每天只睡四个小时,我每年要飞2000个小时,儿子已经上初二了,从小到大我只给他们参加过2次家长会,我老婆去医院只能自己打出租车去,因为我在外地开会,这样的我的生活,你想要吗?”李腾飞越说越激动,声音大了起来。

安琪无语。

过了一会儿,安琪一笑,“我是不是很矫情?”

“有点,一向如此。”

“腾飞,你想要我的生活?自由,独立,但是孤独?”

“安琪,既然选择了这样的生活,我们就只能走下去。每一种生活,都有它外表的光鲜和内里的脆弱。享受它的好,接受它的不好。作为一个普通人,我们还能怎样?”

“你是普通人?”

“当然。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丈夫,一个普普通通的父亲,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师。”

“普通人能坐头等舱?”安琪揭他的底儿。

“那只是一个符号而已。”

两人无语。

图片发自简书App


到了楼下,李腾飞帮安琪把行李拎上楼。趁安琪开门的当儿,小声说,“安琪,开心点儿。”

就下了楼。

望着车子离去的影子,安琪想起了她和李腾飞的当初。那时的他们,刚刚研究生毕业,一起分到了这个学校,一起住进了筒子楼。当初还是安琪追的李腾飞。女追男,就是这么任性。不知什么时候,她看李腾飞越来越不顺眼,个子那么矮,那么的不修边幅,直至直接提分手。后来,她找了一个儒雅的中年大叔,他也结了婚。再后来,中年大叔的老婆找到了学校,人家根本就没离婚,她成了学校那一年的新闻人物。

人生,就是这么吊诡。

她一直以为,李腾飞会恨她的反复无常,没想到人家早已释怀。

这样最好。

那夜,安琪躺在自家温暖的大床,梦中又计划着另一场旅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