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蝶S——CHAPTER30:艾丽卡,我的一个武者朋友

        艾丽卡视角:

        出发前,我去见了母亲一面,没有多余的言语,陪着她泡茶、插花、抚琴,就这么简单而优雅的过了一天,临别前,母亲摸了摸我的头,“路是自己选的,希望你不要走我的老路!”,“不会的,我一直很清楚自己在干什么!”,挥手作别,没有太多依依惜别的不舍,我离开了这个生活了十七载的家,也许,不会再回来了……

        铁血镇离砂音镇很近,仅仅半天的车程,在二位现役军人的陪同下,我踏上了砂音镇的青石砖,至于跟班的这两人,不用问我也知道是老斯贝茨的眼线,他就是这种人,我无奈的甩了甩头,把一些消极的念头压了下去,我突然想起了夏天,那个没心没肺,每天都过得很开心的战斗狂,来都来了,去打个招呼吧!

        风澜武馆前,我真在思考着用什么方式进去,身旁的壮汉已经一脚踹开了木门,好吧,虽然我也不排斥踢馆,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子迎了出来,紧致的练功服,没有多余的配饰和妆容,齐耳的短发,简单干净的面庞,跟夏天还挺像的,应该是他口中经常念叨的亲妹妹夏伶,听说夏天一直打不过这个妹妹呢,

        夏伶没有急着出手,显然是想测测我的斤两,那么,如你所愿,我制止了随从的应战,亲自下场快速击败了两位武师,以风澜行省的平均水平而言,他们已经不弱了,但是在我面前还是不够看,同阶之内,能打败我的,目前也只有夏天了,今天我倒要试试他这个传说中近战无敌的妹妹的斤两!

        夏伶也不多话,很快就强攻了过来,大开大合的路子,她的一招一式如她这个人一样,简单干净,没有一丝多余的动作,基本功也很扎实,简单的相互试探了几招后,我拉开距离甩出了看家的烈风阵,这个让夏天也一直头疼不已的防身法术,令我始料不及的是,夏伶竟然没有一丝犹豫的直直的闯入了风阵中,“要不要收了风阵,毕竟她是夏天的妹妹”,好在正在我天人交战之际,夏天赶了回来,我也顺势撤了风阵,优雅的侧身避开了夏伶的攻势,后者一副意犹未尽的表情,“艾…艾…艾丽卡!!!我的女神!!!!”

        夏天的热情并没有让我感到尴尬或者局促,这家伙在铁血前线的时候就一直是这样,心里藏不住事,从他告诉我他准备追我时就是这样,我面露不失礼貌的微笑,夏天则心有余悸的看了眼夏伶,飞快的拉着我离开武馆……

        “怎么想到来砂音镇?”,“是不是也想念本少爷啦?”,“夏伶是个战斗狂,你不要理她!”,“这两年我去铁血镇找过你,城主府的管事说你去柏斯了,怎么样,过得还好么?”……“你这么连珠炮似的问我,我该先回答你哪个问题呢!”也不知道为什么,面对这个干净简单的大男孩,总是让我感到很亲切,就想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一样,明明我们也就共事了半年左右……

        “小姐!”两个侍从跌跌撞撞的从武馆走了出来,看起来没少受夏伶的“招待”,

        “我知道让你们不跟着我也不太现实,这样吧,你们在附近给我找间房子,平时没事时就不要出现在我面前了。”我随意打发了他们后,开始认真回答起夏天这个好奇宝宝的问题,当然,我们找了家茶馆。

        “夏天,很高兴又见到你,在我回答你这一堆问题之前,我希望你先听我说…”

        “嗯嗯,你说你说!我不打岔,我保证!”

        “我与布兰特·艾德里安有婚约,他是皇家第七舰队的上尉老艾德里安的二公子,嗯……”我原以为他会插话,或不安,或不悦,或不满,我做好了接收他任何反应的准备,但是他却不接话,只是瞪着双大眼睛看着我,这是什么意思,“呃,你不想说点什么么?”,“我需要说什么么?这对我并不重要啊!”,“夏天,你没有理解我的意思,我是说……”,“我知道,你有婚约了,你这么优秀,这并不奇怪,在砂音镇但凡有点势力的小姐们往往在她们成年以前追求者就络绎不绝,我能理解,这种家族决定的事情我并不在乎,我在乎的是你啊,艾丽卡!”

        “哦,夏天,你又是以什么身份说这些话呢?我们甚至没有交往过,你凭什么确定你比布兰特·艾德里安对我更有吸引力呢?”

        “是你告诉我的呀,艾丽卡,你这不是来了么,我想我的感觉并没有错!”夏天露出阳光的笑容,很耀眼,让我一度有些不知所措,

        “那么,夏天,听着,我从小生长的家庭环境和我接受的教育让我并不看重这纸婚约,事实上,老斯贝茨,也就是我的父亲是持观望态度,但是,你不一样,你们家开罪不起艾德里安家,老艾德里安是洛风·埃里克的幕僚,这点我希望你能明白。”

        “所以呢,你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些么?”夏天这人该聪明的时候还是挺聪明的,

        “我也没打算瞒你!是老斯贝茨看中了你们家那本风属性的锻体心法残页,他准备把这玩意献给一位皇城上位者,如果你们家愿意的话,艾德里安家将不是问题,当然,你们还可以提条件。”我不想隐瞒什么,感觉也没必要。

        “其实我也猜到了,要说我们夏家值得铁血城主看中的东西多半也只有老祖宗传下来的那本残页了,不过很遗憾,虽然有心,但是我拿不到那本心法,也不想去动它。”

        “看来没得谈了。”我耸了耸肩,

        “别啊,女神!”夏天哀嚎起来,“我觉得我还是有点机会的!”夏天没来由的自信起来,“心法不心法的是斯贝茨家和夏家的问题,但是论人格魅力我觉得那个布兰特还不是本少爷的对手!哼哼!”

        “噗……”看他一脸自大的样子我实在没忍住,“该说你单纯还是幼稚呢?”我托腮思索起来,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喜欢就行,嘿嘿!”

——————————————————————————————————————

        接下来的三个月,夏天一直和我黏在一起,我去哪儿他跟到哪儿,比我那两个跟班贴的还紧,怎么说呢,我并不讨厌这种感觉,却也没有明示跟他的恋情,因为我自己都不知道夏天对于我来说是一个什么样的位置,出生在那样的家庭,身上流淌着那种人的血液,要说一点没被感染也是不现实的,有时候我会怀疑起自己的三观来,毕竟从道德角度,我这应该是脚踏两条船,但是,布兰特不是我招惹的,作为当事人我没有答应过什么吧,老斯贝茨也是待价而沽,并没有明确表态。至于夏天,我同样没有承诺他什么,只是感觉跟他在一起,还不坏。可能这种想法会有些自私,但是,该说的我也说了呀,夏天不肯走,艾德里安家就更不是我能决定的了,或许,我也该想想下一站要去哪里了,在这之前,让我待在砂音镇自在一段时间吧。

        愉快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布兰特的到打破了我宁静的生活,这个倨傲的纨绔并没有优先找上我,而是直接杀到夏天他们家武馆去了,然后被夏伶揍了一顿,不甘心的布兰特又找到了夏天,放了通狠话又被夏天揍了一顿,这才想起找上我,反复跟我强调要重视家族的利益,强强联合才是最为合适的,其实我也明白,布兰特对我没有多少意思,我也一样,其实他说的没错,但是,我已经和老斯贝茨决裂了啊,那个家我也不准备回去了,婚约对我并没有多大的约束力,等我帮老斯贝茨做完这件事以后,我们就两清了,

        夏天并没有受布兰特的影响,这个大男孩不知道是天生少根筋还是真不在乎布兰特背后的势力,总之,他依旧黏在我身边,每天陪我逛逛街,打打架,他的耐心很好,没有向我摊牌,也没有抱怨我不接受不拒绝的态度,可惜这种耐心不是谁都有的,比如,夏伶就没有...

        我和夏伶其实后来又有交过手,互有胜负吧,夏伶缺少与术者战斗的经验,不过经验不够天赋来补,她各种不讲理的路数我也招架不住,其实我也明白,夏天的天赋上限已经不比我低了,而夏伶,成长空间更大。

        这小姑娘挺可爱的,本想委婉的劝诫我不要玩弄她哥的感情,但是嚼文嚼字又不是她擅长的,别扭了半天最后架腿一撸袖子各种黑话连绵不绝,我心里明白有些事情并不是她想的那样,但却没法解释,就算解释了她也接受不了,不过作为理亏的一方,我还是尽量放低姿态好言好语的安抚着夏伶的情绪,小姑娘最后也拿我没辙,打了夏天一顿走了...

        “夏天,我想好了,我想去沃斯菲塔进修!”

        “嗯,那就去沃斯菲塔,你等等,我去准备一下!”

        “你们家武馆不是刚拿到金字招牌么,这就撂挑子不管了?”

        “我不还有个妹妹吗,她可比我靠谱能干多了,而且我这性子吧,相信我家老头也会理解的。”

        “想好了?”

        “嗯,你去哪儿我去哪儿,不是说好了么!”

        “那就一起去吧!”

————————————————————————————————————

        告别了砂音镇宁静的生活,我和夏天一起通过了沃斯菲塔入学考试,我的校园生活依旧很宁静,我没有参与任何社团活动,跟随导师不是埋头在魔研领域就是外出历练,有时候还会去趟柏斯找恩师解惑。夏天就不一样了,他的生活每天都轰轰烈烈,不是社团约战就是接头拉帮结派的惹事。偶尔我走出研究室或者外出回来,会找夏天一起喝杯麦酒,每当这个时候,夏天就会滔滔不绝的告诉我他那些惊天动地的新鲜事,我只是笑笑,彼此绝口不提感情与关系。

        可惜很多时候,并不是你想安静生活就能得到安静,蛰伏了大半年的布兰特突然找上了夏天,实力突飞猛进,应该是投入了不少,还邀请我来观战,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夏天败了,败在了完全用资源堆起来的布兰特脚下,夏天痛苦的抱头不敢看我,我走上前抱住他,拍着他的后背告诉他没关系,他却一把推开我说他会找回来,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我苦笑,剧本和我预期的一样,如不出所料,埋头苦练依旧未果的夏天最后肯定会把主意打在家传心法残页上,我的机会就来了,可这真的是我想要的么?

        夏天又败了,然后踏上了前往砂音镇的归程,我却接到了警告,在图书馆门口我撞着一个捧着书的黑发少女,书籍散落一地,我一边表示歉意一边弯腰拾起书来,黑发少女却从容的推了推黑色镜框,“艾丽卡·斯贝茨你好,初次见面,你可以叫我云鬼儿!”……

        自称云鬼儿的神秘少女告诉我她知道布兰特和夏天的事,她不希望事情闹大,让我拿到残页就收手,不然事情的后果对三方都没有好处,我抬头刚想回应她,却不见人影,地上那本“形势与政策”却是分外惹眼……

        我逐渐感到不安,但是为时已晚,返校的夏天并没有听我的劝,心法倒是毫不保留的扔了给我,呵呵,我真是个自以为聪明的蠢女人……

        夏天在校外约战布兰特,实力大进的夏天与布兰特斗了个不分胜负,战至酣时,布兰特突然身体痛苦的抽搐起来,我隐约间看见他眉心浮现出一只黑色的蝴蝶,虽然只是一闪而逝,布兰特发出野兽般的怒嚎只扑夏天,我身体不受控制的拉起强弩之末的夏天就跑,但是布兰特的速度更快,生死一线时夏天似乎顿悟了什么,顺发的高频十字切割撕裂了布兰特的右胸,布兰特的左手也贯穿了夏天的左肩,之前自称云鬼儿的女人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地上树木的影子拔地而起直刺夏天,“不要!”我惊惶的大声喊叫,仿佛是对我求援的回应一般,附近人工喷水池的池水没来由的形成一道水幕挡住了树影的攻势,我瘫坐着,快扶不住失去知觉的夏天。

        “幽兰,你手伸的太长了!”云鬼儿如临大敌,

        “和魂,沃斯菲塔可不是你们魂组一家独大!”水幕中走出一个穿着水蓝色长裙的小女孩,

        “看来是打不成了!”云鬼儿瞥了眼附近的钟楼,“这个乱入的女孩你打算怎么处理?”

        “相信你会处理干净的!那么,失陪!”说罢被称作幽兰的小女孩也不停留,操控水流形成的丝线带着夏天消失在夜幕中。

        “又要做恶人了!”和魂叹了口气,“艾丽卡·斯贝茨,给你两个选择,让我洗掉记忆或者死。”

        “我想还有第三个选择!”福至心灵的我深吸一口气,“我,艾丽卡,十二岁觉醒了风属性亲和,十四岁晋阶3阶术者,让我跟你走!”

—————————————————————————————————————

        我不知道和魂和幽兰背后的势力是什么,但是几天后,当我赶回砂音镇,看到那场百年不遇的大火后,我更加坚定了我的决心……

        将心法交给老斯贝茨亲卫后,我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铁血镇……

        生为老斯贝茨的女儿,我没得选。一手导演夏天和布兰特的恩怨,也非我所愿。那么,至少,从今日起,请让我为自己而活,既然和魂认识幽兰,那么我要以自己的方式找到夏天和夏伶!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41,022评论 1 296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0,531评论 1 254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92,811评论 0 210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662评论 0 171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48,341评论 1 250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8,549评论 1 169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0,248评论 2 266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9,023评论 0 161
  • 想象着我的养父在大火中拼命挣扎,窒息,最后皮肤化为焦炭。我心中就已经是抑制不住地欢快,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8,764评论 6 225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2,375评论 0 211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29,146评论 2 212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0,454评论 1 222
  • 白月光回国,霸总把我这个替身辞退。还一脸阴沉的警告我。[不要出现在思思面前, 不然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我...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4,146评论 0 31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6,992评论 2 210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1,364评论 3 201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575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918评论 0 163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3,329评论 2 227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3,447评论 2 229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