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陪你,你在哪?

图片发自简书App

大学毕业一拿到毕业证,就跟着男朋友风风火火踏上动车去了杭州,一个行李箱,一个背包,一个电脑包,兜里还有老妈给的4500块钱,这是我的全部家当。

我记得那天从学校到火车站的滴滴快车是免费的,我记得我们俩除了各自的行李外还一起拎着一大袋零食当干粮,我记得我们很开心的穿过马路向郑州东站奔去······

兴奋激动开心甚至有点紧张,在路上我拿出小本本仔细查看我收到的面试通知,有西湖区的有滨江区的有九堡的,还跟着男朋友计划着先去哪里再去哪里。

动车呼呼的向前跑,窗外的景像是快进的纪录片,开始是极具北方特色的大片枯草和一望无际平坦的田地,还有似荡上一层墨色的灰头土脸的行道树。慢慢的蓝瓦白墙小洋房逐渐清晰,门前屋后小河流,小山坡此起披伏绿油油的挤出一滩水塘。作为一个很少出远门的姑娘来说,见惯了北方土沙雾霾大平原,突然适应不了小桥流水的烟雨江南,不过心里还是欢喜的。

到达杭州东站已是晚上10点钟,我们一头钻进地铁去找闸弄口附近的旅馆,从地下钻出来是不由得感叹“这就是杭州哇!”,在路边吃了碗兰州拉面,店里的风扇开的很大,桌子上的纸巾被吹的摇头晃脑。拉面的汤有点咸,加上长途坐车劳累,没吃几口就放下了筷子,准备回去喝热水顺一顺。因为时间太晚了,就没在附近转,回去就睡下了。

我们到的那天是周三,男朋友要在周一去公司报道,所以只有四天时间安顿好工作和房子,再加上周六周日面试公司不上班,这样我就必须在两天内找到合适的工作,两天内找到住所。可以说时间超级紧张。

第一天安排了一场面试,人生第一次面试,颤颤惊惊硬着头皮走进去,老板觉得不错,但是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放弃!

第二天安排了三场面试,前两个一个是不喜欢,另一个工资太低,放弃!

最后一个我都绝望了,因为是我最看不好的一个职位,结果成了我人生第一个正式工作!人生处处充满意料之外的惊喜!

我站在21层可以看到钱塘江,江水有点浑浊,上边还有两个货船慢悠悠的靠近,走近了不知道会不会互相打声招呼。江的那边是高高低低的楼房,再望向远处就是起伏的圆滚滚的山头,空气很清晰透彻,整个城市亮晃晃的,就像是近视眼突然戴上了个合适度数的眼镜一样,真想数数树上有多少片叶子,叶子有多少根脉络······

还没下楼就跟男朋友说:就这家了,路上跟老妈打电话告诉她找到了工作,环境挺好的,待遇也可以接受······

接下来的问题就是找房子了,初来乍到的不知道咋找,听朋友推荐,在豆瓣小组挂了帖,一天到晚盯着刷新纪录和留言。周六一天也没有找到一间房子,周日着急的直哭,男朋友周一就走了,我自己连百度地图都看不好怎么去找房子,剩下我一个人可咋办。男朋友安慰我,别着急,他保证找到房子再离开。有时候真的是人品好,老天爷都眷顾,突然刷出一条帖,婺江路地铁站附件有招合租,二话不说联系好了就出门去看房了,后来听室友说,原来的一个租客违约不来了,她刚挂上去就收到我的回复。

这下终于放心了,晚上我俩终于有时间去散散步,去看看杭州的夜景。想想这两天整个杭州地铁公交的来回跑,没正经吃一顿好饭。中午我们去快餐店吃,快餐店在2点——2点半这个时间段打折,有一次记错时间,吃完也没有打折,为此后悔不已。想去买点水果,荔枝看起来晶莹剔透,但是实在是太贵,只能砸吧嘴巴过过眼瘾吧,但是后来到底买了什么水果记不得了。

我们俩走到大桥上,开心的留影,你说这个小区不错,环境也很好,以后我们住这里了,其实到现在我们也付不起那个小区的首付。我们坐在十字路口的红绿灯下吹风,晚上的风比白天凉快多了。十字路口,红灯停绿灯行,来来往往的车流不约而同的听着这无声的指挥。红灯亮了,东西两边的车都停了下来,每个车都睁着两只明晃晃的大眼睛,慢慢车越聚愈多,大眼睛也越来越多,眨巴眨巴一闪一闪聚成一团。还有倒数10秒钟,车哼哼的准备向前冲,倒数3秒钟后,松刹车挂挡开头车已经开始动起来。终于红变绿,像是脱缰的野马,离弦的剑,一窝蜂的喷出去。滴滴的鸣笛声,嗡嗡的发动机声,还有铃铃的自行车铃声,瞬时交汇成一曲杂乱无章的烂曲。

我没心情看,更没心情听,因为明天我们就要分开了。我靠在他肩头,他抚着我的头说,即使我不在,你也要照顾自己,按时吃饭,好好上班···泪崩,真想告诉他,不要留下我一个人,我害怕······但是始终没说出口。

第二天,我们俩把唯一的行李箱拉倒婺江路地铁口,一起铺好床铺,把两三件衣服挂好,去附近超市买了洗漱用品,枕头,拖鞋,被子等等烂七八糟的东西,算是初步安置好了。

一切妥当之后天也黑了,也到了分别的时候,我抱着他的胳膊小心翼翼的走,因为走快一分钟就缩短一分钟我们相处的时间。快到地铁口时,我拉着他想往回拖,眼泪止不住的流,我是多么多么希望他别走啊,我不想一个人,那情景就好比小时候抱着老爸的脖子哭喊着不去上学一个样,只是当时我只是无声的流泪,都是内心戏。小时候与长大后的不同就是“懂事”,懂的有些事不是我自己控制的来的,懂的再抗拒的事也要学会妥协,该分开的时候就得分开,只是时间迟早而已。

他说看着我离开,我擦了把泪,扭头离开,心里默念不能回头。路灯下看到自己的影子跟着我移动,我伸脚它迈步,我摇头它晃脑,但它终究不是我,只是一个轮廓,因为我在不停地哭,它仍是一团黑乎乎。

是啊,我陪你来到杭州,可是你把我自己留下,你在哪啊?你什么时候来看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