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叠石下的情思

                      *陈清河  文/图


    在陈城村落“七妈庙”庙后山的东南麓突出的峰峦头,与陈城水库西北面犄角处,有一块写着满满是芳华岁月的石头,在世俗里山水间,这一块石头在陈城里人的记忆里和梦想中生根发芽,旗叶展开,孕穗出悠悠的乡愁,它的名字叫双叠石。



    陈城七妈庙,又称七圣夫人庙(原临水宫)始择建于双叠石下,为陈城村的地头神。据了解,七圣夫人庙香火由南宋左丞相陈宜中从福州下渡临水宫传入,是东山岛上“七圣夫人庙”、厦门大嶝岛通济古庙的香缘祖庙,主祀陈靖姑、江山育、李玉枝、蔡月春、张九娘、林三姑、陈五妹七位为黎民百姓消灾解厄、除暴安良、护产保婴、扶危济困的女神,其有求必应、灵验八方,名播海内外。陈城七妈庙历经几度风霜和晴丽,清康熙年间“迁界”而废,再重建;1940年(民国二十九年)夏,在东山岛“破除迷信、改造神庙”运动中被毁,后又修缮;1958年陈城水库施工建设,因夯围坝堤土方材料及交通运输所需,而作迁庙移址。





    双叠石的东北侧,造有木质结构的凉亭一座,松荫掩映,双叠石边上一小亭,营造出一个既是游览的“观光点”,又是风景中的“兴趣点”,平添了画意诗思,人们称之“松风亭”。




数年前,陈城村陈氏里人“乐施善、爱家园”,利用闲暇时,在双叠石下,造路筑居,开荒辟园,并请翰墨名家,留迹于悬崖石壁,有篆、有隶、有草、有行楷,或一字、或一词、或一诗,尽显汉字体态之韵美,它们歌赋大自然,阐述明理,已形成初具规模的摩崖石刻群,亦赏读亦熏陶,提升了生态环境美。


      双叠石下,栀子花、桃金娘花开满坡,姹紫嫣红,幽篁吐蘖、老树含翠,红的火焰花、白的七里香、黄的相思树花、紫的三角梅和五彩的茶花绚丽多彩,奇花异草,竞相怒放。现建成一座集法治宣传教育、小学生经典诵读、科普教育、休闲等功能为一体的新时代乡村文化胜地一一帽山文苑。帽山文苑庭院红砖青瓦,山墙造型质朴,围墙高低不平,走廊曲折摆姿,却延续了“闽南风”老房子的建筑风格,一切都是清朗至极。帽山文苑依岩而筑,傍水而居,竹篱花影,蜂吟蝶舞,蝉鸣鸟啼,花果飘香,龙骨盘柱一字排开。松荫萌檐,一湾龙潭水缓缓从屋前而过,有如素墨勾勒而出,笔画游走于山水之间,水墨几分,几缕恬风静流,寥寥数笔,山水旖旎田园风情的天然景色,跃出笔端,一幅工写兼备山居图,何等逸气?






    双叠石四周弥漫着一股由浓郁的金石气息糅合着松树和草枞混合而成的山林风味,清香的山气,扑面而来,直侵浸你的身心。置身其中,你,听息数息,慢慢地卸褪去纠缠一身的喧嚣,入定,水波不兴,库坝碧翠,怀拥林壑,“江流天地外,山色有无中”,苍茫、空灵、明瑟一片,放映眼帘内,勿忘勿助,心中自生适意。

    晚霞绚烂,山风徐来,波光粼粼,水库里的白鹭,或蹁跹、嬉戏在星芒光斑的水面上,或行立草泽畔,穆如清风,同人们融汇到山水与田园之中。

    暑往冬来,时光荏苒。彳亍双叠石下,宛如践行在泛黄泛黄的诗笺上,那一列列、一行行的文字,若有所思般地伴随脚下的龙潭溪流在这里拐个弯,静静地流淌在陈城人的心田里。

    落日、山岚、草木、岩崖、虫鸟、花果、波光,可谓各得天性,皆能成诗,令人为之神思。

    山因水而秀,水有山则灵。双叠石,这一方净土,这一爿心地,背倚大帽山山脉,俯望着陈城村落的炊烟,铺陈出“万物各得其和以生,各得其养以成”的东山海岛乡村小众“小生态”。


※2020.6.11稿于双叠石下

*2020.06.30发表于《漳州广播电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