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庭余「北茗有余」

我最后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是在洛阳的官道上,那时我问她,“我的父母是否真的是你杀的?”

她是怎么说的呢?她冰冷的眼睛看着我半响,“是我杀的。”

我握剑的手颤了颤,差点将手中的剑丢掉,自嘲的笑了笑,真的是她,明明已经知道了,还要再从她口中再肯定一遍,可笑我在她报仇前一天还在向父母争取我们的婚事,真是个傻子。

“你走吧。”我听见自己沙哑的声音,出口的那刻连自己都愣了下,呵,这么傻,就算她杀了我的父母我还是想在放过她一次。她很诧异的看着我,我又说了一遍,比上次更坚定的语气,“你走吧,下次我不会在放过你了。”我闭上了眼睛,说完这句话仿佛用尽了我全身的力气。“呵,沈庭余,你本来也拦不住我。”风中留下她最后的一句话,我缓缓睁开眼睛,看向她离开的方向,是啊,她都能以一己之力杀了我的父母,可见她的功力已经到了何等地步,我怎么可能拦的住她报的了仇呢,罢了,反正我也不想杀她,虽然她杀了我的父母,呵。

后来听说她去了北地锦州,又有人在塞外南疆等地都见过她,过了几年后她的消息便渐渐少了,等再过了几年已经没有人知道这个江湖上有一个叫“赵子茗”的少女了,也没有人记得她曾以一人之力斩杀江州沈家家主和主母,江湖上不再有她的传说,就好像江湖上从来没有过这个人一样,但是我记得,一直都记得。

“小哥哥,你可知江州如何走呀?”

“呆子!你笨死了啊。”

“阿余哥哥?阿余哥哥。阿余哥哥!”

——“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喜欢过吧。可是这世上很多事都大于情爱。”

“我在洛阳等你,你要的我都给你”可是我要的只不过是能够和你在一起罢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