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查德·费曼——一个有趣的人

一个有趣的人!这是我看完《别逗了,费曼先生》一书后对理查德·费曼先生的评价。

一般介绍费曼先生都会说他是个物理学家,而且他还会强调他获得了诺贝尔物理学奖。但我看完整本书,觉得费曼先生不需要什么特别的头衔,他甚至连诺贝尔奖也不想要。他就是一个有着独特灵魂的有趣的人!

费曼先生有着旺盛的好奇心和钻研精神,他从小就喜欢捣鼓一些小玩意,尝试搞懂事物的原理,理解事物的运行机制。他在家里有个“实验室”,喜欢在摆弄电子器件,比如收音机。12岁左右的时候,他就可以出去给别人修收音机挣钱了。没有人教他这些东西,这些技术全都是他自己慢慢摸索出来的。好奇心和钻研精神伴随他一生,也是他后来能够获得诺奖的重要原因。

他还特别乐于尝试新事物。在MIT就读期间,他出于恶作剧的心态去体验了催眠。许多年后,他又在朋友的推荐之下尝试体验幻觉。他不太信这些东西,但总乐于去尝试。

他到巴西去访学,学习当地的乐器,加入了乐队,到街头去表演,参与当地的狂欢节。他到日本去参加会议,去之前就开始学习简单的日语。到了之后坚持要住在日本风格的酒店,体验日本的生活。他也用日语跟日本人交流。

他原本认为艺术很无聊,但后来想要尝试通过绘画来表达自己对科学的认识,因为他发现没有艺术家理解什么是科学。于是他开始学习绘画,第一个绘画老师是他的一个朋友,两人都有点疯疯癫癫的,一见如故。下面是一段介绍两人相识过程的原文:

有一次,我在一个聚会上打邦戈鼓,打得蛮热闹。有个家伙,特受鼓声的感染。他进了洗澡间,把衬衫脱了,用剃须膏在胸膛上画了个可笑的图案,出来发疯地跳,耳朵上还挂着樱桃。很自然,这个发疯的傻瓜和我立刻成了好朋友。他的名字是杰瑞·左提安(Jerry Zorthian),他是个艺术家。

他在绘画上花了不少功夫,学得不错。后来开始有人买他的画,最后他甚至办了个人画展。

他也喜欢打鼓。这本书就是他跟作者一起打鼓时聊天内容的整理。他们两人还被邀请去录音,打出为芭蕾舞伴奏的纯打击乐节奏。这个芭蕾舞后面还得了奖。

费曼先生难以忍受无聊,总爱找各种乐子。二战时他在洛斯阿拉莫斯实验室工作,任务繁重,还没有什么娱乐活动。于是他就自己给自己找乐子。他当时的两大爱好是:打鼓和开锁。为了不影响他人,他经常跑到山上去打鼓。有次还被同事错当成是当地的印第安人在举行神秘仪式。后来他打鼓出了名,整个洛斯阿拉莫斯实验室的人都知道费曼爱打鼓。

他的另一大爱好是开锁。他在MIT时,学会了开简单的锁。到了洛斯阿拉莫斯,有时为了方便拿文件,他经常开别人办公室里的锁。当然这也是为了找乐子和证明当时的保密措施完全是形同虚设。后来实验室采购了保险柜,他一开始没有办法。但他把开保险柜当做一个难题,开始研究起来。他把自己的保险柜拆了研究,也买了来保险柜的书来读。很快他就摸索出来了一些门道,可以在40分钟内开锁。后来研究的越来越深,时间缩短到20多分钟。这里面趣事很多。

战后他到康奈尔大学,有段时间每周出差去讲课。他也喜欢找乐子,经常到酒吧看美女,跟美女聊天。后来他到加州理工学院,就经常去拉斯维加斯。他不读博,但喜欢到那里看表演,吃美食,更主要的是去看美女。加州理工学院的人当时也是利用了费曼先生的这一爱好,劝他到加州。

费曼先生是个正直的人。他虽然爱去酒吧和赌城看美女,但并未玩弄别人感情。他一开始也总是被人涮,后来有人教他该如何把妹。他悟性很高,学了一次就会了。但他以后再没有用过那种招数。他讨厌无聊,喜欢乐子,但并不会伤害别人,玩弄别人。

费曼先生还是个认真的人。他受邀成为加州教科书的推荐人,将书单上列举的全部教材全部看了一遍,并做了详细的记录。而其他开会的人也非常敷衍,甚至出现了一本空白的书,10个人中有6个人打分的事情。而且他为了保持乐观独立,坚决不收取出版社任何形式的恩惠,这也是他正直的一面。

费曼先生还是个重情的人。他在洛斯阿拉莫斯工作期间,他的第一任妻子阿琳患病在其他住院。从费曼先生的讲述中可以看出他跟妻子情意甚笃,两人应该都是非常有趣的人。后来他的妻子去世了,他很伤心。他时常会想起她,跟她说话,以致于战后去体检被当成有精神病。他在抽屉里放了一封信,时常拿出来读,那是写给妻子阿琳的。

《别逗了,费曼先生》一书按照时间顺序,讲了费曼先生一生中经历过的许多有趣的事,这样一个有趣的人,值得你认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