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过河过河

一、中条山的妖

中条山的一只老野鸭精最近很郁闷。

辛辛苦苦修行了六百多年,没招过谁没惹过谁,就因为一次馋嘴,变了还不是很完整的人形去偷鱼,碰巧遇上了撒夜尿的渔民,把人吓得患了失心疯。

中条山人迹罕至,但是野物并不多,凶悍的野物更少。在此修行的多是些鸡鸭兔犬,最凶狠也不过狸猫野狐,并且很少和人类出现接触。这些渔村的渔民也是头一次见到这种事,大骇之下更是托人去狮虎山找那天师道的道士来捉妖。

那人不负重托,请来的小道士虽然面容青雉,但却是实打实的天师道传人。初到渔村,饭都没顾得上吃,闻着妖气便进山去寻了老鸭精。

老鸭精见是个清秀的小娃娃,根本不放在心上。现了原形想吓跑他,没想到小道士却毫无惧色,反倒抢先扔来一只血红色挂满铜铃的绳网。

那网遇风而大,结结实实的缠住了老鸭精。老鸭精大惊失色,他也没想到会一个照面便被制住。那少年道士已经逃出符纸,只要焚上三味真火,这只妖立刻便会魂飞魄散。

老鸭精毕竟是活了几百年的妖,身上总有些保命的手段。当下强行提取自己的魂魄脱离肉身,一路向山下逃去。那小道士虽然有本事也有宝器,但毕竟太过年轻,竟是没发现老鸭精的魂魄已经远遁而逃……

话说这老鸭精头也不回地逃跑,生怕道士发现自己。也不知道逃了多久,老鸭精闻到了一丝禽类的味道,也未加仔细分辨,你一头变扎了进去。

劫后余生的老鸭精一阵心悸,这种劫后余生的快感让他忍不住洋洋自得起来。

“中条山的妖精都说鸭爷我修行不及那只山狸子,他们那些小妖懂个屁啊!鸭爷抽时间练得这一招元神出窍,关键时刻能保的了命,他们修行再快,碰到那厉害的法师,也得呜呼哀哉!

不过,凭什么人类修行被称作神仙,非人修炼就只能被称为妖怪?

人类说的万物众生平等是不是没算人类自己?

妖怪的称呼是否带有贬义?

如果出现文字的时候人不叫人而是叫妖,那么这个妖字是否就不带有贬义?……”

上一秒,老鸭精还在思考这些哲学问题。下一秒,他就发现即将面临的是更严重的伦理问题——他慌不择路的投身到的是一只家鸡的身上……

对老鸭精来说,鸡鸭都无所谓,只是暂时栖身修养的肉身而已。虽然这是只母鸡,老鸭是只公鸭。

只是鸡圈里一只五彩斑斓的大公鸡引使老鸭精感受到了恐惧,这只公鸡灵智未开,但也感受到了这只母鸡突然有些不一样的感觉,眼中情欲顿起!昂首挺胸,展开自己双翅丰满的羽毛,骄傲地走向了老鸭精……

二、老鸭精的第二次危机

老鸭精更加郁闷了!

元神出窍虽然不影响修为,但必须精心修养,精魄至少需要半年以上的时间才能再次出窍和使用法力,也就是说他这一段时间需要禁锢在这只母鸡的体内。一只修行只六百年的老鸭,每天被大公鸡凌辱,这种屈辱感是从未经历过的,不过他现在面临着更大的危机。

因为张过河要过河!

张过河就是这处鸡笼的主人,鸡笼在一处老旧的院子里,院子在无渡村的最东头,无渡村坐落在黄河最湍急的一处拐角处。


河道在这里变窄,流向在这里变化,这里的水最深最急最不可测。自打有村子以来,村里的人就只能在河的这一边耕种放牧。想去对岸便要向下走上几十里地去“有渡村“才有最近过河的渡口。

张过河的曾祖父还活着的时候,总是溜达到村口岸边写着“无渡村”的大石头处看汹涌的大河发呆。一看就是一天,家里人若不去找,便不记得回家的路。慢慢地,老人甚至忘了家里人的姓名,却记得一句:九曲黄河万里沙,浪淘风簸自天涯。弥留之际,回光返照之时,招儿子来到床前,留下一句家训:张家子嗣,年满五十,能从无渡村大石处的河面游到对岸的人,才有资格继承家业,进入族谱!

其实老头患了老年痴呆,迷迷糊糊中摆起了当家人的谱,这家训也不伦不类。且不论他这一枝数代都是单传,单说年满五十这一条,难道前五十之年这家产还要封存?

张家据说祖上是清初的进士,官至巡抚。不过无渡村这一枝偏的不能再偏,族谱什么的根本不存在。

村里人都当是疯话,可这张家子嗣都有些憨,偏生还都跟着父亲读了点书,愣是把孝道、家规这些词奉若神明。

张过河的祖父五十岁,卒

张过河的父亲五十岁,卒

张过河还有一个月就五十岁了。

村里没有人家还敢把姑娘嫁给张家,这条也家训即将终结。

村里人劝张过河,连子嗣都没有,还管那家训干什么?

张过河一瞪眼:“夫孝,德之本也!”

虽然张过河平日里一幅迂腐模样,实际上心里也害怕。那河面又宽又急,下去就是送命。自己的父亲祖父苦练水性,进去也就是一个猛子便再不露头了。

想到一个月后就要按家训送死,自己膝下又无子,家中落魄没什么值钱的金银细软,只有一座老屋和房后一片薄田。便交代平时与自己交好的隔壁王二,一旦自己有个三长两短,家中这些田产器具活物都予了他,只求王二找下游的捞尸人找到自己,在自家地里埋了便好。

王二这人倒不是奸诈小人,平素还算仗义,就有一个毛病——馋。

张过河和王二蹲在院子里长谈之后回屋睡觉,王二独自走到了鸡笼处,盯着里面的鸡喃喃自语:“这老张如果有个三长两短啊,我就先把你们炖了,一天吃一只……”

老鸭精闻言大惊,他被禁锢在这母鸡身上,一旦宿主丧命,自己也将魂飞魄散。

紧张之下,骤觉股间发紧,一阵腹痛。

他竟然产了一枚蛋出来……

三、张过河的过河计划

看着腹下的鸡蛋,老鸭精哭笑不得。

“虽然是自己下的蛋,但丝毫没有做娘亲的感觉呢!”老鸭精呆呆地想。

看来想要保命,就要让张过河过河!

过河才能保命,这道理张过河也明白。

放风时间,老鸭精晒着太阳蹲在一处木头上看着张过河对着一堆劈材忙活,一阵绝望感无力感涌了上来……

这张过河实在是有些笨,他原本想在腋下绑上两根木头增加浮力。第一次锯得有些长,穿上褂子愣愣地支出两处突起。张过河是断然不会允许村里人看到自己弄这些小玩意的,那意味着众目睽睽之下违背了祖训,这么多年的人设岂不是要崩!

第二次锯短了一些,藏到腋下便兴冲冲地跑去村里池塘做实验。不一会,张过河头发湿淋淋的回来了,脸上带着失落,很显然两根小木棍不能提供多大的浮力。

张过河又找了两根长一些的木头,竖着斜着在腋下不停变换角度比划着。

老鸭精这个气啊,不知道碰到这么愚钝的人类是不是算自己的业障。大怒之下竟灵机一动想出来一个主意。

它狠下心来使劲叨掉了自己的一根羽毛,钻心的疼痛让老鸭精差点没哭出来。老鸭子最爱惜羽毛,修行以来已经几百年没掉过毛了。不过为了保命,必须硬挺过去,虽然疼,好在只是鸡毛。

老鸭精将身上的长毛几乎啄了个干净,只在脖颈、胸腹、屁股、大腿处分别留了一圈。感觉效果可以,在鸡笼里上下翻飞,胡乱喊叫,吓得笼子里其他母鸡也一通乱飞。张过河听到动静,以为有什么野物偷鸡,赶忙来看。老鸭精见张过河走过来,马上挤到笼子口,抬手挺胸展示着自己泳圈状的羽毛。

张过河四下看了看没什么异常,又检查笼子门是否关好,突然诧异地发现最能下蛋的那只母鸡变成秃毛鸡了,还以为是公鸡交尾时霸道的啄了去,可是这留下套圈形状鸡毛的样式着实奇怪,便凑近了看看。老鸭精见张过河打量自己,更卖力的展示起了残存的羽毛,甚至坐下去摆出了划水的姿势。

张过河看了一会,突然转身跪了下去。

“老天爷啊,你这是给我指路呢,天不亡我啊!”

然后起身兴冲冲跑到那堆劈柴处又忙活起来。

忙活了大概两个时辰,张过河把一些穿成串的小木头块牢牢绑在腹部、脖颈、手臂、大腿处。套上衫子竟也没显出明显的形状。

入夜,吃过晚饭的闲汉王二溜达到张过河家闲聊。对王二,张过河是放心的,便一五一十把自己的过河装备介绍给王二。

王二拿着这些木头块连连摇头。

“这些年你苦练水性,加上这些木头哪里的河都能过了,可这无渡村口不一样啊!”

“水是急了一些,拼一把也未必不能过去。”张过河有些生气。

“我爹给我讲过,我刚生出来那一年,下游有个村里的地主看上了咱们村一处楠木,想买回去做寿材。”王二看张过河的脸色,赶忙解释道。

“咱们村没有好木匠,他想把那根大木头整根运回去,就想着扔河里顺流而下,沿路找几个人盯着就行。没想到这木材扔河里,一个浪打来马上就没了影,你说邪性不?”

“净他妈扯蛋,我咋没听说过?”张过河问。

“你当然不知道,那根木头我家的,地主花了大钱,我爹捂得死死的,只说树遮了院子的光,找人砍了,要不你以为我爹活着时候抽大烟哪来的钱?”

四、救苦救难老山狸

老鸭精感觉到了绝望,如果真像王二所说,张过河有去无回,自己岂不成了王二的腹中餐?

张过河也很绝望,甚至忘了喂鸡。老鸭精饥肠辘辘,后半夜也没有睡着。

月光下,屋顶上

一个黑影一闪而过。

那黑影是个动物形状,跃下时身形矫捷,没有一点声音。

老鸭精仔细一看,竟然是个大号的山狸子!

那山狸子溜到鸡圈处,四下转了转。木质栅栏门被张过河用铁丝锁的很紧。山狸子用爪子摆弄不开,看四下无人,竟然变成了一个人形去拧铁丝……

这不是中条山那只山狸子精吗?

遇到老熟人,老鸭精并没有很兴奋,因为山狸子是来偷鸡的,自己也是被吃的对象。

看到那只人形山狸子留下的流口水,老鸭精把这些天恢复的一点点法力凝结成线,传音给山狸子。

山狸子听了老鸭精的讲述,笑倒在地上打滚。

老鸭精看到山狸子精如此失态,心中也是火气直冒,不过有求于人家,只能强压住火气请山狸子精放自己出鸡笼,也就不用管张过河死活了。

山狸子听罢摇摇头说:“咱们没那么大交情,给我个理由救你”。

老鸭精早就知道山狸子是那种坐地起价、趁火打劫的无赖,干脆让山狸子开条件。

山狸子开出的条件是要老鸭精法力恢复后,用200年修为化作内丹送给山狸子。

老鸭精一口答应下来,他知道如果此时还价,山狸子马上会涨价。

山狸子一愣,重新又把笼门锁了,转身便走。

老鸭精急了,都答应了山狸子,为什么还不放自己出去?

山狸子边走边对老鸭精传音说:“我可是中条山排行第一的妖,救苦救难的,我明天帮那村汉过河,然后再来救你,也算功德一件。你和那只大公鸡好好道个别吧,哈哈哈哈……”

五 过河

第二天,无渡村来了一个带黑眼镜的算命先生。这位先生并不是瞎子,只是瘦骨嶙峋一幅阴损的模样,偏生胡子修得很规整。弓腰驼背,走路像猫一样没有声音。不知道在哪弄来的幢幡又破又烂,正面写着“乐天知命故不忧”,背面印的却是“拥护共和万岁”。

算命先生进村后径直来到了张过河家,张过河正心绪不宁,见到有算命先生连忙请了进来。

这算命先生正是老山狸化的人形。

老山狸装模作样的捋了捋胡子对张过河说:“看你面相,恐有性命之忧啊!”

张过河听罢“噗通”一声就拜了下去,连呼先生救我!

老山狸装模作样的扶起张过河,又听了一遍事情经过。表示感动于张过河的至诚至孝,必须帮张过河渡过这一关。

张过河大喜过望,表示要散尽家财供奉先生。老山狸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摆摆手表示此事不需提。张过河当下对张过河更是深信不疑。

老鸭精嘱咐张过河,寻十余名村里的壮汉,有把子力气的就行,再备麻绳横木、铁锹锄头,到村口集合。张过河不明就里,但也按吩咐去了。

老山狸晃悠悠地转到鸡笼,对里面的老鸭精龇牙咧嘴地说:“鸭兄,其实咱们妖的头脑很重要,天赋不行修行多久都不行。看我带这傻子过河,哈哈!”

听到张过河要提前几天过河,村里人都放下手里的活赶到村口看热闹,十几个答应帮忙但绝不下水的汉子也凑齐了。

山狸子看众人翘首以盼,清了清嗓子说:“各位乡亲,张过河年逾五旬,却至诚至孝,一诺千金。古有百里负米、埋儿奉母,今有张某奉命渡河。今天,张过河就要渡河,你们说,他是不是可以流芳百世,名垂千古?”

村里人有点听不明白山狸子说什么,不过看起来是好话,便齐声喊道——是!

山狸子有喊来张过河,这时候张过河已经吓得浑身如筛糠一般,竟是要瘫坐在地上。山狸子小声的说:“站好了,肯定让你平安过河!”张过河听到算命先生如此说,才稳住了心神。

“把你家祖训给大伙念一遍!”山狸子大声喊道。

“张……张……张家子嗣,年满五十,能从无渡村大石处的河面游到对岸的人,才有资格继承家业,进入族谱!”张过河把心一横,大声念了出来。

山狸子拍手道:“无渡村口的河,凶悍异常,舟不能渡、鱼不能游,这些大家都知道,张过河只要下水,就是进了鬼门关。可是家祖有命,又不得不渡!”

大家伙想起老张家这些年的遭遇,也不免唏嘘。

山狸子话锋一转说道:“前几日有菩萨点化于我,对我说无渡村民,见张家四代人的悲剧无动于衷,相当于见死不救,老天本要降罪于你们,大旱三年、瘟疫横行。但菩萨悲悯世人,特让我来这无渡村行一天大的善举,救这苦命的张过河。只要张过河过了河,你们无渡村才可避免天罚。”

众人听山狸子说的信誓旦旦,心中未免惴惴不安起来。于是推出村中有声望的老者上前对山狸子行礼道:“上师慈悲为怀,请救救我们这些贫苦人儿吧,如若能送张家小子渡河,村民愿世代供奉上师!”

山狸子大喜过望,偏偏摆出一副得到高人的模样说:“本人云游四海,无需你们供奉,但是切记,你们村里每月初一、十五都要去中条山花立峰顶,用家禽红肉祭拜苍天。必须风雨无阻,才能风调雨顺。”

众人听这山狸子不是狮子大开口的骗子行事,便又信了几分,一口应承了下来。

山狸子转身对张过河说:“这次点化你,虽用不得什么法力,但前几日上达天听也耗损了几分修为,这次送你过去之后,需把你家一笼鸡送与某,方能不损你的功德。”

张过河听只要他的鸡,更是觉得这先生深不可测,自己的命也算捡回来了,于是心下稍定,咳嗽一下准备对着村民发表一番激昂阔论。

山狸子哪里肯给他这个机会,抢险朗声说道:“壮士们,把村口这块大石头挖出来,运到下游五里外的鸡鸣嘴,那里水流平缓,以张过河的水性必定性命无虞!”

场间瞬间静了下来

就……就……就这样?法术呢?神迹呢?

这招数很简单很有效,就是之前三代人都没想到。

就像村里中了一只巨大的西瓜,大家等了一个夏天准备分食,非要去找西瓜那么大的刀,最后发现用家用菜刀一样也能切开。但是切开后里面还是生的不好吃……

如果不是山狸子没有骗财骗色,众人已经可以把他打出村子了。

山狸子看众人眼光不善,冷哼一声:“哼,你们觉得此法不行?”

众人沉默,张过河也沉默。

山狸子说:“张家祖训是在这石头处渡河,石头在哪便在哪里,便在哪里渡河。这是变通之法。难道你们还想看某用法术,将这波涛变成小溪吗?你们不想想为何无渡村这里的河异于他处,是不是村民好逸恶劳,品劣性恶?如今还踟蹰不前,老夫还懒得管了,你们自受那天谴吧!”说罢竟要拂袖而去。

众人急忙拦住,这算命的出招虽然低劣,但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张罗众人把大石头运去,待张过河过了河再运回来。

张过河此时突然瘫坐在地上,抱着山狸子的大腿痛哭起来。

“我们张家饱读诗书,怎么就想不到这一招呢?”

张过河如何渡河暂且不表,因为平淡至极、平淡至极……

且说山狸子带着张过河渡河回村后,兴冲冲去到鸡笼处,准备带老鸭精回去恢复法力,汲取内丹。这一趟太值了,不仅讹诈老鸭精百年修为,还忽悠村民去中条山“进贡”,以后嘴馋也不必跑这么远偷食了。

可是到了鸡笼,却怎么也寻不到老鸭精委身的那只母鸡了。这时,张过河家走出一个胖婆娘,见到老鸭精便呵呵笑着说:“先生,我是老张隔壁王二的媳妇。老张嘱咐我今天帮衬一下,做点吃食犒劳帮忙搬石头的弟兄。这鸡都许给你了,但是有一只秃毛的我看病恹恹快不行了,就给炖了,好的都给您留着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故事就是从这座木屋子开始的。屋子有两层楼,屋顶盖着一层青瓦,这些瓦不知道是谁烧的,也不知道是谁盖上去的,这屋子也不...
    黄大胜阅读 73评论 0 0
  • 一直被讨厌的人模仿是件很不愉快的事
    胶澳女孩阅读 22评论 0 0
  • 【幸福男孩,郏县,张易,坚持分享第67天,2018.1、21】 今晚上课了,杨老师拿了一个红色的箱子,上面写着捐款...
    简单男孩阅读 35评论 0 1
  • 知道的道理那么多,依然过不好这一生,这句话撮到很多人内心深处的那根神经。但是真正使你过不好的并非那些道理,而是没有...
    滚动的财富阅读 40评论 0 0
  • 都说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可我们常常会做的是把不好的一面展现给最亲的人。在漫长的岁月里,我们不停的学着与自己妥协...
    爱冒险的兔子酱阅读 27评论 2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