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生命中的意外,要用一生去弥补(三)

图片发自简书App

当程馥从本地大学给米瑾打来慰问电话时,她首先忍不住了,在电话那头嚷嚷起来:“米瑾,你是不是学傻了!高考已经完了,现在我们要响应党的号召,解放本性,享受青春,去体验爱情的美好……你学习好也没错,但好歹顺应潮流,谈个恋爱啥的吧!”

米瑾在电话这头愣了几秒,然后闷闷的说:“不知道。”

程馥在电话那头发出了吐血身亡的声音:“米瑾大人,不是我说你,上次我来北京看你,短短几天就遇到各种制造和你偶遇的追求者。我看都不错嘛,你是不是眼光太高了?一个都看不上?”

米瑾顿了会儿,迟疑道:“感觉……少了点什么……”

“少了什么?颜值?家境?浪漫?稳重……我去,你都没开始过,还胡思乱想有毛线用!”程馥苦口婆心的劝道,“请女王至少先开始一段感情,再来评价自己的心好么?别站着说话不嫌腰痛!我知道你是个学霸,但爱情这个东西,开始看可能不太好看,但一旦踏进去后,可就是越瞧越对眼!”

程馥又在电话那头好一阵狂轰拉炸,炸得米瑾耳朵发懵后才挂了电话。米瑾把发烫的手机拿下右耳,一眼就看到了B大银杏树小道尽头的那个身影。

是个身形清癯、带着微微刘海的清爽短发的男生。他推着自行车,淡蓝色衬衣的衣角随着微风摆动着,晕染开北京秋季一般迷人的天空。这是个无论从哪方面看,都带着尚显青涩的精英气质的干净男生。

他叫王柏。R大的大四保研生,在某一次R大和B大的联合活动上,他认识了米瑾,然后就穷追不舍。他知道米瑾及其严谨的规律,就每每在固定时间,骑自行车从R大过来,来B大这个路口等她。每次,米瑾都是目不斜视的走过去。

一年,两年。唯独他日日骑着自行车过来,等在路口。没有一句对话,然后擦肩而过。

米瑾顿了脚步,她就驻足看了他一会儿,感到北京秋季温和的日光刺得她眼睛有些生疼。她擦了擦眼睛,然后第一次向王柏走了过去。

米瑾和王柏谈恋爱了。

这个消息在B大文学院炸裂开来。一个营的其他追求者自然是哀叹连连,但碍于王柏大四“前辈”的身份也没人敢说什么。倒是程馥特别欣慰的在电话那头连连感叹“少女啊,你的青春终于拉开第一道帷幕啦啊”。

谈恋爱的日子也没有什么不同。米瑾制定了另一份谈恋爱作息表,在寝室损友的共同参考下,将作息表中的一部分时间分了出来,作为“恋爱专属”。

盯着电脑屏幕上修修改改的作息表,米瑾有些出神,北京夜晚的风褪去了白日的焦热,吹着米瑾舒服得眼皮子打架。

忽的,这样美好宁静的夜晚又被程馥的电话铃打断了。程馥嚣张的在电话那头嚎着:“米瑾!你到底上不上人人啊!你大一注册了后上了几次?现在是人人的天下,QQ早就过时了!”

米瑾头一疼,然后一边顺势点开电脑上的人人图标,一边淡淡应道:“上了五次吧。三次是和其他大学的同学探讨课题,两次是在人人上下载文章参考。”

“天哪,注册两年你就上了五次,还都是为了学习……我的使命果然就是来拯救你的……”程馥哀叹连连。

米瑾刚想回答,可是她拿手机的右手一抖,手机碰的落到了地板上,依稀听得程馥的嚎叫“死丫头,怎么没声了”。

米瑾死死盯着电脑屏幕,眼睛略过一大堆待处理的消息通知,人人新好友请求的界面上,一个头像晃得她眼睛发晕。

那是一张棱角分明、眼眸如星的少年脸庞。就算眉宇间残留的稚气,也掩盖不住那如三春青草般蓬勃的成熟内敛和意气风发。仅仅是不全的半张脸,就让米瑾呼吸猛地加速,像心脏病一样汹涌袭来。

梁辰。

米瑾突然觉得,有些以为消亡的东西其实一直都在,埋在某个深处,然后等待某个时机破土而出开始复仇。比如说,她作息表中出现的意外,她设计精准的人生中出现的意外。

米瑾鬼使神差的看了眼周围,像做贼般点下了:同意。

米瑾么?好久不见,哈哈。梁辰的人人消息迅速发来,让正苦思冥想第一句该如何说的米瑾有些慌乱。

嗯,梁辰你好。顿了一会儿,米瑾敲下了中规中矩的一句话。

我谈恋爱了。他叫王柏,是R大大四的保研学长。不待梁辰回应,米瑾有些急促的自顾说道。

梁辰那边滞了会儿,旋即屏幕上打来个笑脸:好啊。我这几日也准备接受一个女生,叫卢琳。我们同系,平日也都认识。觉得她还不错,很乖巧。

米瑾敲键盘的手指呆在了上空。原来梁辰也谈恋爱了。想来也很正常,都是享受青春的大学生,又各自那么优秀,不谈恋爱反而诡异了。

米瑾心里有一块大石头落地了。然而却没有带给她轻松的感觉。她对着电脑屏幕,看着梁辰打过来的“保持联系”与一个卡通笑脸,米瑾习惯性的一个深呼吸。

之后的日子按照米瑾的作息表严格滚动着,似乎没有任何波动。唯一有区别的,是米瑾作息表上郑重其事加进入的一条:每晚9点到9点半。上线人人,和梁辰聊天。这一条安排风雨无阻从无间断。哪怕是偶尔班级聚餐来不及回寝室,不管是在路上公交上还是酒桌上,米瑾都会准时打开手机流量:今天也好么?梁辰。

他们的聊天也是中规中矩,谈谈新闻事件聊聊各自趣事,从梦想到文艺哲理,他们聊的范围很广,但似乎心有灵犀般,二人都不会提起过去,那段高三的时光。但每次9点半时间到,互道晚安、同时下线后,米瑾都会呆呆的看着梁辰灰色的头像出神。

她并没有下线,每次不过是把状态改为了隐身。9点半后按照作息表,她应该是出门半小时慢跑。但她从来都是延误了,有时9点40出门,有时甚至9点50才动身。那时她隐隐觉得,生命中的某些意外正朝着她不可控的方向发展。

而这个意外的名字,叫做梁辰。

米瑾和王柏的恋爱依然在继续。然而,当按照作息表规定一周见一次面,还限定时间后,王柏终于怒了。当米瑾被王柏叫出宿舍楼,看着王柏阴沉的脸,米瑾就觉得大事不妙。

“瑾,我们在谈恋爱,而根本没有恋爱。”王柏背靠着乒乓球台,眼眶些些发红。

“柏,你别急,我改改作息表可好?”米瑾低头,不敢看王柏。

王柏凉凉的一笑:“恋爱还需要根据作息表来规定?瑾,你觉得这是恋爱么?”

米瑾一愣。王柏走过来,俯下身有些心疼的看着米瑾的眼睛:“瑾,我不是在针对你的作息表。每个人都有自己生活步调,就像自己给自己铸就的房子,完全属于自己的原则和态度。然而恋爱啊,是在这所房子上开的一扇窗啊……对不起,瑾,我觉得我现在还没有能力为你推开这扇窗,所以我们分手吧……”

米瑾和王柏分手了。持续了8个月的恋情,结束得仓促又情理之中。整个B大学院再次被轰动。

再是淡然清傲的米瑾也有些挂不住面子,毕竟,她和王柏也像所有普通的恋人样,牵手在荷塘边漫步过,也曾依偎在夜晚的名珠湖边絮絮低语,或是躲在图书馆后的银杏林里体验青涩的初吻。

米瑾整日提不起劲儿来。虽然作息表依然在严格执行,但她就只是面无表情的机械完成罢了。当这终于被每晚9点屏幕那端的梁辰察觉时,他发来了一个卡通的苦逼脸:“米瑾,最近发生了什么事么?”

米瑾看着电脑屏幕,眼眶有些涩。她猛地翻开人人某一天的聊天记录,找到了梁辰的电话,然后拨通了过去。

当时为什么那么冲动,米瑾事后也没明白。给梁辰打电话,也不在她的作息表安排上。但她当时就是不受控制的想听听梁辰的声音。

“梁辰,我和王柏分手了。”

“嗯……没事。好好犒劳自己吃一顿,然后睡个好觉……不许胡思乱想。”

梁辰带着些惊诧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21岁青年的沉稳声调带了些些磁性,和米瑾记忆中18岁少年的语线截然不同。

或许是毕业后再一次听到梁辰的声音,米瑾有些发呆,说出第一句话后就没了下半句。直到梁辰在电话那端不停喂喂:“米瑾,米瑾!怎么没声了?是不是又想起王柏哭了?还是学习太累直接睡过去了?好吧,你好好休息,不要多想……还在么?真没声了……米瑾你还在么?我真挂了……挂了哦,晚安……嘟——”

千里之外,香港。G大男生宿舍。梁辰挂断电话后,就觉得眼前一阵发黑,他下意识的摸摸额头,烧得滚烫。身旁传来室友的惊呼:“梁辰!你怎么又起来了?还是为了在固定时间和你朋友聊人人么?你都已经烧到40度了!医生说了一定要静养!快躺到被窝唔汗去!”

梁辰迷糊糊的应了,上半身刚栽倒床上,电话又响了。话筒里传来卢琳,也就是他女朋友娇弱的声音:“辰,你的高烧好些了么?你都不让我来看你,虽说是怕我担心,但是……辰,你可不可以开手机视频,我想看看你,就一会儿……”

“不用了,我没事。”梁辰淡淡道,感受到电话那端卢琳几乎都要哭出来了,梁辰放缓了语调:“乖,等我病好了,带你去港口坐游轮。”

好不容易挂断女友的电话。梁辰的室友却发现,梁辰一直把手机攥在手里,哪怕高烧昏睡着也攥得紧紧的。仿佛是担心着什么,等着远方的电话。

“辰哥,你总是在晚9点上人人和你朋友聊天,有时系里有重要会议都想借口推脱,这对于你这个学霸可是稀罕……那个人真是你朋友么?”室友疑惑的问到。

“就是朋友。”滞了一会,梁辰闷在被子里的声音闷闷传来。

而在同一时间,千里之遥的北京。梁辰挂断电话后,听着手机里的长音,米瑾的目光更茫然了。她看向电脑桌面的作息表,犹豫着敲下:每晚9点30分给梁辰电话。顿了一会儿,又改成:每周周天9点30分给梁辰电话。稍长的一段停顿后,这条安排终于被完全删去。

米瑾长长的深呼吸。她能预感到生命里出现了一个叫梁辰的意外。以作息表为例的精准人生不允许意外,米瑾从内心深处抗拒这让她徨惶不安的源头。她想把这个意外掌握在可控的范围内。

然而当米瑾意识到这个意外远远超出了她可控的范围,是因为大三上期的港台交换生计划。

当某天晚9点15分,梁辰在屏幕上打出:米瑾,我申请了去台湾台大交换。一直对台湾很感兴趣,想去看看阿里山。这是全国高校都有的,B大也有……虽然快截止了。不过你也不会去吧,因为你要全心准备英国A校的3+2计划,大三结束后就直接去英国攻读硕士。

米瑾默默的关了电脑,然后一晚上没睡,就开着床头昏黄的节能小电灯,准备成绩单、奖状、荣誉证书、自我陈述。然后第二天,在港台计划截止的最后一天,她冲到了学校教务处,递交了所有申请材料,并由于她的国奖优待,教务处当场加开了对她一个人的面试,然后顺利通过,去到台湾还有剩余名额的唯一一所大学——中山大学交换。

当几个月后,米瑾的双脚踏在宝岛的土地上时,她依然有些没明白发生了什么。

台湾交换。根本不存在于她的作息表上,她应该呆在北京准备英国A大3+2计划。然而就是一瞬间做出了决定,一天准备、申请、面试,像做梦一般,来到了台湾高雄,中山大学。

米瑾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自己设计精准的人生出现了漏洞,而且正以让她不知所措的方式将她吞噬。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