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的我们》

001.

2007的夏天,在书店的一角。第一次遇见那少年,他大概一米八二的个子,白色的T恤,蓝色的牛仔裤,黑色的帆布鞋,干干净净,简简单单。

这是我对他的第一印象,完全是小说和电影里的良家少年郎的赶脚,翩翩少年,温润如玉,手捧一书,倾然自得,仿佛时间定格。

“真好看~”我喃喃自语道。好像男孩子不应该说好看,但当时我确实只说了句真好看。

直到少年离开,我仍旧在出神。

后来啊,常常有人问我:“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我会毫不犹豫的答:当然相信。

因为07年夏天的那一眼,对我而言,就是一见钟情。那一眼,我好像真正听懂了那首《传奇》。

002.

再遇那少年,在开学的校园里,在分班的通知栏前,依然那么干净,那么阳光。少年匆匆瞥了一眼就离开了,在我还来不及回神的时候,六一激动晃着我的手说“哇,大神好帅啊!”

“大神?谁?”

“刚刚那个穿白衬衫的男生啊!”

我故作平静的问“他叫什么?”

六一像看到火星人一样“我去!大神你都不认识,真是服了你了。”六一指着报栏名单上的第一个名字“和你同名不同姓,周易,一直第一的那个。”

我心里暗暗的反驳:第一我就一定要知道吗?“周易~周易~周易~”我在心里默念他的名字。

“我们都在理14班哎!我们还是老顾带哎!”

“唉,早知道了,顾远扬早在群里说了他爸今年带理14。就我们俩这数学,前途一片黑暗啊!”

“不怕不怕,老顾就是刀子豆腐心!”说着说着六一激动的跳了起来“我们和大神在一个班哎!”

我压抑住心里的兴奋:“儿童节,淡定,淡定。”

“呀!不许叫我儿童节。”

六一,我的青梅,原名尔童,父姓尔,生在儿童节,故名尔童,小名六一,但我有时喜叫她儿童节,多数还是叫六一啦!

“不叫,不叫。走啦,走啦,去班级吧,不是说还要开会呢嘛!”

“十一,我们又同班了啊!我们要一直一直在一起啊。”

“谁要和你在一起啊!祸害了我这么多年还不够啊?”

“呀~”

“好啦,好啦,一直一直在一起,谁舍得离开你啊?”

我可不叫十一哦,只是生在十一月,名字又和“十一”同音,六一偏叫我十一啦!

后来啊,每年儿童节的时候我都会问六一:“当初说好要一直一直在一起,你在哪呢?”

后来啊,我才明白,没有谁会和谁一直一直在一起,萍水相逢已是不易,相知相守那是大幸。所以人生还是,且行且珍惜吧!

003.

和六一匆匆跑到班级,人大多已到齐,没什么位置了,我扫了一眼,没看到少年,有些失望。六一拉着我往后排走去。

“十一,没有相连的位置了,怎么办啊?”

我四处又看了看,有两个前后的座位,急忙拉着六一过去。

“没事,我们坐这里吧,前后也挺好,现在应该是临时坐的,应该还会动的。”

“那好吧,只能这样了。”

“六一,你海拔不够,坐我前面吧。”

“谁海拔不够,你不就比我高了那么一点点嘛!”

“是、是、是,一点,一点。”

六一刚坐下就和同桌聊起来了。“你好,我是尔童,你可以叫我六一。”又转脸指指我“她是师易,我们俩以前都是13班的,你可以叫她十一。”

我笑笑 “你好。”

“原来你就是师易,我叫叶紫,以前就是14班的,你可是我女神啊!”

“啊!”我有些吃惊。

六一哈哈大笑:“女神,你是不是少说了一个字啊?”

我用脚踢了踢前面的凳子:“你说谁女神经呢?”

“我有说吗?叶紫,你听到我说了吗?”

“没…没有吧!”

我佯怒“女神就是这待遇啊!”

“没…不是…”叶紫急忙解释道。

“好了好了,逗你呢,不过,你认识我吗?”

“不认识但一直听说过,我们语文老师每次都会读你的作文,一直好奇你长什么样呢!今天可算见到真人了!一直以为你会读文呢!”

“我也以为我会读文,不管怎么说,很高兴认识你!”

叶紫有些不好意思:“我也很高兴认识你们!”

三个女孩子又谈天扯地了一会儿,友谊的小船就这么航行了。

我始终相信,友谊结下了就是一辈子,即使旅途中有些风浪,但最终一定会到达彼岸!

“老顾来了!”不知谁喊了一句。大家都立刻坐好了。我注意到同桌放着的两本书的主人还没回来,老师说着点开学的老生常谈。

不久,下面有些乱哄哄了,过了会,六一在四处张望,我踢踢她:“你干嘛呢?”六一侧头小声说:“十一,没看到大神啊!”

“大神和几个男生在你们来之前被老师叫去搬书了”叶紫插道。

“哦,那他坐哪啊?”十一问道。

“我们后面。”

“什么,我们后面!”六一惊吼道。

好在教室里都有点乱糟糟的,各说各的,没有人注意到我们这边,我和六一一起回头。

“后面两排的哪一个座位啊?”六一问。我也在等着叶紫的回答。叶紫敲敲她身后的课桌,也就是我的同桌:“这里。”我和六一对视了两秒又看向叶紫,异口同声:“什么!”

我俩叫完教室瞬间鸦雀无声,大家都在看我们,正巧这时话题主角搬书回来了,也随大流的看着我们这个方向。

讲台上老顾咳了咳,指着走在前面的三个人,是周易,顾远扬,胡恒:“你们三个,把书发下去,其他人回去坐好。”

我尴尬的低下了头,却发现我的桌子在颤抖,罪魁祸首之一的六一在前面笑趴了!

我偷偷抬头偷看那少年,周易发中间的那组,顾远扬发我们所在的一大组,两人都站在通一侧的走廊里,只不过周易背对着我们。

顾远扬发到我旁边笑着说道:“十一,你们刚刚喊什么,在外面就听到你俩的叫声了,被儿童节传染了吧!”

不等我说话,六一就直起了腰侧头瞪着顾远扬:“三八就是三八!”虽没有很大声但周围人都笑出了声,我抬头看到大神也扬起了嘴角。

“你……”

“你什么你,发书吧你!”

好啦!我想你一定猜到了,对!顾远扬好巧不巧生在三八妇女节这天,他和六一从小斗到大,这成了他的死穴!

顾远扬,我和六一的“竹马”。也是我们班主任老顾的儿子,当然也是学霸一枚!

后来啊,我才知道,在那个名为青春的日子里,哪怕吵吵闹闹也是美好。而今,回想起两人斗嘴的场景,我扬起嘴角,双眼渐渐朦胧……

004

我们之间的第一句话是由大神主动开启的,和大神坐了三天的同桌,一句话没说。一是不敢,总觉得大神太高冷。二是没机会,因为大多数的时候大神都在睡觉!

有时候,你不得不承认,总有那么些人,生来就是让人仰望的。

那天数学课上,老顾依然以开火车的方式提问,问到六一的时候六一卡住了,正在挨讯,后面就是我啊!我也不会啊!我这人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数学课啊!我低着头正紧张的大脑一片空白的时候,大神把他的稿纸放到我面前。我侧头望了望他,发现他目不斜视的盯着黑板,我刚准备开口。就听老顾道:“你先站着,后面一个。”

我颤悠悠的站起来,看着大神的稿纸,念出了解题思路。我坐下后刚想开口道谢,谁知道旁边这家伙直接来了句“不用谢。”就继续看他的书了。真是自恋啊!

今天,写到这段的时候,再和大神说起这事时,大神一脸理所当然的说:“你当时难道不是要跟我道谢吗?”

“好像也是。”

“那不就得了,没毛病啊!”

“对哦!”

“哎呀不对啊!我还没向你说谢谢呢!”

“傻瓜,跟我,你永远不用说谢谢。”

我知道每个女孩都会遇到那样一个男孩,你们之间永远不需要说谢谢,只是或早或晚而已,所以女孩啊,千万不要着急,好好修炼自己,对的人总会在对的时间出现的。最好的你,一定会遇上最合适的他,成为,故事的你们。

005

男生之间的友谊似乎比女生来的更快,好像也更坚固。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们仨打完菜,远远的就看见那大神、顾远扬、胡恒,三个学霸坐在一桌,顾远扬还冲我们招了招手。

六一在一旁叹气:“学霸和学霸好像更配哦,不过怎么弄出个三角恋啊,可惜了,可惜了!”我和叶紫静静的看着她,没忍住,哈哈大笑。

“过去吧!”最后还是我收了场。

坐下之后顾远扬就问我们笑刚才什么,我和叶紫又破功了,六一不好意思了。连忙说:“没什么,没什么,快吃饭吧!”

我正低头专心的把青椒和胡萝卜挑出来。

“你怎么这么挑食。”

我手一顿,抬头正对上那严肃声音主人的目光,或许是那目光太严厉,仅2秒我就挪开了,看了看其他人,也在看着我。这场面就有些尴尬了,不等我开口,六一就替我答到:“她不吃青椒和胡萝卜的。”说完又静止了,我握着筷子僵在了那里,挑也不是,不挑也不是。

“我吃完了,先走了。”说着大神起身了离开了。

“十一,你们慢慢吃,我们先走了啊!”顾远扬拉着胡恒也走了。

我长舒了一口气,发现六一和叶紫都看着我,我咳了咳:“干嘛啊,不吃青椒和胡萝卜有那么大罪过吗?”

“十一,大神好像生气了啊!”

“对啊,对啊,饭还没吃完呢!”叶紫补充到。

“关我什么事啊,我又没让他不吃。”我心里也很生气,当着大家的面,为这点小事至于吗?

“吃吧,吃吧!待会还要上午自习呢!”六一岔开话题。

回到班里顾远扬和胡恒冲我们打了招呼,他们前面的大神连头都没抬一下。

至于吗?成绩好就了不起啊!

我气哄哄的回到座位上,发出了很大的动静。六一和叶紫都回过头来看我,顾远扬也拍了拍我。

“知道我长的好看,但也不用这样盯着我吧!”

“哈哈,没事,没事。”说着六一和叶紫回过了头。

我瞥了眼旁边那人,嘿!这货居然趴下睡了,突然觉得挺没意思的,我他妈在心里已经撕他个苍茫大地,谁主沉浮了,人家却在那边高枕而眠。

敲到这段的时候我就来气,于是问大神:“当时你干嘛对我那么凶啊?”

“我有吗?”

“当然有,你别不承认啊!”

我有板有眼的,模仿着他那是的语气,冷冷的说了一句“你怎么这么挑食!”

“哦!还有啊!你一整天都没理我。”

“哦,那可能是担心你难养吧!”

“不对啊!我不理你?我怎么记得是你从来都不理我啊!每天看见我就当没看见,偶尔遇上,一起吃饭的时候也一直低着头。”

我的脸噌一下红了,大神见我不说话了,从电脑上抬起头来看我:“我们十一脸红啦,这么容易就害羞啦!”

“我才没有。”我抱起电脑就往卧室里跑,身后传来大神的笑声。

我很喜欢很喜欢现在的日子,明媚而又悠闲的下午,大神在忙,我也再忙,写写字、看看书、发发呆,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情,偶尔抬头,视线相遇,淡然一笑,所谓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大抵就是如此吧!

如果她也在,该多好……

006.

我和大神一直保持着不远不近的关系,我们也说话,大家也在一起吃饭,就是觉得哪里一直别扭。反观六一和叶紫已经和他打成一片了。

有次放假,老顾布置了一张超难的数学卷子,班上的同学建了个群求大神分享答案,那时候爸妈没有给我买手机,放假我一直玩我爸的手机,没想到后来那个群被我爸发现了……

结果师校长在周一全校的讲座上严肃的批评了我们,并把答案的来源者——大神叫到了校长室。

对这事我心里一直挺过意不去的,但后来我们的关系就亲近了许多。

美好结束于一场游戏,最通俗的游戏:真心话大冒险。

真心话大冒险其实是友情,爱情,亲情最好的催化剂。

每个周末我们六个小团体都要约着,美其名曰:抓住青春的尾巴,实质就是想出去疯。

顾远扬提议:“我们去个唱歌吧,好像大家还没一起去过吧!”

大家都无异议,唱累了,六一提议玩真心话大冒险。我本不想加入,无奈六一道:“大神都参加了,你就别推辞了。”

我看了坐在一旁的人,那人也在看我,我不争气的挪开了视线,看着桌上转动的玻璃瓶慢慢的指向了我“十一,是你哦,选一个吧,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我还没反应过来呢:“真…真心话吧!”

六一清了清嗓子“这里有没有你喜欢的人?”

说完大家都看着我,我瞪着六一,六一躲到了顾远扬的身后,就在顾远扬要开口的缓解这尴尬的时候,我缓缓的出声:“有。”

六一快速的探出头来:“什么!谁啊?谁啊?”

“第二个问题了,有本事再问吧,不过我劝你还是自求多福吧!”

“……”

没想到下一个竟是大神,大神选了大冒险。

“从在坐的女生中,选一个接吻。女生应该没有不愿意的吧!”

六一你真是个不怕死的啊!我在心里感叹。

时间好像静止了5秒钟。

然后就看到大神向我走来,站在我面前询问我的意见。

我低下头不敢看大神,道:“对不起!”

时间再一次静止,大家匆忙的岔开这个话题。

后来六一问我:“其实我们没想到你会拒绝。”

“啊!你觉得我会被美色俘虏吗?”

“当然!”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我其实是很自卑的,我们怎么会在一起呢?怎么可能在一起呢?他什么都好,而我呢?就算他现在喜欢我,又能怎么样呢?他那样优秀的男孩一定会有更好更优秀的女孩在等着他。

后来啊我常常问他:“你为什么喜欢我?”

“怎么还问啊?都问多少遍了啊?你不嫌累啊?”

“不嫌!说嘛!说嘛!”

“为什么不喜欢你啊?”

“我又丑又笨,更何况那是我还胖,虽然现在也不瘦。”

“挺有自知之明的嘛。”

“你……”

“开玩笑的,真是傻姑娘,在我眼里,你很漂亮,很聪明,你那时候还好吧,最多算微胖。”

“真的吗?那你正式的夸夸我!”

“你还当真了。”

“……”

007.

那次之后,我们之间又陷入了长久的尴尬。后来调了座位,我和大神不再同桌了,我们六人组也分散在不同的角落里,我们之间更没了交集。

有人说学生时代喜欢一个人连作业本放在一起都很开心,说这话的人一定不知道,有些人是不用交作业的啊!

再后来,可能我的理科真的是烂泥扶不上墙,两次考试之后,爸爸把我转去了文科班,我和他们彻底分开了。

师易啊师易,后悔了吧!当初天上掉下个大神,砸在你手里,你却把他扔了。

现在也只有期待每天吃饭时的巧合了,可是偏偏上天连这巧合都很吝啬。就这样我们高二那年再没有说过几句话了,有时偶尔碰到也没有所谓的相视一笑,我总是低着头,匆匆走过,分道扬镳,我们真的成了陌生人。

进入高三,更加繁忙了,空气里都弥漫着高考的味道,在老师和家长声嘶力竭地鞭策下,我们就这样,走上这个金鼓齐鸣、血肉横飞的战场。

我们不是生来就是战士啊!但最终都成了战士,勇敢的走上那座独木桥,冰雪的容颜,忐忑而茫然!

高三那年,母亲担心我的身体,不让我住校了,每天回家吃饭,我更见不到大神了。

再后来大神通过了自主招生,不用再来学校了,本以为,我们的故事就这样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大神离开的那天,老顾办了个欢送会,一是为了祝贺大神,二是为了激励我们这些仍在坚持的凡人,大家都给大神送了礼物,我也准备了,一本书——《追忆似水年华》,让顾远扬一起交给他了。

现在那本书就放在书房最显眼的位置,已有些老旧了,不知被他翻了多少次!

我翻开看到了大神那遒劲有力的字:雪转天涯,终归吾心!

008.

小说里,女主一定会考上男主的学校,然后幸福的开始美好的大学生活。

我也希望如此啊!但是现实是残酷的,我已经很努力了,仍是没有考上大神的学校。

六一安慰我说:“没考上同一个学校也没关系。嗯,可以在同一个城市啊,北京还有很多优秀的学校的。”

没想到的是大神很认真的找我说:“师易,填北京吧!”

我努力的朝他笑了笑,没有回答。

那时的我固执又自卑,我不知道我会去哪里,但我知道一定不是北京。

那年我们班,他们班很多人都选择了北京,六一、顾远扬都去了北京,叶紫、胡恒去了上海,还有大部分人留在了家乡。

唯独我一人像候鸟离群一般远赴厦门。

那时候,我真的以为,我们不会再见了!

那时候,我真的好几年都没有跟他联系,每次六一给我打电话,我都用各种理由来敷衍她,草草就挂断了电话。同学聚会什么的,我从来都不去,我害怕自己听到他的任何消息。

我并没有特别的失落,生活还是要继续的,我依然那么没心没肺的活着。

后来的很多年里,我们杳无音信,各自在各自的生活里忙碌着。其实我早已把它深深埋在过去的夏天里了,可他却始终把我放在他的心上。

记不清哪一天了,我和六一一起吃饭,六一听到QQ来消息的提醒,万分惊讶的问我:

“你不是不用QQ了吗?”

“用啊!我刚刚还发了条动态呢!”

“不可能,你都几年没上过线了!”

“怎么可能呢!给你看我刚刚发的照片!”

六一拿过手机,“你换号了吗?”

“没有啊!这几年一直用这个啊!”

六一仔细的看了看“你这个号里没我!”

上大学后,我新建了一个号,想和过去的生活彻底告别,就再也没有登过高中的那个号,我和六一常常用微信聊天,没有注意到QQ的问题。

后来啊,我再次登上曾经的QQ号,无数的消息扑面而来,最多的来自那个人,每天22:22的五个字母:wanan

我真的很幸运啊!有那么优秀的一个人,一心一意的爱着我。

009.

我和大神重逢在2014年的春节期间,很狗血。

那天我和我妈在超市买年货,没想到会遇到大神。

我看着大神笑着向我们走过来,有点手足无措,低着头紧紧地攥着手里的袋子。

“小易!”

“哎。”我以为我妈是在喊我,应了声,转头看向身边的老妈,她正笑眯眯的走上前。

“老师您还记得我啊!”

久违的声音想起,老师?

“记得记得,小易不是,越来越帅了啊!”

“老师您也越来越漂亮了……”

我鄙视的看着前面互相吹捧的两人,大神突然盯着我,我妈过来拉了我一把,冲周易道:“小易啊,这是我女儿,师易。”

“小易,这是周易,我从前的一个学生。”

“老师,我们认识,高中的时候做过几天同桌,不过后来师易转去学文了。”

“那巧了……”

“小易,你忙吗?没事的话,今天来家吃饭啊?”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正想尝尝老师的手艺呢!”

我们目光交汇了一秒,真虚伪,一点也不知道客气,我心里想。

就这样从超市转战到了我家。

妈妈在厨房做饭,大神说要帮忙妈妈不让,让我招呼他,陪他聊天。

我觉得那天我们在客厅坐了好久好久,无言。

“吃水果,你要看电视吗?”我打破沉寂。

“不用了!”

又安静了,太他妈尴尬了……

“呃……你是我妈的学生啊?”

“嗯。”

你就不会多说点吗?真是……

“你……”

“你……”

呃……要么都不说,要说还都撞一起了。

大神:“你先说吧!”

我:“还是你说吧!我不知道说什么。”

大神:“其实,我也不知道说什么。”

又安静了许久。

“小易啊!打个电话给你爸,让他早点回来。”

我像解脱了一般欣喜的应了下来:“哦。”

终于离开了尴尬的客厅,在院子打完电话我不知道该不该回去,转头看见大神挺直的背影,连后背都那么帅啊!

突然大神回头了,好像小时候偷抄作业被老师逮到一样尴尬。

我满脸通红,就看到大神隔着玻璃冲我微笑……

万万没想到我爸和大神也是相见恨晚,两人在书房呆了好久好久。后来我才想起来,两人也是熟人。

吃饭的时候,妈妈一个劲的招呼大神,我在想大神也真是厉害啊,如此淡定,要知道,我妈的热情没人接得住啊!

我妈又问了点像丈母娘问的问题,像什么在哪工作啊?父母还好吗……

大神也耐心的回答。

我妈:“小易,有没有女朋友啊?”

我匆忙看了大神一眼,这家伙又在看我。

“没有,老师如果碰到合适的可以给我介绍啊?”

我妈:“真的假的啊!你这么优秀,怎么会没女朋友啊?”

大神:“太忙了,一直没时间。”

我妈:“哎!你们这些年轻人啊,事业重要,家庭也重要啊!我帮你留意着啊!”

大神:“那就谢谢老师了。”

后来又扯到了我的身上,

我妈:“你看看你,和人家差不多大,怎么就差这么多呢,你说说你,我给你介绍多少个了,不是这不好,就是那不好,也不知道你想找个什么样的……”

我:“我想找个我爸这样的啊!要不然,您把我爸让给我?”

我妈:“我跟你好好说话呢!”

我爸:“好了好了,吃饭吃饭。”

吃完饭,有坐了会,时间不早了,爸妈要送他,他不让,我妈就让我送他。

大神的车就停在门口,到了车旁,大神开了锁,

我说:“路上小心,再见!”就往后退了退。

大神又像我走过来:“师易,现在,你可以做我女朋友吗?”

我愣了愣不知说什么好,

大神把他的手机号写给我:“如果你同意的话,今晚12点之前给我打电话,再见!”

说完就上车了,“进去吧!我等你电话。”

看着他的车远去,我依然愣在那里。

那天晚上我并没有给他打电话,因为他没有等到我给他打,他就打给我了,我还在纳闷他怎么有我号码的,他就问我:“想好了吗?yes or no?”

我:“可以说no 吗?”

大神:“不可以!”

我:“yes”

我听见大神笑了,我也笑了,那天的月色很美很美。

我抱着电脑在床上码字,问大神当时为什么不等我给他打电话?

大神说:“万一你不给我打,我还有机会。”

我:“这么没有自信啊?”

大神:“对别人我很有自信,对你那时候真没有,但现在有了。”

我:“现在有了?”

大神:“嗯!”

我:“为什么?”

大神:“现在你早就是我的人了,估计也只有我要你了。”

我:“你~你老婆我可是很有行情的。”

大神挠我痒痒:“什么?你再说一遍?”

我:“我错了,我错了!”

大神:“今天晚上看你表现。”

我:“老公,你明天还要早起呢!快睡吧!”

大神:“一起睡……”

我:“等一下,电脑……”

010

《何以笙箫默》热播时,我和同事讨论现实中是否真的有何以琛这样的男人存在。

“怎么可能等七年啊!”

“为什么七年后才决定去美国找默笙,七年里都在干嘛!”

“……”

总之,我们的观点一致:没有。

后来我又问大神的看法,大神道:“何以琛是谁?”

“……”

我废了好大的功夫给他普及了何以琛,大神笑着和我说:“当然有啊!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

“你能不能别自恋啊!”

“你老公那是自信,首先,我们要相信生活中美好的存在,其次,你刚才说那个何以琛等了赵默笙七年,我可等了您老八年啊!”

我楞了,是啊!感谢他没有放弃我,在没有结果的繁华里还能在等待我。

大神却说,感谢那是我路过他的生命。

去年春,六一病了,很严重很严重的病,顾远扬一直陪着六一,六一还是没能撑过去年冬。

六一和大神有一个秘密,虽然我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但我知道一定和我有关。

我最好的朋友再也看不到这个世界了,我们约好了要一起结婚,一起周游世界,一直一直在一起,可现在就剩我一人了……

老天啊!你为什么让我这个二十出头的女孩早早的历经死别啊,死亡伤害的永远是活着的人,如叔叔阿姨,如顾远扬,如我……

我不知道顾远扬以后的生命里会不会出现另一个女孩,但我知道六一会成为他心里永恒的存在。

少年多少年,忆中人如花,就像五月天唱的“我们都要好好的生活,好好的变老……”

珍惜,珍重,一切的一切……

2017年4月4号,当年的六人再次相聚,六一沉沉的睡着……墓前放满了她最爱的桔梗花,我知道那是永恒。

大神突然握上了我的手,紧紧的,紧紧的……

我们的故事仍在继续,故事的我们一路同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