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烩18丨谢谢你的温柔


2017年11月28日 星期二 晴

我窝在沙发一角,静静地看着窗外,阳光照亮了树上的新叶,又是春天了,可我的心一片悲凉。

手机响了,顺手拿起,心跳却有些异常。孙亚,一个刻在我灵魂深处的名字,我前男友。我们曾在一起六年,从十八岁到二十四岁。

我曾一直以为,此生,那个踏着五彩祥云,来迎娶我的盖世英雄,只会是孙亚。

可待繁华落尽,最终我们天涯路远,各自安好。

记得有次我和老公李跃依偎在沙发上看“那些年,我们爱过的女孩”。

剧终,我泪流满面。李跃有些诧异,摸摸我的头,说“老婆,我怎么没觉得有那么感人啊?”

电影里沈佳宜嫁的人不是柯景腾,而我嫁的人也不是孙亚。我不知道那些泪是因为孙亚,还是因为那些流逝的青春岁月。

我爱李跃,与当年爱孙亚一样,毫无保留。可曾经路过你世界的人,总会在你的生命中留下印记。

十几年了,我和孙亚没打过电话,未发过微信,仅限于朋友圈点赞或评论。

我了解他的最佳途径是朋友圈。当然,他闺女是永恒的主题,各种搞怪照,钢琴比赛获奖,三好学生奖状……

仅有一次,他晒了和老婆在埃菲尔铁塔下的照片。他亲吻她的额头,神情专注,阳光洒在他光洁的额头上。照片中的他们,不似多年夫妻,倒像是热恋情侣。照片光线太亮,有些刺眼。

尽管有莫名的酸楚,我还是虚伪地点了赞。顺便调侃下自己,陈可啊陈可,人格仍不够高尚,不是应该真心为他开心嘛,看来修行路漫漫啊……

当然那只是生活中一个小插曲,就像早上打碎了碗,沮丧只会维持几分钟,转眼便如过眼云烟。毕竟,我们都已拥有了各自的人生。

但是怀着八卦而好奇的心理,我仍下载了那张照片。仔细端详她老婆的模样,就差去隔壁超市买个放大镜了。最终,我甘拜下风,年轻、貌美、身材凹凸有致。心想,不至于吧,为了气我,真找了个模特?

在一起时,孙亚总嘲笑我身材比例,恶毒地将我娇小的身材称为“50,50,50”。我曾说,“知足吧,你也就一普通人,要求不能太高,有本事,以后找个模特。

“喂,喂,喂”,我拿着电话,明明听到他的声音,我还在继续装作听不清。十年了,沧海都能变桑田,我也需要时间调频。

“可可,是我”,他的声音依旧那么清淡,而我也迅速平复了心情。

“哦,知道是你,今天风向不对啊,孙亚同学,过尽千帆,怎么想起我了”,用玩笑化解内心尴尬,一向是我长项。

年少时,孙亚很闷。但只要和我一起,怼我模式就会自动开启。且绝不仅止步于近墨者黑,而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似乎只要是打击我,他总潜能无限。

“可可,你好吗?听王敏说你……”

我的血直往上涌,这世道,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没觉得平时同学间联系如此紧密啊,这传播速度,我也真服。

估计我年纪一把没孩子,刚又做完胎停手术,已在同学圈成为最佳话题。

我……难道要我去和前任抱怨生活不如意吗?这不是相当于你对跳槽前的老板抱怨你现在的公司。 更何况,明明知道,他现在过得如此春风得意。

“还好,活着,嘻嘻,孙总,你也挺好吧?”

我是明知顾问,他已是一家500强通信公司的技术总监,且佳人在侧,小棉袄护身。没想到,没有我的岁月,他设想的都一一实现了。

那是个与今日一样明媚的午后,他半跪在地上,帮我修脚指甲,边剪边说,“你看看,全身,除了脸还算正常,其它长得都很奇怪,连脚指甲也怪,嵌得这么深,可可,你是外星人吗?”

不知为何,那天我没有回怼。许是他专注修脚的样子,让我有些膨胀。和很多恋爱中荷尔蒙不正常的女人一样。我脱口而出一个至今让我追悔莫及的问题,“要是以后我们没在一起,你会怎样?”

他抬起头,看了我几秒,目光深邃。我脑海中闪过无数的台词——没有你,我出家当和尚;没有你,我不知怎么过好下半生;没有你,我就一直单着……

“没在一起,就找个比你高,比你瘦的女孩,恋爱,结婚,努力工作,好好爱她。”

我那自作多情的小心肝瞬间恢复正常跳动。牙磨得快碎了,但最终还是原谅了他,谁让我爱他。并在心里安慰自己,他永远是行动的巨人,语言的矮子。

打击我已成为他的恶趣味,真的,他对我说得话,没有哪句是中听的。

虽然岁月久远,但我依然能清晰记起他怼我的所有经典语录。这可能就像老人常说的,人最后记住的往往都是苦难,而幸福时光最易被遗忘。

他继续问了几句我的身体,说,“可可,你真得没事吗?”即使隔着千山万水,我也能感觉到他的牵挂与担忧。

果然真正了解你的人,即使你笑靥如花,他依然都感受到你的痛。

“放心吧,我没事,如果真是我的问题,我一定主动撤离,绝不拖累他们老李家传宗接代”。我依然试图用玩笑来掩饰我的伤痛。

“可可,别胡说”,这次他很严肃,听上去竟有些悲伤。

或许是因为他的语气,也或许某些复杂而特殊的情感,在他面前,我终究还是卸下了伪装,流露出了脆弱。

“孙亚,是真的,如果实在不行,我会选择离婚……”我哽咽道,其实,这些天我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只是不曾对任何人提及。

“可可,现在医学这么发达,再说,就算没有孩子也无所谓,相信我,你老公不会介意。”

“别安慰我了,看你和闺女腻得那样,没孩子,你愿意吗?”我强忍泪水,带着几分调侃的语调,故作轻松。

静默了几秒,电话里传出他的声音,真诚而坚定,“可可,如果和你在一起,没有孩子,我真得不介意。”

那一瞬,泪水无声地滑落。我必须承认,好久不见,他宽慰人的本事真得有所进益。这句话如春风般温柔地妥帖了我生命的残缺,予我信心和力量。

那是我记忆中,他说过最动听的话。挂了电话,才发现,阳光洒满了整个房间,李跃新买的茉莉花正在盛开,淡淡的幽香弥漫在空气中,许久不散。

无戒365写作训练营第七天

故事专题

【故事专题每周精选活动】故事烩18:好久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