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学而篇1•7 子夏曰:“贤贤易色;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君,能致其身;与朋友交,言而有信。虽曰未学,吾必谓之学矣。”

【译文】

   子夏说:“一个人能够看重贤德而不以女色为重;侍奉父母,竭尽全力;服侍君主,忠于职守;与朋友交往,讲求信誉。这样的人,尽管他自己说没有学习过,我一定说他已经有学问了。”

【心得】

 子夏认为,一个人有没有学问,他的学问的好坏,主要不是看他的文化知识,而是要看他能不能信守“孝、忠、信”等传统道德。如果做到了这几点,即使他说自己没有学习过,他也已经是很有学问的人了。恰好,今天我读了杨绛的《我们仨》,被感动的一塌糊涂,如果心中放一个做女人的楷模,那无疑是杨绛老人,她的贤,她的德,她对爱人和家人不曾有半点杂质的爱,足以我们学习一生。

 所以,作为还活着的普通人,若能以自己能力给我们所生存的空间带来一点美好和善意,并持久一生的这样要求自己,在我们将来走的那一天,让活着的人回忆起来仍有温暖和怀念的价值,那也是了不起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