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生存指南-11 入职朗云

96
胡七筒 1014d32a bf93 4005 aa0c fac198d25377
2018.01.23 16:17* 字数 2628
程序猿生存指南

入职朗云

(30)

入职朗云那天,依旧阴雨绵绵。北京到了六七月份经常是东边日出西边雨。好在这次我早有准备,撑着地铁口十块钱买的伞,兴高采烈地去办理入职手续。

一份新的工作,一份新的征程。

选择这天入职的人还真不少,各个部门,各个工种,男男女女二十多人聚集在一个会议室里。学位证,毕业证,身份证纷纷出示,一一核对,验明正身。工资卡账号,离职证明,新的劳动合同依次上交。

入职手续办理完毕后,温柔的人力妹纸便开始讲解公司的各项规章制度以及日常种种报销流程,很是专业。

虽然讲台上负责培训的妹纸很漂亮,会议室空调很足很凉爽,周围人大都很友善,我心情也是特别好,但是一个多小时座谈会实在是太过漫长,几番挣扎后,我开始昏昏欲睡。

在与周公即将接上头之际,我突然感觉有一双硕大的手掌正在轻拍我的肩膀。我睁开眼,望见一位面带微笑的中年男子正俯身盯着我打量。我立马从座椅上站了起来。

我擦拭着嘴角的口水,中年男子笑眯眯地对我说:“姚博启?”

我点头,仔细凝望半晌,终于记起了眼前这位呼喊我姓名、一副IT界标准技术大咖形象的中年男人是何许人也,他就是我当时技术面试的二面面试官。

他语气和善地说:“跟我走吧。”

我把材料装进背包,跟随着他走出了会议室。出会议室后,他忽地放慢了脚步,回头冲我说:“我叫李波,欢迎你加入我们基础架构组,先带你去认一下你的工位。”

我哈腰:“感谢老大,十分荣幸加入咱们组。”

互联网的技术面试有些约定俗成的规矩,一般说来,一面面试官是组内工作一两年的小兵,二面面试官基本是小组负责人,也就是入职后的直接领导。三面面试官是部门的技术总监。不出意外地话,李波应该是我的直系老大。

李波脸上挂着朴实的笑容:“不用叫老大,咱们这儿不兴这么叫。你叫我李波,或者跟组里其他人一样,叫我波哥也行。”

“好的,波哥。”

波哥询问:“你90后吧?”

我点头:“90年11月的。”

“哦,属马的,跟王旭同一年。”

我跟着波哥坐电梯,过走廊,穿厅堂,九曲回肠。这一路上,我谨小慎微,未敢主动发一言,也不敢东张西望,只顾紧紧地跟随,被动回答着波哥的一些提问。

走出约莫百米后,波哥停下了脚步。我抬头望见了墙上印着“基础架构组”几个大字的海报,应该是组织的基地到了。

我跟随着波哥走到了一位同事的工位处。此时,那位同事正头戴耳麦,埋头工作。波哥敲了敲他的桌子,他摘下耳麦,回头张望。

“王旭,你徒弟来了,相互认识一下。”波哥笑盈盈道。

王旭立马转身从座椅上站了起来。他与我差不多的个头,穿着一件印有米老鼠的优衣库半袖体恤,带着一副黑框大镜片眼镜。

他弓着腰伸出手来,我赶紧伸过手去,我俩的手紧紧握在了一起。他笑眯眯地对我说:“听波哥说你是邮大的,咱俩校友。”

波哥接过话茬:“王旭也是你们邮大的,现在是咱们组的研发主力。你刚入职,一些事情可能还不熟悉,让他带带你。不管是技术上还是其他方面的,有不懂的地方都可以问他。”

我冲着波哥点头,随后面向王旭哈腰说:“师父好,以后多照顾。”

出门在外,放低姿态,谦虚谨慎些会招人喜欢。

王旭挥舞双手:“可别这么叫,咱俩差不多大。叫师父多别扭,你叫我王旭就行。”

(31)

王旭与我同龄,他不让我叫他师父,我只好叫他旭哥。我俩虽是同一年生人,但他比我早一年上学,早一年毕业。因此,他是我的学长。他本科毕业就加入了朗云,在朗云工作已有两年。

与王旭的薪资差距,我并不知晓。因为公司有薪资保密协议,况且打听同事薪资是工作中的大忌。不过我的职级比他低一级这是内部办公系统上公开的事情。

张爱玲说「出名要趁早」,其实在有些行业,工作也要趁早。我跟王旭之间的差距倒也还能令人接受。我听闻许多本科期间是同学,一个去公司工作,一个继续求学读研。等读研的研究生毕业后,去企业求职,发现原来的本科同学已经成了自己的顶头上司。如果是处在这样的情况下,那真是太尴尬了。

入职当天的午饭,为了欢迎我的到来,波哥组织聚餐。他在公司附近找了一家川菜馆,在饭馆的包间里,我们组13个男人挤了满满的一桌。

投身互联网技术圈,你不得不接受这样一个现实「妹子实在是太过稀缺」。妹子少,平日里又都是跟电脑机器打交道,使得男程序员的单身率很高。

在饭菜准备的过程中,波哥让大家自我介绍,互相认识。一圈下来,我才知晓除了王旭跟我,其余人都是研究生,而且均毕业于国内IT行业名校。

组里13个人,其中哈工大4人,大连理工3人,还有我们邮大3人,剩余三人分别是华科,北航,西电。

自我介绍完毕,除去王旭,我又认识了另外一位校友---康神。康神本名胡佳康,他是组内唯一一个跟波哥差不多资深的老员工,来朗云已有6年。

大家嘴上都管他叫康神,我暂时也不知道缘何,也不好意思询问。不过随大流不挨揍,我也称这位校友为康神。可能是康神跟我不同龄,彼此有代沟的缘故。或许是其他缘由,我不得知。

总之,他对我是不冷不热,总摆出一副冷峻的面孔示人,全然不像我跟王旭那般校友情深。

(32)

入职一周后,我跟组内人渐渐熟悉。新环境新同事,还未完全摸透互相的脾气秉性,因此打起交道来,彼此之间还是有点不自然,都小心翼翼,生怕给对方带来不适。

每到一个新环境,适应期总是难熬的,要忍受周围人彼此都很熟悉,唯独自己像个局外人的苦楚。幸好我师父王旭是个开朗的人,与他相处起来,很轻松。

他带我熟悉部门负责的业务,帮我开通各种访问权限,教我如何报销餐补,交通补等。为了让我早日熟悉工作,他会分配一点简单的小活让我练手。在他的帮助下,入职后的这段日子里虽有不适,但一切也还算顺利。

由于部门负责的产品在公司花大力气一波砸钱推广后,用户量激增,原来底层技术架构的部分模块已经不能支撑如今用户量的请求。作为产品底层架构的负责人---波哥最近正带领大家进行代码重构。

大家手里的活都比较多,经常加班到晚上10点。 我刚入职,技术上帮不了太多的忙,只好另辟途径为组里做贡献。除了陪他们加班到深夜之外,我还主动为大家做一些诸如取快递,取外卖,送材料等杂事。

好吧,实话实话,我还真没有那种「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高觉悟,帮人干杂活一开始是被动的。有一次,我师父正忙于修改线上的bug,突然来了一快递电话,他实在是脱不开身,就拜托我下楼帮他拿一下,我当然义不容辞。

这之后,这个哥,那个爷陆续开始支配我,组内的人都是前辈,都是大佬,不可得罪。此外我暂时也没什么紧急的任务,为大家扫除一些工作上的藩篱也是责无旁贷。

哪怕轻易不指挥别人帮他办杂事的波哥,都委托我取过两三次快递了。唯独康神是唯一一个没使唤过我的男人,我着实不解。

我暗自发誓,终归有一天,我能征服这个桀骜的男人。

程序猿生存指南
程序猿生存指南
16.5万字 · 17.7万阅读 · 1098人关注
许多年前,我的梦想是当联合国秘书长,可以操控全人类。后来因为英语学得不好,又了解到联合国秘书长着实没什么实权,要求还特么的挺高,便放弃了这个想法。 许多年前,我的梦想是当一名律师,每天西服革履,走起路来步步生风,讲起话来滔滔不绝。不过最终因为普通话讲得不好,道德水平又太高,就放弃了这个念头。 后来,我的梦想是当一名妇科医生,立志做中国最好的男妇科医生。我的愿望是让妇炎洁公司破产,让七度空间滞销,让天下的女人欢颜。 后来 ,终于在眼泪中明白,梦想实现起来还真的挺难。 ...... 许多年后的今天,我光荣的成为了一名程序员,从此我的愿望变成了:但愿人长久,bug不再有。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