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言 章九 牡丹仙子(八)

图片来源于网络
——1——

百花谷

阿哥一脸的忧心忡忡,小芮紧紧的跟在他的身后,也是一脸的担忧。

他们找不到大白鹤。

从听到那声凄惨的鹤唳,他们就在百花谷寻找着不知道遭遇了什么的大白鹤,可已经找了将近两日,仍没有任何结果。

“阿哥,你说大白鹤会不会飞走疗伤了?”小芮问道

“我不知道。”阿哥没有停下脚步:“只是我有种很不好的感觉,所以要尽快找到它。”

“可是,可是我们已经在百花谷走了一圈了。”小芮紧走了几步拦住阿哥:“我们这么乱找也不是个办法呀。”

“那怎么办!”阿哥有些焦躁:“大白鹤照顾我们这么久,又是吕岩大叔的坐骑,我们不能什么都不做呀!”

“可就算我们找到了又能怎么样?”小芮反驳道:“我们能做什么?”

“我......”阿哥想了想,叹了口气,坐在了地上。

小芮也坐了下去,抱着阿哥的右臂,头枕在阿哥的右肩上轻声道:“我们终究只是凡人,能做到的只是祈祷吕岩大叔他们赶紧回来。”

“可我不甘心”阿哥微微抬起头,看着远方的天空:“我们努力地生活,努力地保护家人,努力地帮助朋友,但最终我们什么也做不到。”

“阿哥”小芮抱着阿哥的手又紧了紧。

“凡人,太弱了”阿哥眼神里闪烁着冰冷:“我一定要学法术,一定要变得强大,强大道可以做任何事情!”

“我可以给你一个脱凡入圣的机会。”

声音从背后传来,阿哥和小芮一惊,急忙站起来向后看去。一个青衣道人微笑的看着他们,青衣道人身后,是一脸尴尬的黄龙。

“少年郎,你愿意脱凡入圣吗?”

——2——

金陵,紫金山山顶。

李天赐抱着柳冰,两个人欣赏着美丽的日落之景。

“不说些什么吗?”柳冰声调冰冷,但语气里略有些撒娇的味道。

“说什么?”

“只要不说以前,说什么都好。”

“我这次真的要死了”李天赐语气有些沉。

柳冰没有马上回话,先给自己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还有多久?”

“日落以后,就还剩一日了”

“那也不错,”柳冰轻笑了一下:“这样我就可以忘记你了。”

李天赐想了想,低下头看着怀里的柳冰,异常认真地说道“我不许你殉情。”

柳冰一僵,借着轻笑了一声:“都说了,我终于可以忘记你,然后开始新生活了。拜托你不要这么自恋。”

“你要帮我做一件事,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李天赐异常的严肃认真。

柳冰面色有些变冷:“凭什么?”

“因为只有你能帮我”李天赐低下头,想在柳冰的耳边轻语。

柳冰头一歪,躲开了:“我不想知道。”

李天赐沉默了一会儿,缓缓道:“我不想就这么从世界上消失,没有人记忆,没有人想念。”

“那你就想让我一个人永远活在思念你的痛苦里吗?”柳冰眼神越发冰冷:“自私!”

“我是自私,但这一次请纵容我好吗?”李天赐语气有些凄凉。

柳冰沉默不言,许久轻叹了一声。

李天赐凑到柳冰耳旁,这一次柳冰没有躲,听着李天赐最后的诉求。

——3——

吕岩也在紫金山上,坐在一团火堆旁,火上烤着一直野山鸡。吕岩的表情很认真,小心地翻动着野山鸡,时不时还从旁边的几个作料罐里拿一些作料撒在上边。

不过一会儿,野山鸡滋滋的冒着油,看着很是让人有食欲。

“洞宾,人间享受的玩意儿,你还真是无所不知,无所不会呀。”牡丹仙子吸鼻子闻了闻,很香。

“都说了,我修的是酒色财气人间道,这种野味烧烤,自然是我的拿手之事。”吕岩从上衣的袖口里拿出两个小碟,又拿出一把小刀,切了三片放到碟子里,递到牡丹现在眼前:“尝尝,看看贫道的手艺怎么样。”

牡丹仙子尝了一口,双眼又迷上了,像极了被爱抚的小猫。

吕岩给自己也切了一片,放到嘴中咀嚼了几下,露出一副自得的神情:“看来贫道的手艺并没有下降。”

“第二日就快结束了。”牡丹仙子还是眯着眼。

“啊,是呀。”吕岩又吃了一片山鸡肉:“明天带他去百花谷?”

牡丹仙子点点头:“恩,百花谷吧,哪里最安静,适合长眠。”

“凡人,好脆弱。”吕岩似乎没了胃口,放下刀子,望向天空。

“这不像你说的话。”牡丹仙子睁开了原本眯着的眼睛:“凡人在你眼里不是很强大吗?”

“凡人确实很强大,但也很脆弱。”吕岩说完自己先笑了一下:“人脆弱的身体,强大的是潜力。”

“潜力?”

“恩。”吕岩手伸向天空:“总有一天,凡人可以依靠自己的力量,上天入地,畅游四海,征服星辰大海。”

牡丹仙子扑哧一乐:“洞宾,你是不是脑子出问题了,凡人寿命有限,能做的了多少事情。”

“这正是他们的优势所在!”吕岩低下头认真地看着牡丹仙子:“凡人会恐惧死亡,这种恐惧会催促着他们不断地的前行,在有限的时间里创造更多的价值。”

“你记住。”吕岩一字一顿地道:“人定胜天!”

——4——

牡丹仙子微微低头,思考着吕岩说的话。

吕岩也不说话,只是微笑的等待,等待着牡丹仙子思考的结果。

晚上的山上有些凉,不过对于吕岩和牡丹仙子这些修行者,些许风寒并不是问题。

吕岩的目光突然看向远处,看了一会儿呵呵一笑:“紫云洞是个好地方,如果孩子真是在这上等的洞府孕育而出,将来必定不平凡。”

“孩子?”牡丹仙子一脸茫然:“什么孩子?”

吕岩指向远处:“牡丹仙子看看那紫云洞就知道了。”

牡丹仙子不知所谓,扭头运起法术看向远处的紫云洞,突地脸色一红,转过头羞怒道:“吕洞宾!你个登徒子,这是能看的吗?”

吕岩一脸的坏笑:“贫道修的酒色财气,本就不是什么好人。”

“你!”牡丹仙子脸色更红,手中一阵白光浮现。

“是贫道错了!”吕岩见势不妙,赶紧认错:“不过,天赐也是了却了心愿不是吗?”

提到天李天赐,牡丹仙子压下了怒气,重重地哼了一声。

“嘿嘿,郎情妾意,多么美好的事情,看看也算是.......咳咳”发现牡丹仙子脸色开始变得阴沉,吕岩即时地转变话题:“也不知道阿哥他们怎么样了。”

牡丹仙子一愣,随后点点头:“是呀,不知道小芮醒过来了没有。”

“咱们给天赐另寻一处吧,让两个孩子在竹屋,不要面对这种.......”吕岩没有说完,但他知道牡丹仙子已经听明白了。

牡丹仙子想了一下开口道:“百花谷很大,风景秀丽之地颇多,在镜湖怎么样?”

“镜湖。”吕岩点了点头:“那湖里都是些灵性很高的水兽,周边也都是温顺的动物,确实是个长眠的好去处。”

“我有一件事一直很好奇。”牡丹仙子古怪地看着吕岩:“百花谷是王母娘娘赐给我的先天仙谷,据说之前一直被王母娘娘珍藏,你为什么会对百花谷这么熟悉?”

吕岩嘿嘿一笑:“天机不可泄露。”

——5——

阿哥和小芮坐在竹凳上,两个人手紧紧的拉在一起,手心已经满是汗。

“贫道真的是........”黄龙仙人一脸的无奈,他已经把事情翻来覆去说了很多遍,自己并不想伤害小芮,可看着两个人如临大敌的模样,黄龙仙人知道自己解释的很失败。

“呵呵。”太白一笑:“少年郎,我们若是有恶意,怎么会坐下来跟你谈。”

阿哥拉着小芮的手又是一紧,尽量维持着自己假装出来的平静:“你们肯坐下来,还有两个可能性。一个是你们忌惮吕岩大叔和牡丹仙子,另一个是有些事情需要我们自愿才能完成。”

太白一愣,黄龙仙人则是一脸的愤怒:“小子,休要口出妄言,太白所作出的牺牲,你就是粉身碎骨,魂飞魄散都比不上一点点。”

“这和我们没关系”小芮愤怒地盯着黄龙仙人:“谁给你们的权利决定我们的生死。”

“我没有想杀你们!”黄龙仙人大怒:“说了多少次,我只是想请你过去,不是杀你!”

“您做了什么?”阿哥看着太白。

“我?”太白轻笑了一声:“无他,无非用我的元神应劫,了却这次天道小混乱”

“所以您会死。”阿哥继续问道。

“不错,我会死,而且是真正意义上的死。”太白依旧在笑:“我会元神俱灭,永远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是您想要小芮吗?”

“不错,正是贫道”

“要做什么?”

“要她的天阴之体,帮我完成应劫。”

“小芮会有危险吗?”

“可能会,不过你可以帮她避免。”

“要怎么做?”

“我把天阴之体抽出来放在你身上,由你帮我献祭。”

(未完待续)

【夜言】系列每周一、三、五更新

戳我阅读前文~

点击下边链接,进入《夜言》目录帖,回顾之前的精彩章节

夜言 目录帖

觉得TA君的文章不错的话,就点个喜欢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 李天赐慢慢坐起来,动作很小心,生怕吵醒了旁边熟睡的柳冰。 走到紫云洞外,太阳半出,意味着新的一天即将开...
    TA君说阅读 155评论 5 4
  • ——1—— 咕咕哏儿! 鸡鸣时分,起床时。 吕岩从床上坐了起来,揉了揉脸,让自己快速的进入清醒状态。 走到屋外,吕...
    TA君说阅读 89评论 2 7
  • ——1—— 圆月夜。 一个少年拉着一个少女发疯似的奔跑着。两个人已经气喘吁吁,但不敢有片刻停歇,甚至不敢降低速度。...
    TA君说阅读 162评论 6 8
  • ——1—— 吕岩挑着扁担,扁担两头挑着装满水的水桶。吕岩的步伐看着并不稳,甚至感觉还有些摇晃,但水桶里的水竟未有一...
    TA君说阅读 120评论 3 5
  • 角逐场上人满为患,有探头探脑伺机而动的,也有茫然若失随波逐流的,纵使有幡然醒悟迷途知返之人,触目所及皆人头攒动,想...
    三丫头笑了阅读 17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