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篇油腻中年人羞羞答答谈梦想的指南

不是现实支撑了梦想,而是梦想支撑了你的现实。

——北大微电影《星空日记》


一、

“好久不见~”

“嗯,好久不见了!”

一位久未联系但也曾志趣相投的网友,偶然又在网上碰头了。

曾经,我们都同属某个读书写作群,那段时间像打了鸡血,都为着共同的作家梦疯狂。

当时那一帮人,不断写文,投稿,推荐自己的文章……

群里讨论的话题一般是,今天又涨了几个粉,文章又有人打赏,过稿了大号得了几百大元的巨款稿费……

在写文的道路上哪怕得到一丁点的认可和打引号的“成就”,通通都可让这些卑微的理想主义者、“梦想家”们兴奋不已,同时又会让其他一些掉了粉的、文章投稿被刷的、阅读量寥寥无几的可怜虫,羡慕嫉妒恨。

可是,我们都像是山脚下奋力蠕动身子的蚯蚓,仰望着高不可攀的山顶,大言不惭地大谈梦想,时而为钻进一摊软泥欢呼雀跃,时而又为撞上一块顽石萎靡不振。

“哈哈,我们那时正是这样的傻瓜~”聊到过去那些“不堪”经历,志趣相投的网友表示认同。翻看一下他过去那曾经珍如命根的公众号,最新近的一篇推文已经是大半年前。

“不写了,现在专心工作,业余弄一个网店,赚个零花钱。”

我早注意到他的朋友圈都已不再推荐自己的文章了,都在展示各式各样的热销商品,有些东西貌似挺不错的,估计应该有点销路。

“写作是我曾经的梦想,但太难了,人到中年,还是现实点……”

嗯,现实点……


二、

梦想与现实,似乎早已是一个烂大街的话题,就像是在肥皂剧里家长里短地讨论爱情与面包一样,俗不可耐。

尤其是三十多岁以后的油腻大叔大婶,胆敢在任何场合以任何形式,承认自己有类似“梦想”的倾向……

“哈!有梦想真好,真的,要加油哦!”不慎暴露自己有“梦想”的油腻中年人会得到旁人微笑的祝福。放心,不管说这话的人当时心里是有多么的真诚,或者是有多么的鄙夷,油腻中年人一定会把这话解读成:

“瞧!这家伙真傻,真的,有毛病吧!”

看,之所以谈梦想会变得像个异类怪胎,一个表面原因就是,讲的人自信不足,听的人虚以委蛇

谈梦想真的有错?

还记得曾几何时,我们不是都大声喊过要当个“四有”新人吗?

“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的“四有”。

不必太咬文嚼字,这不是中考语文的模拟卷,姑且把“理想”等同于“梦想”并不过份。

当个“四有新人”有错吗?

小时候,语文老师也都特意为我们布置过“我的梦想”之类的作文题目,同样,当我们有了孩子,作为家长是不是也真心希望孩子能从小立志,树立自己的梦想,并下决心为梦想志向而努力奋斗?

就连我们的国家和民族都有自己的中国梦,油腻的中年人到底是受到了什么力量的诅咒,才失去了拥有“梦想”的这份权力?


三、

油腻中年人之所以谈梦想色变,一个重要原因是怕被人觉得自己野心大、欲望重。

归根结底都是中年人不愿在群体中显得标新立异,所谓“枪打出头鸟”,是中年人混社会多年总结的生存之道。

这里其实存在一个价值判断的错乱。

欲望能左右梦想,但梦想并不等同于欲望,两者必须分清。

欲望是什么?

叔本华说欲望是左右摇晃的钟摆,到达一个满足的顶点只会是霎时的,之后又迅速下跌,需要新的一轮投喂。

显然欲望带给人的,除了短暂而卑微的快感外,更多是失落与焦虑的痛苦。

欲望是人性的本能基础,而梦想应是理性的道德升华。

高晓松曾说:

当你想着理想的时候,你是快乐的。

当你想着欲望的时候,你是痛苦的。

感性层面上,这是二者的分别。

理性层面上,我认为可用一个准则划分。

就是看是否符合国家法律法规和当世道德良俗。符合的可称之为梦想,不符合的便是为人所唾弃的欲望。

举个例子,一个男人想要得到心仪对象的芳心,拥抱美满爱情,这是一个好梦想;但假如有个油腻男总是幻想左拥右抱,艳福无边,这显然就是欲望的泛滥。

君子有梦,择之有道。

我们所说的梦想,是一种合乎法律道德的追求,而非其他乱七八糟的纵欲。

试问,我们谈这样的梦想,何苦还要遮遮掩掩?


四、

油腻大叔谈起梦想来还是要遮遮掩掩,很大程度还有个“现实”的原因。

无他,梦想很丰满,可惜现实很骨感。

“我猪肉佬何尝不想成为一个舞蹈家?”这是周星驰电影里让人发笑又触动人心的台词。

普通人追求梦想,太难了,实现不了的梦想,不如不要了,太丢人。

是的,一个不争的“现实”,几乎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人,梦想最终都落空。

必须承认,追梦难,难于上青天。

为之奈何?

且慢,不如先看一个矛盾的理论,叫“斯托克代尔悖论”

美国海军上将斯托克代尔,越战期间被俘。作为美军中级别最高的将领俘虏,他得到特殊的“照顾”——经常被毒打和虐待。可就是他,被关押虐打8年后,居然还活着放了出来。

在采访中,斯托克代尔表示是坚信自己一定可以活着再见到妻儿,凭这信念支撑他熬过这艰难的8年。同时,他又带来一个奇怪的说法,就是太乐观的人往往更容易在战俘营中熬不下去,早早死去。

这不是很矛盾吗?为什么乐观的人反而死快呢?

斯托克代尔说:“他们总想着圣诞节可以被放出去了吧?圣诞节没被放出去;就想复活节可以被放出去,复活节没被放出去;就想着感恩节,而后又是圣诞节,结果一个失望接着一个失望,他们逐渐丧失了信心,再加上恶劣的环境,于是,他们都郁郁而终。”

斯托克代尔悖论告诉大家,逆境中,一定要相信前途是美好的,但同时,又要能直面现实的惨淡。

追求梦想的过程也应该这样,要带着“悲观”的心态去面对“残酷”的现实,要不断努力向梦想迈进,不期待一年后有起色,但不放弃;不期待两年后会有成果,也不气馁;不期待五年甚至十年后怎样,仍旧坚持……

其实,面对真正的梦想,任何人都该会自然地感到卑微,怎么能太乐观呢?再说,容易实现的还算梦想吗?

追梦者,自带一层悲壮的底色。


五、

关于梦想的话题,还伴随一个灵魂的拷问,假如最终到老,梦想还是无法实现,这一生的路是否就走错了?

曾有医疗机构询问了一百位在医院奄奄一息的老人:这辈子最大的遗憾是什么?

得到的回答几乎都不是后悔自己做过什么,而是后悔自己没有做过什么,没有追求过的梦想,没有坚持的热爱等等。

梦想是否能够实现,最终还得落实到一个现实的问题,甚至是不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

这关乎个人的能力、背景、运势以及态度。

一个人面对自己真正梦想时的卑微和悲壮,也正来自于此。

普通人可以掌控的因素实在太少,命运的际遇因此充满着偶然性。

柴静曾问罗永浩:“有人说你本身是一个特别大的偶然,你同意吗?”

罗永浩说:“我一直同意一个观点,我们看一个人怎么样,要看他是什么样的人,而不是他做成了哪些事情。就以我很喜欢的韩寒为例,如果他没有成名,但是有一天你路过上海郊区的那个叫亭林的小镇,碰到一个默默无闻的年轻人叫韩寒。如果你有幸跟他坐下来聊聊天,你仍然会觉得这是一个非常牛的年轻人。也就是说,你有没有成就名利的东西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本来就是非常好的人。回到你的问题上,我觉得如果我这一生默默无闻在东北小镇里很寂寞的死掉了,也是一个非常牛的年轻人。”

拥有梦想并能够坚持的人,他的人生一定会活得更“牛气”,人生更不会容易被虚度。


六、

必须承认,人与人之间的资源和禀赋条件实在差别太大了。你苦心追求一辈子的夙愿,别人可能挥挥手便收入囊中。

就像那句话,条条大路通罗马,而有人一出生就在罗马。

向往罗马的人自然羡慕罗马的新生儿,但生在罗马的人却不会把活在罗马当成追求。

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梦想追求,或高或低,总有属于自己仰望的那一片“水草丰茂”的宝地。

追梦是美好的,但为梦想盲目放弃一切,不顾现实背水一战绝不可取,那更像是抱着梦想自焚的狂热殉道者。

能在现实中探索追梦之路的突破,才算得上修行。

探索的过程会走很多弯路,或许会失去很多,或有满眼泥泞与戈壁,但尽管只能偶尔拥有凉风与清泉,一直赶路的修行者仍会甘之如饴。

通往罗马的大路,道阻且长,但走在大路上,你一定会发现,沿途风光无限精彩,绝对不虚此行。

相信远方存在那片“水草丰茂”之地,仅这信念,便时刻滋润着不断奋斗的追梦人,就能让他们的生活现实显得不那么苟且,梦想也不那么的遥远。

如同微电影《星空日记》中的那句对白:

不是现实支撑了梦想,而是梦想支撑了你的现实。

普通人如你如我,都该有自己的梦想,不必羞羞答答。

拥有和追求真正意义上的梦想,不是听从欲望的使然,定能让生命变更丰润完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