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情(第一百一十五章)一诺一世

字数 3022阅读 241
图片发自简书App

目录

“家里没什么好东西,只这几块桂花糕可以入口,是凌儿亲手做的,”林三已从厨房回来,他一手推着轮椅上的木轮子,一手抬着一个微微泛黄的瓷盘,温和的道,“还望小姐莫嫌弃。”

他话将讲完,青持便已迫不及待的上前接过瓷盘,略显欣喜的看着上面几个样式普通的糕点:“这是哪里的话,我是最爱吃凌儿的手艺的,尤其这桂花糕。现下有了口福,欢喜还来不及,又怎会嫌弃。”说完,她急急捏了一块落入口中,面上立即一副满足的神情,“果真是记忆中的味道,好吃,好吃!”

凌儿见她这猴急的模样,一时忍不住掩嘴笑了:“小姐慢点,当心噎着了。”

青持一面敷衍的点点头,一面却仍是大口大口的咀嚼着,凌儿望着她,不由得眸光一柔:“记得在江宁城的时候,小姐和楚儿都爱吃这桂花糕,可济世堂事物杂多,奴婢每次都没有时间做太多。”想到往事,她笑容更甚,“所以啊,每每做好了,你们二人都要争抢,谁多一块,谁少一块,都是不依的。如今想来,还真是分外有趣。”

提及从前,青持空泛的神色终于恢复了些许清甜,她眸光一暖,似乎又回想起在江宁城的点点滴滴。但吴楚儿却十分的不自在,他窘迫的道:“大姐…那都是小时候的事了,如今我长大了,绝不会再和阿持姐姐抢桂花糕吃了。”

青持于是打趣的道:“是啊是啊,你天天跟着你大姐,自然是吃够了。但我这几年却没得吃,肚里的馋虫可是想念的紧。”

凌儿面上暖得仿佛可以化出水来:“小姐既喜欢,往后常来便是。”

青持却没有接话,只淡淡一笑,将最后一块桂花糕也吞吃下肚,把瓷盘置在了桌上。

她微微低着头,仿佛并未看见凌儿期待的眼神。

沉默片刻,她的目光不着痕迹的落到了林三的腿上,状似无意的问:“林公子这腿是怎么回事?”

提及此事,凌儿又是一声叹息,她面上染了重重愁容:“小姐有所不知,那一年江宁…”

“那一年我在江宁当值,办案的时候不小心将腿给摔折了,”不待凌儿把话讲完,一直在一旁安静无言的林三却急忙将其打断,他墨色的瞳中一片坦荡,“是林三命有此劫,劳小姐关心了。”

凌儿硬生生将剩下的话吞了回去,目有怪异的望了林三一眼。她不知道他为何要撒这个谎。

青持沉默不语,只目色复杂的望着他,片刻后,她忽然释然一笑:“那我今日倒是来对了。”她站起身来,走到林三面前,言语平静的道:“请林公子引路内间,我可以为公子治好此疾。”

凌儿蓦然站起来,不可思议的道:“小姐…小姐此话当真?”

“自然是真,”青持侧过头去,翩然提唇,“我虽然不懂医,但治伤的法术却略知一二。”

凌儿的眼瞳里立时充满了希翼,这些年她带林三看过许多大夫,却都毫无办法,奔波几许,她几乎快要放弃了…但面前这人身份不凡,或许事情还能有一线转机!

“既如此,便拜托阿持姐姐了,”楚儿先一步发声,继而恭恭敬敬的向青持行了一个礼,“求姐姐务必治好我大哥的腿伤。”

青持淡然一笑:“好,你放心。”

凌儿与楚儿相视而笑,沉浸在欣喜之中的他们,并未看见林三平静如许的神情。

青持随着林三进了他与凌儿的卧房。

她甫一进门,便立即施法将整个房间施了结界,使外界无法听到里面的声音。

林三静静看着她施行法术,神色如常,只道:“小姐稍待。”

他推着木轮转身,从床头的柜子里翻出了一个小小的木头匣子,那木匣表面光滑无比,显然已被人用心擦拭过千百次。

他将其递了过去。

“这是什么?”她问。

“是当年小姐所托林三之物。”

她诧了一诧,慢慢伸手将木匣的盖子打开,看见里面端端正正的摆着一颗金色的石头。

那石头历经岁月,却仍然散发着淡淡的光芒。

她颤着手,小心翼翼地将它握在掌心,仿佛还能感受到昔日那人的体温,仿佛还能闻到那股熟悉的檀木香气。

她的眼眶蓦然湿润了。

“没想到,你终归还是夺回了它。”她的声音微微沙哑着。

“那一日我得手回头,只见茫茫火海,却再未见过小姐的身影,”林三淡淡道,“如今物归原主,总算了无遗憾。”

她深吸一口气,又依恋的望了那石头许久,继而指尖一收,掌心便已空无一物。

“一会儿我施法,会很痛,但你要忍。”她瞳中的柔情此刻已然消逝,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冰冷的荒凉。

林三愣了一下:“小姐当真要为我疗伤?”

青持没有接话,只不冷不淡的望着他。

他却更为诧异:“我以为…以为小姐今日前来,是为了这颗舍利子。”

她的眸光微微低垂,摇了摇头,道:“不,我今日来,只为了再见故人一面。”

“你…不恨我了吗?”

他谨慎的问着,她却反而释然一笑:“恨还是不恨,或许我自己也找不到答案。我曾试想过千次万次,若当日你未曾给我下药,他还会不会死?后来的一切还会不会发生?我与他的结局又会不会有不同?”她言语苍凉的说着,说到一半,却兀自摇了摇头,“但随着岁月的渐逝,我终于明白了,人生总是无可回头的。一件事发生了,便是发生了,不会再有重新选择的机会。”

林三默然。

“但我今日为你疗伤,并不意味着原谅了你,”她目光徒然一冷,“我只是不想再看见凌儿与楚儿跟着你吃苦。你是他们至亲至爱之人,所以我一定会治好你。”

“...林三明白。”

之后,他只见她手势千变,从指间散发着幽幽的白光,那白光星星点点散到了空中,如梦如幻。

他心下还在微惊,却见那白光徒然聚集着向他袭来,接着便是万蚁侵蚀之痛从他的腿下传来。

他狠狠咬着牙,忍痛不出声,额间大颗大颗的汗水滴落,片刻后,他终于支撑不住,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他恍惚醒来,模模糊糊的看见窗边立着一个背影。

从窗口透进来的月光,照在她三千白丝之上,显现着无尽的孤寂与落寞。

“你醒了,”青持淡淡开口,她的半个侧脸逆着光,晶莹剔透一般玉泽,“站起来试试。”

他默然应了,起初是小心翼翼的在腿上用了力,发现已经有了知觉。继而他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在空中晃了几晃,终于立稳了。

双腿失而复得,他心中自然是欢喜非常的。

他一步,一步,深深浅浅,慢慢走到了青持面前,然后徒然一跪,拳掌相对,声音动容的道:“多谢。”

“不必谢我,”她仍是不咸不淡的道,“我只要你这一生,都好好的待凌儿与楚儿,莫要让他们再受委屈。”

林三这才发觉,她的面容比适才苍白了几分,连呼吸也显得有些微弱。但他向来是一个不显山露水之人,对除了家人之外的人,他从不擅长表达过多的情绪,故而他只沉声道:“林三此生,必不负此诺。”

她淡淡点了点头,又转回身去,目光落到了窗外的茫茫夜色里。

他看出了她已有离去的意图,出声问道:“你这便要走?不与他们知会一声?”

她犹豫了一刻,摇了摇头:“不必了,再见只会徒增伤感,余生彼此能留个念想,也是很好的。”

她如此说了,他也只有默然。

夜风再度袭来,是一阵彻骨的冰凉,但他却觉着,再寒的夜风,寒不过面前这拒人千里的女子。

“…往后还会再见吗?”犹豫片刻,他终于启口问道。

她却没有回答,只一眨眼,深蓝色的斗篷已重新覆盖了她的全身,再一眨眼,那个深谙的背影就已到了窗外。

“林三,其实我的确不懂医,我也不懂什么疗伤的法术,”万籁俱静里,他听见她清冽的声音,“你这双腿,是我用一百年的修为换来的。”

他心下大惊,愣在了原地。

“所以你这一辈子都要对凌儿好,”她一字一句道,那声音森寒刻骨,“记住,这是你欠我的。”

“若你胆敢食言,哪怕是身处地狱,我也一定会爬出来,将你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他的目色徒然变暗,凝视着那个渐渐远去的背影。那一刻,她仿佛不再是他从前认识的那个人,她身上充满着杀虐与血腥的气息,那是斩尽千首之人才能发出的味道。

他知道,适才她说的,皆不是妄言。

他沉默良久,徒然云淡风轻的一笑:“青持,纵然你想杀我,但只怕你要失望。”

他静静望着那个深谙的背影在夜色浓重里越变越淡,最后终于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感谢阅读,喜欢别忘点个赞支持一下噢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single person,simple life 一个人,是一种状态,也是一种态度。不必在意,是生活辜...
  • 又要到一年一度的情人节! 怕又是新的一轮扫死圈!大多发圈的都是女人! 这不,这几天盛行红包理的歪风邪气 助长不正之...
  • 设想这样一个场景:早上被手机闹钟叫醒,懒懒地看了一眼手机,睡眼朦胧之际有条新闻推送过来,是昨晚错过的LOL比赛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