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望舒——在最美的时光里错过

【青•故事优选】专题推荐文章

01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

你是否记得,那个在雨巷中独自哀愁的丁香一样的姑娘?戴望舒的一生,都在追寻那个有着丁香般芬芳的姑娘,他凝望,他期盼,他等待,终究是一次又一次地错过那姑娘,那芬芳,一次又一次悔恨自责与幻想期待交织,留下令人感动的诗作。

他生命中的第一个有着丁香般芬芳的姑娘,名叫施绛年,是其好友施蛰存的妹妹,在某年的某天,他们相遇了,这不是美丽的遇见,却在他们最美好的年龄。

他想,他遇见了那个丁香般的姑娘,在他眼里,她仿佛撑着油纸伞,在微微细雨中向他缓缓走来,步履姗姗,结着丝丝愁怨,带着缕缕芬芳,一走就走进了他的心里。

从此,他的喜乐哀伤都有了来源与归处,他想与这姑娘相识相知,相依相守,只可惜,故事只写了一半。他爱惨了这姑娘,以性命相逼,姑娘应允后,他们举行了订婚典礼,那之后,他便出国留学,离开时就已幻想着归来。

可待他归来时已是物是人非,施绛年遇到了自己真正爱的人,她勇敢地选择了自己的爱情,独留他一人走不出那飘着绵绵细雨的雨巷。

这可怜的为爱情所伤的诗人,他痛苦彷徨,曾经在脑海里徘徊了数次描述那姑娘的美丽诗句都在无形中消散,只剩下那愁怨。事实上愁怨的不是姑娘,一直都是他,他因她喜,也因她忧,更让他忧愁的是她的忧都与他无关,而她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他的思绪,像在他敏感的神经上拨弄,那纤纤玉指节奏轻快,他就跟着快乐,它愁,他也愁。

他的梦碎了,他梦里那朵心心念念,爱护有加的花已经吐露花苞,却在快要绽放的那一刻枯萎了。

02

我今不复到园中去,
寂寞已如我一般高;
我夜坐听风,昼眠听雨,
悟得月如何缺,天如何老。

在他人生低谷的时期,他遇见了人生中第二个姑娘——穆丽娟,她优雅美丽,端庄大方,让他重拾对爱情的期盼,他不顾一切与她结婚了,这一次,他终于如愿。

他与妻子从不吵架,过着安静平和的日子,住在小洋楼里,这在外人看来着实是令人羡慕的生活,可他却忘不掉第一个走进他心里的姑娘,他觉得那才是自己的最爱,那才是他那颗渴望爱情的心真正的归处。

他在诗中写:
终日我灌溉着蔷薇
却让幽兰枯萎

在他心里,施绛年便是那幽兰,穆丽娟是那蔷薇,他小心翼翼地呵护着蔷薇,蔷薇独自安静地开出花来,可他却顾不得欣赏蔷薇的花开,他独自在梦里寻找着幽兰,在梦里去遇见那结着愁怨的丁香一样的姑娘。

蔷薇等待着,可却始终没有等来她想要的那份爱。穆丽娟的哥哥被暗杀时,她伤心痛哭,却只等来了戴望舒的当众呵斥,她母亲去世时,他扣下电报,虽是为了免她被家中事牵扯,却太过理智不讲人情。

当她知晓一切之后,她决绝地离开了,回到上海,给母亲办了丧事,再不对这段爱情抱有幻想。

可此时,诗人才发现他已经爱上了蔷薇,他悔恨,他挽留。可穆丽娟已然失望,再不想回到当初那样的生活,她的那份爱早已消弭殆尽,就像干涸的湖,再大的动静,也激不起丝毫风浪。

他心如死灰,再次以死相逼,可这次结果却没有如愿。

他与她的爱在不同的时光里,没有相交,没有重叠,他们演绎了一场完美的错过,看客们直呼戏好,当事人却满面惆怅。

03

梦会开出花来的,
梦会开出娇妍的花来的:
去求无价的珍宝吧。

他终究没有等来穆丽娟的回头,可他遇见了另一个丁香般的姑娘。她是印务局的抄写员——杨静,她年轻漂亮,他在诗中说她是娇妍的花,是他衰老的时候梦里开出的娇妍的花。

他一生渴望爱情,追逐爱情,错过爱情,或许只有在梦里,他才能真正寻到那令他魂牵梦绕的姑娘。

他与杨静结婚了,可一如穆丽娟一样,他仍旧细心地浇灌他的花朵,心底却留着对另一朵花的念想,怀念着过去的爱情。他的眼睛已经望倦,在诗中一次次呼唤,却终究等不来心爱之人的回眸。

待他还在回望那过去的幽兰时,现在的蔷薇也不是蔷薇了,不知何时,长成了红杏。他再次挽留,可杨静也决绝地离开,最后只剩他孤身一人,独自在心底一片温柔的土里载种他的爱情,守着一方寂寞与哀愁。

他孤独地离开了世界,他爱的不爱的都在这一刻消散,唯独他留下的那些不朽的诗作,被世人歌颂,被广为传唱。

或许他这一生是注定要错过的,在最美的年龄遇上了心爱之人,遗憾的是,他们的爱从来没有真正相遇过。于他,终究是少了一分幸运,没能在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没能真正在花开的时候赏花。

04

我的娇丽已残,
我的芳时已过,
今宵我流着香泪,
明朝会萎谢尘土。

他孤独地走了,于他,他的一生到了尽头,但对于人类文明而言,他却留下了许多不朽的佳作,那动听的字字句句,是他的伤痛,他的期待,他的后悔,他的幻想,是他一生情感的交融。

他去世后,施绛年的哥哥施蛰存帮助他整理遗作并寻找刊物发表,使得这些动人的诗句真正走入人们的眼里,潜入许多人的心中。

在多年后的今天,仍旧有人忆起有个叫戴望舒的“雨巷诗人”,他一直在等待一个姑娘,一个撑着油纸伞,结着愁怨,带着丁香花芳香的姑娘。

正如他自己所说,好东西绝不会被人遗忘,它只是像冰一样凝结,有一天会像花一样重开。那些印在纸页上温柔美丽的诗句,正在这属于它们的时光里重新开出花来。它们带给人感动,带给人安慰,带给人遗憾。它们还将继续存在,在对的时间继续绽放。

图/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青•故事优选】为简书会员合伙人林柳青儿创办专题。

本文编辑:城外的阳光sun

专题主编:七公子小刀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