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的婚礼再续

  陈强踏上火车,轰隆隆的往老家赶。他座位底下塞了个大口袋,没有扎紧,露出了几包大红喜糖。对面的老大爷眼尖,一下子就看到了,笑着打趣道:“小伙子这是要回去结婚呀?恭喜恭喜!”

  陈强一愣,勉强点了点头,脸上却一点新婚的喜色都没有。他哪里好意思告诉大爷,要结婚的不是他,而是他年近六十的爸爸!

  陈强是个苦命娃,妈去的早,是爸爸又当爹又当妈,艰难地把他拉扯大。他知道爸爸辛苦,很是争气,才三十多岁就成了大老板,天天在电视上露脸。他倒也还孝顺,虽然工作忙,不经常回家,钱可从来没断过。

  可他实在是没想到,老实了一辈子的爸爸,临到老了居然给他添了这么一个大麻烦,他居然要结婚!陈刚真想冲回家去,质问爸爸的准新娘,那个叫秦莲的女人,问她到底给爸爸灌了什么迷魂汤。

  “不行,爸爸,我是绝对不会答应的,”陈强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您都快六十了,还结什么婚呐,这要是被大家知道了,咱们老陈家的脸面可往哪儿搁啊。”

  可没想到,老陈这回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的要跟秦莲长相厮守,这不,连婚礼的日子都敲定了,陈强本来还想反对,被老陈一顿臭骂顶了回去,只好默认了。

  陈强刚踏进家门口,就看见院子里站着一个打扮时髦,神情焦急的妇人,她正是陈强的妻子金凤。

  因为陈强一直没有回来,金凤急得团团转。突然,她看到陈强的身影,眼睛一亮,冲上前去紧紧攥着陈强的胳膊,忙说:“当家的,你可回来了!我问你,老爷子结婚的事,你有什么打算?”

  陈强苦笑一声,还能有什么打算啊,爸爸已经打定了主意,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金凤闻言,恨铁不成钢地摇摇头:“你是不是傻呀,老爷子干的这事儿可是伤风败俗的啊,要是连累了你我的名声,影响咱们的生意咋办?先不说别的,你那个‘优秀企业家’还想不想要了?”

  金凤说的那个“优秀企业家”,是市里每年给信誉好,名声佳的企业家颁发的称号,有了它,就等于是有了海量的订单。听了金凤的话,陈强眉头一皱,觉得好像是这么个理儿,他做梦都想着当上“优秀企业家”,要是真被爸爸的婚事给搅了,他非得疯不可。

  “那又有什么办法啊,爸爸又不可能听咱俩的话。”陈强愁眉苦脸的说。

  金凤突然压低嗓子,扫了扫四周,悄悄道:“我倒是有个办法,咱俩明天试试,没准儿能行。”

  第二天一大早,老陈就被外头的敲门声弄醒了,迷迷糊糊的去开门。一看门外的来人,老陈的瞌睡一下子就飞了:一个身披袈裟,慈眉善目的老和尚,正站在门口含笑看着他呢!

  唉哟,这是打哪儿来的和尚啊?老陈在心里头嘀咕。这和尚把手里的钵盂往前一送,口中念一声“阿弥陀佛”,老陈明白了,和尚是来化缘的。

  和尚领了饭还不走,又宣一声佛号,笑道:“多谢施主施舍,请让我为您相面作为回报吧。”话毕,他上上下下仔细打量着老陈,过一会儿才开口说道:

  “您可是姓陈?”

  “不错,我正是姓陈。”

  “天庭饱满,地阁方圆,您的儿女肯定很有出息吧?”

  “哎,过誉,过誉。”

  “眼尾丰隆,眉阔平直,您最近姻缘运甚佳啊。”

  老陈一拍大腿:“大师,三个都给您说对了,您的道行可真高!要不,您再算算我老婆?”说着,便将秦莲的生辰八字报给和尚。

  和尚先是听到秦莲属羊,眉头一皱:“属羊?不好不好,十羊九不全啊。”再掐指一算八字,这眉头皱的更紧了。他不说话,手指慢慢捻动手里的串珠,过了好久,才摇了摇头说:“施主,贫僧斗胆说一句,您老婆是个克夫的命相,娶了她的男人都会身无分文,众叛亲离。您和她别说结婚了,就是住得近些也会受影响啊!”

  简直是晴天霹雳,陈老叔的笑容一下子凝固了。他不甘心,又追问道:“大师,可有什么破解之法?”可那老和尚只是摇头不语。

  和尚很快就告辞离开了,而老陈的心,就跟浸在冰水里一样,拨凉拨凉的。他怎么也没想到未婚妻竟然是个克夫的命相,老陈这人还是有点迷信的,他怎么会不介意刚才和尚说的话呢?

  看着老陈唉声叹气的样子,陈强和金凤确是高兴的不得了。老和尚怎么会这么巧跑到陈家来化缘?又怎么会主动提出要算命?又怎么对老陈家的情况知道的那么清楚?不用说,肯定是陈氏夫妇告诉他的。这个老和尚,就是陈氏夫妇特意找来,执行计划的人。

  爸爸那么迷信的人,知道秦莲克夫,怎么可能会再娶她?陈强拼命按捺住上翘的嘴角,口中却故意做出惋惜的语气:“哎呀,真可惜,我看秦姨挺不错的,没想到,还是没缘分啊。”

  不料老陈一下子抬起头来,咬牙说道:“就算你秦姨克夫,我也要娶她!我不也克死了老婆吗!我的命也硬,镇得住她!”

  他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房子,临走前还撂下了一句话:“我是不会和她分开的,婚礼还是如期进行!”

  什么?

  陈强的笑容凝固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